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95章 断命金痕

    神虚道人也死了。

    荒天龙主和神虚道人,这两个至尊神主之下堪称无敌,于任何一个上位星界都有着崇高地位的巅峰神君,在云澈的剑下如烂白菜般接连被粉碎横死。

    且死的没有丁点的神君尊严。

    “完……完了。”云霆瘫坐在地,眼神空洞,失声呢喃。

    千荒神教是焚月王界对他们“罪族”制裁的执行者,天罡云族凋零如今,是拜千荒神教所赐。但偏偏,千荒神教又是他们最不能触怒之人。

    神虚道人是千荒神教之人,还是总护法,在千荒神教的地位,足以列入前五!

    他死在天罡云族……就算不是他们一族所杀,千荒神教也必定迁怒。

    虽然本就希望渺茫,但如此一来,灭族之难,是真的一点侥幸,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云霆后方的云氏众人也全都焉了下去,脸上唯有灰白的绝望。

    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敢斥骂云澈……连直视他都不敢。

    到了神君这等境界,除非有不共戴天之仇,否则断不至于死斗。而他……几句言语不合,便将对方直接置入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一生,都未曾见过如此可怕,如此狠绝,如此残暴的人。

    惨剩的荒天魔龙和九曜天宫的人在后退,他们退的很慢,很安静,步步颤栗,步步瑟缩,仿佛唯恐动静大一点,便惊动到这个连神虚道人这等手可横天的大人物都一脚踩死的可怕疯子。

    而云澈却在这时忽然定在那里。

    他的目光落在了脚下,那残留的绯红神炎在无声焚灭着大地,而绯红神炎的边缘,似乎覆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黑芒,气息,亦和他到来北神域前所融合的绯红炎有微妙的不同。

    “……”神情定格,云澈的眼眸深处闪起道道异芒。

    一簇漆黑的火焰,从他的魂海深处一晃而过。

    砰!!

    地面在这时忽然炸开,满身是血的九曜天尊从地下破土而出,却不是亡命逃离,而是直扑千叶影儿……准确的说,是她脚边的云裳。

    他早就可以出来,但被云澈惊破胆的他,在现身的神虚道人稳住云澈前很聪明的选择龟缩。

    本以为神虚道人报上千荒神教之名,云澈天大的胆子也绝不敢再造次。但让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云澈居然直接把神虚道人给毙了!

    一万个MMP都形容不了九曜天尊的心情。

    身份背景惊人的神虚尊者到了最后都像狗一样求饶了,还是被他毫无余地的一脚踩死,又有什么理由不杀他!

    他惧中生智,忽然想到在第一眼看到云澈时,他怀中抱着一个昏迷的少女。

    云澈下手残暴阴狠,但和荒天龙主第一个照面的交手,却是全力的抵御,完全卸掉荒天龙主所有力量后才将之反伤,显然是怕伤到那个少女!

    这个念想,无疑是绝境之下的一抹曙光。他以最快的速度爆窜而出,直扑云裳……将这个昏迷中的女孩劫持,是他活着离开的唯一希望。

    至于云裳身边的千叶影儿,则直接被他无视!

    身为巅峰神君,怎可能将一个释放着神王气息的女子放在眼中。

    忽然的响动,让周围顿起惊声。但这一幕太过突然,九曜天尊的速度又实在太快,云氏族人就算想要阻拦,也根本无法做到。

    而云澈……他依然在看着自己脚下不肯熄灭的绯红神炎,毫无反应,不知在想着什么。

    千叶影儿有了动作,她玉手一抓,以玄气带起云裳,然后向侧方遁去。但她本就仓皇失措的动作,在九曜天尊的气场压制下变得格外艰涩,才刚刚移身,便已摇摇欲坠。

    一个小小神王想从他气息锁定下将人带走,无疑是痴人说梦。他一声低吼,看都不看千叶影儿一眼,手掌抓出,一股玄气直卷而出,欲将云裳直接吸入手中。

    而就在他出手的那一刹那,他眼前忽然一恍。千叶影儿和云裳竟瞬间摆脱了他的气息和灵觉,完全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与此同时,他的耳边,隐约传来一丝若有若无,似轻掠,又似割裂的声响。

    千叶影儿的身影无比诡异的出现在了九曜天尊的后方,一道金芒如细长的金蛇缠绕回她纤柔到让人惊叹的腰间。

    云裳则被远远的甩出,颇重的摔落在地,在一声很轻的痛吟中悠悠醒转。

    九曜天尊的身势继续向前,他想要停身转首,但无论头颅、躯体都忽然变得不受控制,视线也忽然变得飘忽……直至模糊成一片灰白。

    视线中最后的画面,是自己整齐断裂的躯体,以及断口处那细长而耀眼的金痕。

    砰……

    九曜天尊的躯体沿着七道金痕齐齐整整的断成八段,散落在地,然后在玄气引发的混乱风旋中如滚地葫芦般四处翻滚。

    噗通!

