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96章 了结

    天罡云族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比血腥更浓重的是灰暗的死气。

    荒天龙主、九曜天尊、神虚道人皆死在这里,天罡云族的末日已是注定。

    他们现在最该想的,也是唯一能想的,便是该怎么逃……但,他们的“罪族”烙印,是焚月王界所刻上,在最终裁决前畏罪而逃,罪上加罪。北神域虽大,他们又能逃到哪里,又有谁敢收留他们。

    龙血染满了脚下的土地,云澈走出很远,才忽然止步。

    “失去女儿的父亲,也要更加……更加的坚强。”

    多么苍白的一句话,来自云裳的唇间,却让他心魂近溃。

    长长的呼了一口气,他目光转过,看向始终一言不发的千叶影儿,冷声道:“你居然没嘲笑我?”

    千叶影儿的双眸正看着远方,听着云澈的话,她很轻的一笑:“那个小丫头的父亲死了,而我父亲还活着;她的玄力尽废,而我则可以弹指决定她生死,但我居然有点羡慕她。”

    “呵,”她的笑意变得有些凄冷:“曾经视万灵为土鸡瓦狗的梵帝神女,居然羡慕起一个被废了的小丫头……太可笑了!”

    云澈看他一眼,走向前方。

    这里是天罡云族祖庙的所在,只不过已化作一片废墟。

    始祖之地,若是曾经的云澈,定会心怀敬畏。但此刻唯有冷漠。他站在祖庙废墟的中心,右脚猛的一踏。

    轰隆!

    地面塌陷,连同下方的结界一起崩碎。云澈沉到了一个隐藏的独立小世界,面对上了一群骇然欲绝的云氏族人。

    族长云霆,和一众受伤相对比较轻的长老,显然,是在这里商议大事。

    “云澈,你……”

    话刚出口,千叶影儿的身影也轻渺降下,站在了云澈的身侧,声音顿时戛然而止,几乎每个人都瑟缩着后退了一步。

    云澈脸色阴寒,沉声道:“除了云族长,其他人,全部滚出去!”

    以云澈今日所展露的残暴狠绝,加之先前祖庙发生的事,云澈直接出手将他们当场残杀,他们丁点都不会觉得奇怪。

    但他说的,却只是“滚出去”。

    或许,唯一的理由,就是云裳醒来后说的那句话……那句让他们羞愧欲死的求情。

    云霆脸色透着一层不正常的灰白,不知是因为身伤还是心伤,他面色剧动,然后摆了摆手:“你们去吧。”

    短暂沉寂,众长老都无声退离。如果云澈真的要对云霆做什么,他们就算全部在场,也阻挡不了。

    千叶影儿手指一拂,一个隔音结界形成。云澈想要说什么,做什么,她能猜到个七七八八,但显然并无阻止之意。

    “云尊者……咳,咳咳咳咳……”刚一开口,云霆便已一阵无比痛苦急促的咳嗽,每一道咳声,都会带出褐色的血沫。

    他大喘几口气,才继续道:“不知有何……吩咐。”

    “知道你们为什么还活着吗?”云澈道。

    云霆垂下头来,愧然无力的一声轻喃:“裳儿……”

    “她并不知道你们在她重创之后,想要以血移禁术残忍剥夺她紫色天罡的事。”云澈的声音陡然冷了数分,字字刺魂:“你们最好……永远都别让她知道!”

    “……”云霆嘴角搐动,许久,他一声太过沉重的叹息,道:“你就是……恩赐裳儿的那个高人?”

    见识过云澈的可怕实力,以及他对云裳远超寻常的爱护,他哪还想不到,带给云裳各种奇异变化的高人,其实就是云澈。

    先前,九曜天尊喊出“半步神主”时,他们惊骇到极点。但之后,强如荒天龙主和神虚尊者都被他轻易碾杀,这等实力,又岂止于半步神主!

    “对。”

    “如你这般人物,为何会对裳儿如此之好?”云霆问道。

    他所看到的云澈不但实力强大,性情更是可怕,那连千荒神教都不放在眼中的狠绝,还有他造就遍地龙血龙尸的残暴……以他的阅历,都深感惊怵。而这样一个人,为何唯独对云裳超出寻常的好。

    他想不到理由。

    云澈抬起手臂,在云霆愕然的视线中,一道橙色的光华一闪而过。

    “!!”云霆如遭雷击,失声喊道:“天……天罡神力!”

    “你!”他猛的抬头,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云澈:“你……你……你是我天罡云族的人!”

    “我不是。”云澈目寒如初,冷冷回道:“我的祖上,早已脱离了天罡云族。”

    “……”云霆嘴巴张开,五官颤动,剧烈的激动、惊讶之后,是无尽的复杂,看着云澈的目光,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许久,他的手臂放下,老目朦胧,声音轻渺的如在梦中:“原来,你是他的后人。”

    “他……现在还活着吗?”

    “死了。”云澈道:“我幻妖云族,现在只有我一个人还活着。”

    “……”云霆再次愣住,然后失魂低念:“死了……幻妖云族……死了……呵……呵呵……”

    他笑了起来,笑的无比悲戚。

    明明对他恨之入骨,但听到他的死讯,首先涌上的,却不是快意,而是悲伤。

    “也好,也好……”他念道:“死了,就没有了痛苦和牵挂;死了,就不用抉择和挣扎;死了,就恩怨两清……也真正解脱了。”

    他的自语,带着深深的凄凉,甚至还有浓浓的死志。

    绝望来临前的死志。

    “你那么想死?”云澈看他一眼,忽然冷笑一想:“我还就偏不让你死!”

