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意外

    陈冉往四周看了看,后边就是他刚刚过来的那一排茅厕,没有人在,而此时屋子前边是七八个黑武士兵在看守,虽然天色渐暗,可这么过去除非那七八个人都瞎了不然怎么可能进得去,这地方虽然看起来偏僻,可难保不远处会不会是黑武人的兵营。

    陈冉从后边绕过去,可是这排房子并没有后窗,也不似茅厕般简陋,房子是石头垒造,转了半圈也没有找到能进去的入口,陈冉越来越着急。

    他必须尽快把人救出来,他现在急需帮手,如果他此时回去找茶爷报信的话再赶回来可能来不及,此时已经快要天黑,剑门的大军就快到了,剑门的人目的应该只是把阔可敌沁色带回去,孩子和流云会的兄弟应该都会死,此时唯有想办法先把流云会的兄弟救出来,再分派人回去找茶爷报信。

    陈冉甚至还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干掉这七八个黑武士兵的概率有多大,都干掉也不是没有可能,但都干掉还不会引起注意就完全没可能。

    他此时是真的着急,急的恨不得把头发一把一把薅下来。

    想到薅头发陈冉突然抬起头看了看,又往后退了几步,屋顶上铺的不是瓦片,和大宁那边的建筑不同,屋顶是木板,应该都是钉子钉住的,只能上去碰碰运气。

    他小心翼翼的往上爬,轻手轻脚的到了屋顶上,趴在后房顶上试图把木头拆掉,运气实在不好,没有一块木板能掀开,陈冉觉得自己真的有些无能,自己兄弟就在屋子里被捆绑着,他在屋子外边却无计可施,越想越急,越急心里就越乱。

    如果有冷子那样的武艺该多好,此时一刀一个放翻便罢了,可是他没有冷子那般的武艺,更觉自己没本事。

    就在这时候屋子里再次传来断的骂声,陈冉心说兄弟啊你别骂了,这种亏你就别吃了,招惹一顿打有什么好?一想到自己兄弟被人毒打,陈冉心里就一阵阵发疼。

    可是刚想到这,陈冉忽然反应过来,断又不是被打傻了,为什么一直这样喊?

    在流云会里历练那么多年,江湖中行走,断不该这么愚蠢才对,想到这陈冉又仔细思考了一下,大概猜到了断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应该也是在想办法逃出去。

    然而想到了这一点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他进不去,便帮不了。

    屋子里断在怒骂,屋子外边黑武人在怒骂,听着这骂声陈冉就越来越烦躁,可是忽然间反应过来什么,陈冉迅速的从房顶上出溜下去,清了清嗓子在房子后边也开始骂,不过用的是黑武话。

    “这几个王八蛋太猖狂了,等我过来他们一起弄死!真特么的气死人了,弄死弄死,全都弄死!”

    骂完这句之后陈冉又迅速的爬到屋顶上,前边的几个黑武人果然疑惑起来,互相看了看,有几个绕过去到房后想看看什么情况,陈冉趴在屋顶上偷偷往下看着,前边大概还有三四个人,不过注意力也都在另外一边,他深吸一口气,左手将连弩端起来,右手握着黑线刀,给自己鼓了几下劲儿,然后一咬牙从房顶上跳了下去。

    半空中,他手里的连弩点射了两下,两支弩箭瞬息而至,一支弩箭从黑武士兵的后颈射进去,从前边钻了出来,另外一直弩箭稍微偏了些,射在一个人的后脑上却没能将人立刻杀死。

    陈冉落地之后一刀横扫将两个黑武人的头颅斩落,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量,一脚将回头的黑武人踹翻,紧跟着上去补了一刀。

    连杀数人,电光火石之间,为了不被更远处的黑武人发现什么,他反而放开嗓子用黑武话不断的怒骂,声音极大,喊的嗓子都有些哑了。

    陈冉杀了四个人之后立刻冲进屋子里,一刀将断身上的绳索劈开,断都懵了。

    陈冉哪有时间解释什么,把黑线刀扔给断,然后掏出匕首去给其他人解绳子,断深吸一口气后从门口冲了出去,刚出门就看到房角那边有黑武人转过来,断根本就没有任何思考就把黑线刀掷了出去,人在刀后向前疾掠,黑线刀从那黑武人的鼻子旁边扎进去,贯穿了头颅,刀尖从后脑戳出来。

    急速向前的断一把握住刀柄把黑线刀从脑袋上抽出来,迎面正是给了他一个耳光的黑武士兵,在看到段的那一刻眼睛都睁圆了,他刚张开嘴想喊的一瞬间,断一刀从这人长大的嘴巴里捅了进去,如同杀的第一个人一样,刀子从后脑贯穿出来,还在脑壳里转了半圈,血,脑浆和碎的骨头渣子一起流出来。