    云氏族人刚刚才站起的双膝又一下子跪了回去。

    他们嘴巴大张,但喉咙像是被什么无形之物死死的掐住,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九曜天尊……死……死了!?

    一瞬……

    短到连死前嚎叫都来不及发出的一瞬!

    云澈在这时抬头,他看着千叶影儿,眼底晃过一抹危险的寒芒。

    千叶影儿的实力极致,他无比的清楚。

    以她如今十级神君的修为,若和九曜天尊正面交手,魔帝血脉的压制下,她的确能胜,但会胜的相当不易。

    但,九曜天尊却是被千叶影儿一瞬碎体,刹那毙命。

    逆渊石的作用是更改气息,她却以之完美惑敌;

    曾立于神主巅峰,她对神君玄气的驾驭无疑达到极致。这一点在正面交战时或许还不会那么明显,但若论瞬间爆发,那绝非同级神君可比;

    再加上与她灵魂相连的梵金软剑“神谕”……

    当这一切完美结合,同等层面的实力,却在她手中轻易形成了瞬杀。

    这就是千叶影儿最可怕的地方!

    也是他一直刻意压制千叶影儿的恢复,绝不让她超越自己的最大原因。

    而随着千叶影儿的出手,她的玄气也在同一个时刻暴露,云霆呢喃出声:“巅峰……神君……”

    云澈的目光在这时从千叶影儿身上移开,快速落在了云裳身上,然后脚下一动,直接瞬身至云裳身边,轻轻托起她上身,依在自己怀中。

    云裳的眼睫轻动,双眸噙着泪珠,雾朦朦的看着云澈:“前辈……我……我……”

    声微如絮,泪珠在不停的滑落。玄力一夕尽废,任何玄者都无法承受这样的重挫,何况她只有十六岁,还被寄予那么高的期望与未来。

    “裳儿……醒了。”云霆远远的看着,呢喃着,依旧失魂落魄。

    “族长,”众长老、族人都围了过来,脚步无力,面色灰暗:“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

    云霆无法回答,他站起身来,拖着无比酥软的脚步走向云澈和云裳……经过千叶影儿身侧时,他感觉全身明显冷了一下。

    “裳儿,”云霆垂首,现在的他已毫无族长之态,只是一个苍老而黯然的老人:“是我们……对不起你……”

    “滚……远……点!”

    云澈身体未动,衣袍微鼓。

    呼!!

    一阵暴风卷起,将云霆和所有靠近的云氏族人全部轰开。他没转目去看云氏族人一眼,也没去理会开始亡命溃逃的荒天魔龙与九曜天宫的人,他的手掌按下,在云裳的胸口缓慢划着一个奇异的轨迹,以生命神迹继续治愈她的创伤。

    云裳的内伤已经平稳,破碎的玄脉,云澈也可用生命神迹恢复。但修为却是完完全全的废了,只能再从初玄境重新修炼……没有任何转机。

    “前辈……你真的……回来救我了……”她的声音很绵很轻,如梦中呓语。

    “不要说话。”云澈用同样轻的声音道,他的手指点在了云裳的眉心:“好好睡一觉,醒来后……就一切都好了。”

    “可以……答应我一个……任性的请求吗?”

    云澈:“……”

    “不要……伤害我的族人……”她看着云澈,泪盈盈的哀求:“他们……不是……故意的……”

