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团圆和苦力

    沈冷和陈冉说了这许多,都只是他自己的想法,陛下没有和他去商量过什么,也不曾让人跟他透漏过什么,所以这些话如果陈冉不问沈冷也不会主动提及,有一大半的原因是为了安陈冉的心,他不想让陈冉憋屈也不想让陈冉惶恐。

    此时此刻的沈冷一旦出事,就会有很多人跟着一起惶恐。

    人没变,地位变了,所以人终究还是变了。

    陈冉叹了口气:“所以伽洛克略也只是无计可施装作坦然罢了。”

    “写封信回去吧。”

    沈冷看向陈冉:“你来写,写给......”

    写给谁呢?

    沈冷在半路上就已经得到消息,韩唤枝被调往草原,叶流云被调往北疆,长安城里还能写给谁,老院长?赖大人?都不合适。

    “写给方白镜。”

    沈冷道:“提醒他一下多注意长安城里潜伏的黑武密谍,那是伽洛克略唯一可以利用的人。”

    陈冉嗯了一声:“我一会儿就写,再走半日才会到码头,在码头多停留一个时辰我就能安排人把信送到军驿去。”

    沈冷嗯了一声,看着南平江上似乎很平静的水面,想着也许看起来的平静下边就是暗流涌动,他从军至今,回想起来从没有为自己去追求过什么,在他看来所有的得到都是意外之喜,所以他比别人更容易满足。

    “冉子。”

    “嗯?”

    “如果有一天我连二等候也不是了,正三品也不是了,你不要去争去吵闹,不要表现出什么。”

    沈冷拍了拍陈冉的肩膀:“别忘了,你还有个鱼塘。”

    好一会儿陈冉才反应过来:“啊呸,我去养鱼你和我大哥特么天天钓我鱼。”

    沈冷哈哈大笑,笑着笑着沉默下来:“因为一些我也不能左右的原因,陛下不太希望我一直留在长安,不管是什么时候,我在长安久留都不是好事,所以别去怨恨,有些事我改变不了你也改变不了,东疆很好,门朝大海......”

    陈冉嗯了一声:“大海啊,就是我的鱼塘。”

    沈冷撇嘴:“要脸?”

    半日后,他们的战船在官补码头停下来,已经在船上憋闷了好几日,沈冷决定下船走走,官补码头上有许多商铺,这些商铺的货物来自于经过的货船,也来自于当地,官补码头就相当于一个市场,当地的百姓会经常到这里来买一些本地不好买到的东西,而且这是官补码头所以价格不会很离谱,一个官补码头能带动一地经济,这话一点都不假。

    街道两侧都是商铺卖什么的都有,有酒楼有茶肆,甚至还有青楼赌场。

    沈冷也有心事,在陈冉面前他自然不会表现出来,可要说没有失落没有担忧那怎么可能,他只是不愿意让自己身边的人因为他而受影响,绝大部分时候他都愿意一个人默默的去思考这些,很久之前沈冷曾经与人聊起过,大部分男人都这个德行,觉得天塌下来自己也可以一个人扛住,开心的事自然愿意分享,不开心的事扛着就是了。

    陈冉去买东西,高小样早晚都会追上来,他想买一些高小样喜欢的东西先备着给她个惊喜,沈冷则趁机一个人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点了一杯茶,坐在这看江水看两岸,风景是真的好。

    热茶放在沈冷面前,然后有个人也坐在沈冷面前。

    “少年,算卦吗?”

    声音很熟悉,所以沈冷抬起头的时候笑容就洋溢出来:“日子这么不好混,开始骗自己人了?”

    沈先生端着一杯热茶在沈冷对面坐下来,看了看沈冷的脸,眼神里有些心疼。

    “你应该知道,我算卦还是有些水准的。”

    沈冷把手伸出去:“那算一卦。”

    沈先生拿着沈冷的手仔细看了看:“算什么?”

    沈冷:“算桃花。”

    沈先生沉默了片刻后说道:“你应该知道,不管是多普通的男人,一辈子之中也会有那么一两次桃花运,简单来说,大致可以用合理推算法来算出,一个人长得帅,桃花运就假如是一条小河,那么长得丑的人就是一盆水,长得帅有钱还有地位的人,桃花运就是一条大江,那么长得丑还穷的人基本上也就理论上的一碗水了,看你这模样不丑,有钱,有地位,所以你的桃花运......怎么你这片大地都干裂了呢,寸草不生啊。”

    沈冷噗嗤一声:“我有茶爷。”

    沈先生:“唔,那就是一片大海了。”

    他看着沈冷笑道:“人这一辈子,总是会有起起伏伏,如果没有起伏,一直都是起起起起起的,你觉得有意思吗?”