    他身影忽然一晃,瞬身至云霆的身后,手掌直轰他的后背,生命神迹之力瞬间释放,瞬间收回。

    砰!

    云霆一声惊吟,向前猛然一个踉跄,一口黑血狂喷而出。他手捂胸口……忽然,他猛的抬头转身,呆呆的盯着云澈,满脸的难以置信。

    “焚月神界留在你体内的诅咒之印已经解了。”云澈双手负后:“以你自身的底蕴和天罡云族的资源,用不了太久,你就能恢复到当年的状态。”

    云霆体内的诅咒之印是将他的玄力镇压在神君境界,无法回到神主之境。这种诅咒之印虽强,但远远不及梵魂求死印那般霸道,且是最受光明玄力克制的黑暗咒印,以层面超过一切的生命神迹,云澈随手也就解了。

    修为恢复,将尽的寿元也将因此而大幅延长。感知着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云霆激动的无以复加。

    他以为云澈此番是为问罪而来,但却……

    他向前一步,便要躬身大拜,却见云澈直接背过身去,道:“你不必谢我,我救你,只因你还有点用!”

    云霆身体僵在那里,云澈的冷语断无法浇灭他心中的激动,激动到一时都不知该如何言语。

    “我救云裳,是因她的玄功和天罡神力引起了我的注意。”云澈背对他沉声道:“我留她在身边,是想通过她,亲眼看看你们一族的现状……只是后来,我从她的身上,看到了我逝去女儿的影子。”

    云霆:“……”

    “万年前,焚月王界因某个原因,知晓了你们天罡云族所守护的‘圣物’为何物,于是逼你们交出。”云澈并不是询问,而是陈述:“因这件事,族中产生了极大的分歧。你主张交出圣物,护全族安平,而第二族长,则宁死也不愿让‘圣物’落入他人之手。”

    “最终,无法协调的巨大分歧之下,第二族长带着追随者和‘圣物’,离开了天罡云族,也离开了北神域,再无音讯,也让你们一脉,从此承受了巨大的灾祸。”

    “……是他留下来的吗?”云霆眼前有些恍惚。

    “不,一半是云裳说的,一半是我猜的。”云澈道:“我的祖上,没有留下任何关于天罡云族的记载和痕迹。幻妖云族,除了久远的血脉之系,和天罡云族早已没有了任何联系。”

    “是吗……”云霆惨然一笑:“当年的事,焚月王界非我族所能忤逆,以交出圣物换全族安平,我从不认为自己错;而守护圣物,是先祖之训,是我族的使命,他同样没有错。”

    “但,他带着圣物潇洒的逃了,却将天罡云族从巅峰推入地狱!他想就此和天罡云族决断,却似乎忘了,那是天罡云族的圣物,而不是幻妖云族的圣物,更不是他自己的圣物……咳……咳咳……”

    气急攻心,云霆脸色和身体都是一阵痛苦的抽搐。

    云澈没有说话,没有反驳。

    “呼……”好一会儿,云霆的气息才缓和了下来,他苦涩一笑,摇头道:“罢了,一切早已铸成,他又已不在世上,这些已毫无意义,与你更无任何关系。”

    “不过,有你这样一个后人,他定是安慰的很吧。”

    “那个圣物,”云澈忽然道:“是不是轮回镜?”

    “……!?”依在墙边,恹恹欲睡状的千叶影儿美眸猛的睁开。

    云霆抬首,双瞳猝然放大。

    虽然背对云霆,但身后刹那的灵魂悸动已是给了他答案。

    “当年事情的真正起因和具体经过,我不想知道。谁对谁错,我也不想探究。以后,我与天罡云族也毫无关系,无恩亦无怨。”

    “我此番见你,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云澈回过身来,看着云霆:“我会去灭了千荒神教,暂时终结你们的厄难。”

    云澈之言,对云霆而言无疑字字石破天惊。

    “但,你记住,”云澈的声音变得低缓而冷冽:“我不是为了你们天罡云族,更不是在给祖上赎罪,而是为了云裳……为了她的一句话。”

    他迈步,从完全呆住的云霆身边走过:“我不杀你们任何一人,是不想她的心灵蒙上任何的灰尘;我救你们全族,是不想她的世界陷入灰暗……至于你,不要怀疑我能不能做到,而是好好想想将来该怎么弥补她!”

    就连为云霆解除封锁修为的咒印,都是为了让她身边多一个可以保护她的神主之力。

    云霆不知道自己愣了多久,当他如梦方醒,仓惶回身时,视线和灵觉之中,早已没有了云澈和千叶影儿的身影。

    砰!

    一块数千丈之巨的龙尸被一脚踢开,云澈走入雷域之中,穿过雷域,离开天罡云族,下一次再入此地不知会是何时。也或者永远不会再回来。

    “轮回镜在你身上?”千叶影儿冷不丁问道。

    云澈没有回答。

    “换个问题,”千叶影儿眉梢微翘:“你当年在龙神界的时候,是不是把龙后给睡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