    虚弱轻软的声音,却随着冷风传入到了每一个云氏族人的耳中。云霆、云翔、众长老均深深的垂下头,全身发抖,愧恨欲死。

    云澈点在云裳眉心的手指白芒微闪,顿时,云裳眼眸闭合,意识沉寂,深深的睡了过去。

    他们为云裳炼化圣云古丹,是宗门处境下的过激举动,确无害云裳之心,相反,从宗门未来的方面讲,他们是最不希望云裳受到伤害的人。

    这一点,云澈相信。

    但,云裳并不知道的是,在她重创昏迷后,云霆等人最先做的不是全力护住她的性命,而是为了保留与转移她的紫色玄罡,选择直接舍弃她的生命。

    甚至,在血移禁术下,她将死的无比凄惨。

    抱起云裳,云澈走回了他这段时间所居的房间,千叶影儿随于身后,将房门闭合。

    一切归于无声,众云氏族人,无论站立、瘫跪还是伏地,全都静止于原地,久久失魂落魄。

    ……

    无形的结界隔绝着外界一切的声音,就算没有结界,云氏族人也断无一人敢接近此处。

    数个时辰过去,云澈的手终于从云裳身上移开。

    云裳安静的睡着,身上蒙着一层神圣而又梦幻的光明玄光。光明玄力本是黑暗玄者最惧之物,但在云澈的手下,却唯有奇迹般的治愈,而没有任何的损伤。

    内伤平复,破碎的玄脉也已新生。但,无人可以预料与治愈她内心的伤痕。

    一直闭目养神的千叶影儿睁开眼眸,第一句话便是冷嘲:“被族人害成这个样子,恢复意识的第一个意念却是保护那些害她的族人……真是天真可笑。”

    “至少她还可以天真。”云澈缓缓道:“而我们,连天真的资格都没有。”

    “……”千叶影儿呼吸停滞,数息之后,才道:“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这里?不会又想留下来了吧?”

    “现在就走。”云澈道。

    “很好。”千叶影儿向前,直接拉过云澈的手腕:“走!”

    忽的,她又一下子意识到了什么,一把将云澈的手腕甩开:“赶紧走!既然知道没资格天真,从一开始,就不该留在这里。”

    “哼!”云澈冷哼一声,手臂一挥,已将结界抹去。

    他刚要抬步,身后,传来一声少女的轻喃:

    “爹……爹……”

    双脚定住,云澈仰头,幽幽吐了一口气,终是转过身来,来到床边。

    虽然昏迷了很久,但她睡的并不安稳,眼睫一直在不断的颤抖着。云澈伸出手指,轻轻抹去她嫩颜上的一抹晶莹。

    手指带着泪痕从她的脸上移开,也是在这时,她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前……辈。”她怔怔看着云澈,星眸迷离,似乎还没有完全从梦境中醒来。

    “云裳,”云澈面露微笑,轻轻的道:“我要走了。”

    她不是云无心,却总让他想到自己的女儿。

    他想要离开,想要摆脱……却又不忍摆脱。

    但再怎么不忍,他都必须离开。梦总是虚假的,他没有沉溺的资格。

    出乎他的意料,听着他的话,云裳没有激动,没有慌乱,没有悲伤,唯有眸中又多了一层朦胧的水雾,她轻轻道:“前辈,无论你要去哪里,将来做什么,都一定要平安……”

    “嗯。”云澈点头,他看着少女的眼睛,以温和又认真的口吻道:“云裳,人的一生,总会伴随着无数的挫折与灰暗。软弱的人,会就此沉沦,而坚强的人,却可以将其撕碎,重见曙光。”

    千叶影儿撇了撇唇,一脸不屑。

    “做一个坚强的人。”云澈道:“没有了玄力,可以再重新修炼,去变得比以前更强;没有了父亲……那就让自己变得比父亲更加可以依靠,让他在天堂可以更加的安心与欣慰,好吗?”

    “幼稚。”千叶影儿愈加不屑。

    “好。”云裳唇瓣开合。云澈的安慰明明很苍白无力,但她却很认真的答应,她盈泪的水眸一眨不眨的看着云澈:“我会听前辈的话。失去了爹爹,身为女儿,要更加的坚强。”

    “失去了女儿的爹爹,也要更加……更加的坚强,对吗?”

    “……”云澈全身一栗,他看着女孩无垢的眼眸,明明被残灭,明明被黑暗吞噬的情感竟疯狂的悸动、颤抖。

    他猛的转头,死死咬牙,但身体的颤抖却怎么都无法停止……终于,他又猛的背过身:“千影……走!”

    云澈几乎是逃一般的离开,无论脚步、呼吸,都是那么的混乱。

    千叶影儿跟在云澈的身后,离开前,她螓首转过,看了云裳一眼……这一次,她的眸光中不再完全是冷漠,而是多了一抹她自己都没有发觉的复杂。

    “前辈……”看着被掩上的房门,云澈的影子,却依旧那么清晰的印在朦胧的视线中,她梦呓般低语着:“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等我长大……找到你的时候……希望你的笑……不要再那么悲伤……”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