    “有啊。”

    “我也觉得有意思。”

    沈先生呸了一声:“正经点。”

    沈冷:“你先不正经的。”

    沈先生大笑:“回长安就听说陛下把你的爵位降了,想着居然还有这么好的事应该庆祝一下才对,于是一叶扁舟追了你多日,总算是追上了。”

    他从腰间摘下来一壶酒:“特意带来一壶酒。”

    沈冷:“换个理解就是你落井下石追了上千里都没有放弃,非得当着我的面来喝一杯酒庆祝,很执着啊。”

    沈先生笑的合不拢嘴:“看来你这臭小子没啥事。”

    沈冷道:“先生说的对,我被降职降爵,这真的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

    他把酒壶扭开:“我先干为敬。”

    咕嘟咕嘟咕嘟......一壶老酒,一口气喝完了。

    沈先生眨了眨眼睛:“老子从长安城里带来的老酒,还是敬一坊存了三十年的上品老酒,一路上馋着都一口没舍得喝,你一口就我喝光了?”

    沈冷砸吧砸吧嘴:“确实是好酒,就是有点少。”

    沈先生叹了口气:“陛下不应该给你降爵,应该打雷劈你,劈你嘴。”

    沈冷哈哈大笑:“怎么的,你这云游回来脾气还大了呢,来,我给你看看手相,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他把沈先生的手抓过来看了看:“噫......你这命里。”

    沈先生笑着看着他:“命里缺什么?”

    “缺老伴儿啊。”

    沈先生抬起脚要踹沈冷,沈冷笑着往后退了退:“先生其实不用担心我,你在外边云游的好好的急着赶路回来多辛苦,到了可以放松可以放手的年纪,就好好的去玩,看山川大河世界万物,看风土人情生生不息,我都这么大了,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沈先生笑着说道:“第一呢,和老当家他们老两口一块云游,那俩老家伙格外会秀恩爱,那么大岁数了还整天你侬我侬,受不了......第二呢,我这辈子,就俩孩子。”

    沈冷的手颤抖了一下,笑容也凝固了瞬间。

    他长长吐出一口气:“好端端的,别瞎煽情啊。”

    沈先生笑道:“有件事跟你商量一下。”

    “说。”

    “我以后常住东疆了。”

    “唔。”

    沈冷笑道:“房子呢是短租还是长租?包月还是包年?都是一家人,我给你算便宜些。”

    沈先生:“我那一壶酒就要好几两银子。”

    沈冷:“什么酒?”

    沈先生:“......”

    就在这时候陈冉拎着一堆东西过来,看到沈先生后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又使劲儿揉了揉:“噫!”

    沈先生看到陈冉后也笑起来:“为什么看到我是这个表情。”

    陈冉一本正经的说道:“看到了先生就跟见到了亲爹一样!”

    沈先生指了指陈冉背后:“瞎说,你亲爹在那儿呢。”

    陈冉猛的一回头,一根拐棍就落了下来,拐棍打在陈冉肩膀上,却很轻很轻。

    高小样扶着陈大伯站在那,老头儿看着陈冉嘿嘿笑,眼睛有些浑浊,高小样笑呵呵的站在陈老伯身边,用一种挑衅似的眼神看着陈冉,陈冉一时之间懵了,他把手里拎着的东西往上抬了抬:“我......买的。”

    高小样问:“买的啥?”

    陈冉:“我要说是给你买的二斤烧刀子二斤熟牛肉你信吗?”

    高小样眼睛微微一眯。

    “咱们要在东疆过一阵子了。”

    沈先生站起来:“那就一家人,团团圆圆的过一阵子。”

    与此同时,西疆,虎骨塔。

    前太子李长泽换上了囚服,看了看这大漠戈壁的样子,深深吸了一口气,转头问狱卒:“我干什么?”

    虽然他是被废掉的太子,而且还被贬为庶民,可实际上只要他不死就没有人真的会把他当做庶民看,看守虎骨塔的校尉是唐家的人,早就得到了唐家老太太的指示,要对这位前太子多照顾,最起码让他无病无灾的离开,好端端的来好端端的走。

    “给你单独准备了一个院子,准备了不少书册,你可以看书,也可以睡觉。”

    校尉唐端道:“没有什么事需要你去做。”

    李长泽问:“这里的囚犯都做什么?”

    唐端指了指远处正在修建的那座巨大的边城:“那个。”

    李长泽沉默片刻,指了指自己的双脚:“劳烦你也给我戴上锁链,我也去搬砖运石,不要把我当皇子来特殊照顾,我是个犯人,和他们一般无二的犯人,如果非要说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那么就是我罪孽更加深重。”

    唐端楞了一下:“这......”

    李长泽看着他的眼睛说道:“没什么,按国法办就好。”

    唐端摇头:“不行。”

    李长泽道:“你这是要徇私枉法?”

    唐端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李长泽过去从一名狱卒手中把锁链抓过来递给唐端:“给我上了锁链,别耽误我去干活。”

    第二天,虎骨塔的人就全都知道了,前太子李长泽在这里做苦力,而且与别的罪犯没有任何区别。

    第三天,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事传播的速度特别快,在虎骨塔的驻军就都知道了这件事,没多久,很多人都知道了这件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