    抽刀出来,断一刀切开后边那个黑武士兵的咽喉,最后边那个黑武人吓得转身就跑,断把黑线刀再次掷出去,刀子笔直的疾飞,噗的一声戳进黑武士兵后心,那人奔跑中身子僵硬了一下,几乎扑倒在地却居然撑住了,断狂奔而来,离着还有将近一丈远就跳了起来,一脚踹在黑武士兵背后的刀柄上,这一脚把刀柄都踹进黑武士兵身体里。

    断杀人之后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发现,然后把尸体拉着扔进不远处的茅坑里。

    另外一边,陈冉也把人都放了下来,大家一起动手把外边的尸体拉进屋子里。

    断拎着那把黑线刀回来,仔细看了看陈冉,然后咧开嘴嘿嘿笑,眼睛却红红的:“老子就特么知道会有兄弟来救我们。”

    陈冉过去狠狠抱了抱他:“受苦了。”

    断摇头:“这算个鸟球的苦。”

    他上上下下看了看陈冉,哈哈大笑,忽然想起一事:“为什么你杀人的时候要用黑武人的话嗷嗷大叫?”

    陈冉稍显得意道:“聪明不?我怕被其他黑武人发现,想着他们应该是经常这样在屋子外边怒骂,所以学着他们骂,这样就不会有人怀疑了。”

    “这里没人来啊。”

    断叹道:“这是冰原城最靠后了,基本上没什么人来这地方,就算是看押我们的黑武人也是三两天才换班一次,绝大部分人都在前边冰原宫,他们在乎的是沁色可不是我们。”

    陈冉楞了一下:“所以看押你们的一共就这七八个人?”

    “对啊。”

    断问:“怎么了?”

    陈冉心说这事费的......早知道这么大声喊都不会有人来,自己直接冲出来也能干掉这七八个人了。

    “天黑之后剑门大军就会到。”

    陈冉看向断认真的说道:“那条密道你们知道吗?”

    “知道。”

    断道:“沁色曾经交代过我们,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把孩子从密道送下山,那天也不知道怎么了,沁色突然昏睡不醒,我们以为他中了毒,所以分心了,我安排了几个兄弟去调查,我带着人在冰原宫那边戒备,一个不小心就被人把孩子偷了出去,现在想想,应该是沁色那个侍女在她饮水中下了迷药。”

    他叹了口气:“整日在这无所事事,我这戒备心确实不如以前在流云会的时候了。”

    陈冉道:“兄弟,现在可不是自责的时候,你安排两个人从密道出去,山下林子里有我的斥候在那等着,他们会带你的人去见茶爷。”

    “茶爷!”

    陈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断打断,断满脸的不可思议:“茶爷来了!?”

    “对,茶爷来了。”

    “不行!”

    断急了:“茶爷怎么能涉险?你快回去,让茶爷立刻走。”

    陈冉叹道:“你听我说完,茶爷现在在更远些的地方等着我回去,但我不能回去,我得想办法把沁色和孟长安的孩子也救出来,如果剑门大军一到,再想救沁色和孩子来不及。”

    断回头看了看,流云会的兄弟们也都在看着他。

    “去两个人。”

    断吩咐了一声,然后看向陈冉:“我带你去,路我熟悉,看看能不能尽量避开黑武人的戒备。”

    断挑了两个人交代道:“回去之后看到茶爷,千万不要让她上来,如果她出了什么事的话我们就算活下来有什么脸见大将军。”

    那两个人应了一声,随即朝着密道那边跑过去。

    “跟我来。”

    断拉了陈冉一把,一共十几个人朝着前边悄悄摸过去,一边走断一边压低声音说道:“我带来了三十几个兄弟,那天出事,一半的兄弟战死了,我无能,兄弟们的尸体都不知道下落何处,将来有机会再回来,一定得找到他们。”

    陈冉只觉得心里难受,好像堵着什么东西似的。

    绕过一片木屋,断靠在墙上偷偷往前看了看,前边就是冰原城最大的建筑,被沁色改名为冰原宫的地方,那原本是一个部族首领的住处,被沁色抢了,占地不小,而且看着也很坚固。

    断刚要对陈冉说怎么走,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把头抬起来想看看怎么回事,两个很大的黑影从半空之中迅速的落下来,断立刻后撤,反应极快,砰砰两声,两具尸体掉在断刚刚站着的位置,一瞬间,断的眼睛就开始充血。

    那两具尸体,正是刚刚安排从密道离开的人。

    断抬起头,在高处屋顶上,一个一身白衣的年轻女人抱剑站在那,那把剑很细,那女人眼神很轻蔑。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