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八十七章 她的字

    夕阳斜落之时,林意来到了一个小镇。

    这个小镇并不在任何交通要道上,对于周遭的郡县而言,这个小镇唯一算是有些名气的,便是镇上出产的水牛奶。

    这个小镇上用水牛奶做的牛乳十分清甜,周围郡县的富贵人家经常会派人来采买。

    除此之外,这座小镇便无任何特殊之处。

    这座小镇也并非去往戈阳郡的必经之路,然而在进入这个小镇的刹那,从马车车帘的缝隙之中看到这个小镇街道的第一眼,林意的眼角竟是微微的发酸。

    有许多带着青涩味道的岁月,便在这刹那间扑面而来。

    他的目光汇聚在街角一处路边茶铺挑起的小旗上。

    小旗上只简简单单的写了一个“茶”字。

    除了一笔一划显得很有力之外,恐怕也没有任何人会因为这个字而产生任何特别的感受。

    然而林意认得这人的字迹。

    在很多年前的齐云学院,他和萧淑霏通信时,根本不需要落款。

    甚至两人之间,只要寥寥几字,就能互相明白对方的心意。

    他可以确定这是萧淑霏的字迹。

    只是他有些无法想象,萧淑霏的字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

    他隐约想到了某种可能,心脏便无法遏制的快速跳动起来。

    他对着马车的车夫轻声说了一句,这辆马车便安静的朝着那个茶铺行去,在茶铺的门口停了下来。

    这种小镇的茶铺都是大碗茶,连简单的吃食都没有,都是供小镇之中的老人在午后闲谈时所用,此时已过了打烊的时间,店铺的门板都已经插落了大半,朝内里看去,也不见有什么人影。

    林意刚刚下了马车,却有一名村姑模样的女子提着篮从他身前走过,对着他轻声说了一句,“随我来。”

    看着这名村姑的背影,林意便觉得自己一开始的猜测是对的,他竟然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这些年来,他只是在天监六年的春里,那场同学会时和她匆匆见了一面,到后来自己进了南天院,南朝和北魏的战争爆发,他结束了南天院的修行,去了眉山,之后又奉命进入铁策军,到后来的钟离大战,再长途跋涉去党项,直至今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和她重逢,以他的性情,原本也不是很容易紧张的人。

    然而事隔太久,他和她之间所处的位置,更是不同以往。

    他脑海之中无数声音冲撞,乱的很,也紧张的很。

    村姑离了镇上的街道,走到并不热闹的一片农舍之间,她经过一处小院时,对着林意点了点头,指了指这个小院,便继续朝着前面行去。

    林意推开竹篱门走进这个小院的刹那,内里有人燃灯,和煦的光线照亮了他的眼瞳,也让他瞬间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他依旧很紧张,但却说不出的感动。

    他就像是一道风一样掠了进去,在看清她的眉眼的刹那,他便伸出了手,直接将她拥入了怀中。

    萧淑霏的身体微僵,只是却并未再做任何的动作。

    两人相拥着,很久时间没有说话。

    唯有刚刚点燃的火油的灯在哔啵轻响。

    “你也太孟浪了一些,也不怕有别人。”很久的时间过后,两人的身影渐渐分开,萧淑霏看着他,说道。

    林意笑了起来,不知为何,他来时很紧张,很乱,但真正见了她,却似乎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他心中的所有紧张,早已经消失无踪。

    “我一直便是如此孟浪。”他笑着说道:“反正现在你父亲也杀不了我,我怕什么。”

    萧淑霏看着他的眉眼。

    他的笑容依旧很阳光,即便是在此时夕阳的些许余晖和跳跃的火光之中,都显得十分灿烂,只是和当年相比,他的笑容里多了许多说不出的沧桑和感慨的味道。

    她莫名的便有些心疼,哪怕是当年会故意出口的一些假装训斥的话,便也出不了口。

    “你怎么会在这里?”

    林意看着她,虽然她的眉眼对于他而言宛如昨日,只是他怎么看不够。

    “先吃些东西,有从建康带来的糕点,你应该很久没有吃过了。”萧淑霏倒上了茶水,然后从一旁的食盒之中取出了几样小点。

    她平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所以动作就显得有些笨拙。

    只是这种笨拙落在林意的眼中,却是显得更为可爱。

    他的目光盯着她白生生的小手,双手蠢蠢欲动,只是终究觉得不好意思,老老实实的吃了些糕点,这才讪讪的笑着,一只手却还是不安分的伸了过去,握住了她的一只手。

    “你杀了太子,我在建康就自然不能留。”

    她也没有挣扎,任凭林意握着,只是慢慢的说道:“皇帝平时虽然还算宽厚,但对家中人其实极为护短,在他看来,他母亲因为你师兄而死,他儿子因为你而死,我若是还留在建康,就算他不杀我,恐怕也会用我逼你去建康。不过按我来看,最有可能的还是他会直接杀了我,让你感受一下他所感受的痛苦。”

    林意心中生出无尽的歉意,只是也有些恼怒起来,道:“太子又不是我所杀,更何况行事都不光明磊落,用卑鄙手段对付普通军士,这种人也做不得君王。”

    “你父亲应该没有死。”

    萧淑霏根本不和林意争辩,早在齐云学院时,她就太过了解林意的脾气,哪怕是今日,在她看来,林意自然还是有些幼稚和不够成熟,但也正是因为如此,眼前的这个人才显得十分真实,才是她熟悉和真正魂牵梦绕的那个人。她也很清楚此时林意最想知道的是哪些事,所以她只是接着说道,“你父亲当时主动来找我,想让我和他一起逃去党项和你会合,他心中大概是清楚,我是愿意的,只是我当时明白,若是我和他一起走,恐怕两个人都走不了。所以我和他暗中定了计策,我假装和他一起走,引开了皇宫的那些供奉,他以假死脱身,实则跟随商船出海。若是我所料不错,他应该从海路绕向了北部边军。”

    林意的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对于他而言,自然是期待的极好的消息。

    他看着她的眼眸,道:“我来时不知我父亲死活,但我很清楚,你只会帮我父亲,不会害我父亲,所以听到那些传闻,说我父亲之死是因为你,我便根本不信。”

    “我这次能够早早得到消息逃出来,能够在这里等到你,是因为两个人。”萧淑霏的面色虽然平静,但她的心跳却也比平时快了些。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