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85章 还不抱抱我?(1)

    “这大晚上的,你们去哪啊?”江茜一脸错愕地看着她们,不是说好一会陪她放烟花的么?

    “给你找女婿去!”

    白茶留下一句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留下江茜一个人坐在餐桌上,一脸凌乱,突然之间的找什么女婿?哪来的女婿?白茶谈恋爱了?

    什么情况?

    ……

    白茶临时买了两张头等舱的机票飞往帝城。

    从机场出来,外面的天气已经是一片漆黑,夜风中透着疯狂有凉意。

    白茶拿了一件自己的风衣给林慕披上,林慕很乖地跟在她身旁,没有吵她。

    白茶站在路边拿出手机,一大堆的新闻推送,全是在讲述手术失败的事,媒体的用词遣句和她想的差不多。

    好时一面倒的捧,坏时一面倒的嘈。

    白茶不管这些,直接给凌宇拨打电话,然后拦出租车前往华夏医院。

    等她们到的时候,凌宇就在门口,满脸疲惫地领着她们往楼上走去。

    “我想,跟你们就不必解释了。”凌宇站在电梯里看向她们道,“这个病人的病已经到了拖不得的地步,加上还患有癫痫,手术风险本来就很大,现在是最不想看到的一幕发生了,医生也无力抢救。”

    “他怎么样?”

    白茶现在关心不到其它。

    从电梯里出来,凌宇指指右手边的走廊,道,“心情不好是肯定的,刚刚家属还找过来闹了一通,才走的。”

    手术前说好是有风险的,可家属当时满心说着能承受能承受,喜悦得不行,认为蚁巢技术是救命神术,压根没考虑过现在的结果,手术一失败,家属自然崩溃了。

    白茶走过去,那是一条极深的走廊,没有开灯,玻璃窗外一片幽暗,星星点点的光照进来,微弱地撑起冗长的漆黑。

    应景时一个人坐在尽头处的座椅上,低着头,背微微弯着,看不太清面容。

    有星火在一闪一灭。

    青色的烟气四下游散。

    “……”

    白茶站在那里看着这一幕,心沉了好几分,眼前有些恍惚,仿佛看到曾经那个坐在门口,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的人。

    她这一走神,林慕已经跑了过去,跑到应景时面前。

    见到林慕,应景时身形一僵,飞快地从唇间取下烟,林慕低下身子就抱住了他。

    应景时坐在那里,被她撞得往后仰了仰,许久,他扔了烟,抬起手在她背上轻轻地拍了拍。

    白茶朝他们一步一步走过去。

    沉默的,无声的。

    她站定在他们身旁,低眸看着他们拥抱。

    应景时侧目看向她,一张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那一双眼犹如坠落的星子,失去华彩,染了一圈血色,狼狈且憔悴。

    明明白天打电话的时候,他的心情还不错。

    林慕紧紧抱着应景时,抱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什么,慌忙放到应景时,转头看向白茶,心虚地干笑,“师父,那个,你陪他吧,我在外面等你。”

    说完,林慕赶紧脚底抹油溜了。

    “……”

    白茶看她一眼,然后走到应景时面前站定,近了,她才看到他身上的衬衫很皱,还有被撕扯过的痕迹,深色的长裤上更是有没抹去的鞋印。

    凌宇说,家属来闹过。

    她低眸,视线落在满地的烟头上。

    应景时跟着看过去,此地无刻地用皮鞋将烟头往旁边扫了扫,而后抬眸看她,语气还算正常,“不是阿姨生日么,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

    她低声道,抬起手在他臂膀上抚了一下,衣袖都破了,顺着破损的地方往里看,有着两道血色,大概是被人抓的。

    应景时知道她一定看了电视,他伸手抓起旁边的外套,勾唇,“那走吧,我带你回去,晚饭吃了么?”

    他边说边站起来。

    肩膀被人按住。

    白茶将他推了回去,低笑一声,“大少爷,在我面前就别装了,你别忘记,上一世我们可是做过一年夫妻的,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

    这话其实是假的。

    上一世,认识的四年,他几乎都是属于一种沉默颓丧的状态,哪怕是结婚后,他仍是以厚厚的盔甲武装着自己。

    开心、生气、难过……他都不怎么发泄,不露于外表。

    他的情绪,她从来都是用猜的。

    她说着假话,应景时却信了,他坐在那里,肩膀慢慢垮下去,唇角的弧度淡下去,头微微低着,长睫睑住了眼。

    白茶站在那里沉默地看着他弯下的脊梁,眼里露出几分害怕。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谁最怕应景时遇上挫折,那一定不是他的家人,甚至不是他自己,而是她。

    她比谁都害怕他那份意气风发折掉……

    就连现在,她一口气从A市赶到这里,平静地站在他面前,一颗心却颤抖得不能自已。

    她连呼吸都小心翼翼。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到他低哑疲惫的声音响起,“既然这样你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抱抱我?”

    他低着头没有看她。

    闻言,白茶整个人都软了几分,到底是和上一世不一样的,他终于放下了强迫自己、压抑自己。

    如果这时候应景时肯抬头看她一眼,会发现她的脸上是多么的庆幸。

    她不管天地颠倒,世界崩塌,只要他能一直挺直脊梁,好好地活下去。

    白茶抿了抿唇,沉默几秒后她走向前,放肆地跨坐到他的腿上,双手搂上他的脖子。

    应景时目光一滞,连忙伸手抱住她的腰,不让她滑下去。

    下一刻,他低下头靠到她的肩膀上,埋在她身上淡淡的香气中再也不肯抬起头来。

    白茶抬起手,指尖埋入他的短发间,指腹带着温度。

    空气中飘着烟草的气息,并不难闻。

    “其实手术结果是好是坏都在我的预料中,我没那么脆弱。”他靠她的肩膀道,声音发哑,“只是我看到太多病患和家属将蚁巢技术当成仙术,而我也以为,我能给他们带去希望,可结果,我带给他们更大的绝望。”

    “……”

    “要是没有这技术,家属在心态上至少能更容易承受一些,不会有这么大的落差。”

    他低声说着,每个字都带着无尽的疲惫。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