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06章:你你你你趁虚而入!

    “怎么是在家里啊?这是家?嗯?不是在酒吧吗?不是说好赶下一场吗……”

    傅君临依然撑在她的身侧,看着她惊慌失措的样子。

    “清醒了?”

    时乐颜慌乱的动作,在傅君临说出这句话之后,全部都停了下来。

    她看着面前的人。

    傅君临唇角一勾:“酒醉的时候,希望你能清醒一点,不要把我当成别人。可是,你现在清醒了,我又希望,你能糊涂一点,这样的话,我才有机会。”

    “你你你你你……傅君临你!”

    “告诉我,”他双眸牢牢的锁住她,“酒醒了吗?知道我是谁了吗?”

    “你是……傅君临啊!”

    时乐颜回答以后,开始哇哇大叫:“我认错谁都不会认错你啊。怎么会是你,傅君临,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我喝个酒也要管!”

    “你出去出去!起开!你怎么能够这样子!你你你你趁虚而入!”

    傅君临叹了口气:“看来,是真清醒了。”

    她这酒喝得,还不够多,还不够醉。

    也许,进傅家之后,傅君临就不该让她去洗澡的。

    这不是拖延时间吗?

    直接进入主题,速战速决……

    嗯,可行度似乎不太高。

    因为,以他的体力和精力,不折腾大半宿的话,基本上是不会消停的。

    时乐颜推着他,但是,傅君临却一动不动。

    甚至,他还非常好心的提醒她:“你领子松开了。”

    “啊!!”

    时乐颜尖叫一声,马上护住身前。

    傅君临的手,落在她的腰肢上。

    “你说,浴袍只有一根带子,这怎么可能呢?需不需要帮忙?”他问道,“要是不穿好的话,我想,今天晚上,可能就会一直敞着了。”

    “不用!”

    时乐颜咬着唇,看着面前的人。

    她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啊……

    一不留神,就要被傅君临给吃干抹净了。

    “我不是那种人。”傅君临说,“只是想帮你穿好浴袍而已。或者……我现在去帮你拿睡衣?”

    时乐颜一听,连忙点头:“好啊好啊,睡衣就放在衣帽间中间衣柜的第三个抽屉里,你去拿吧!”

    “这么迫不及待啊?”

    “是你自己说,要去帮我拿的啊。”

    傅君临挑眉:“趁着我去帮你拿睡衣,然后,你就逃之夭夭,无影无踪。我这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时乐颜的那一点小心思,被他看得十分透彻,无处躲藏。

    她有些恼羞成怒。

    “傅君临!你怎么总是血口喷人呢?是你自己主动提出来的,又不是我要求你的!”

    “想看看你的酒,清醒到哪个程度了。”

    原来,他是在试探她!

    “你的套路太深了!”

    “一般一般。”他回答,手开始不安分的动作着,“我帮你系上。”

    说这句话的时候,傅君临的声音都有些嘶哑了。

    时乐颜自然是死死的抓住领子,坚决不会同意。

    “傅君临,你无赖!你……你这样,会让我讨厌你!”

    “我要是想把你怎么样,早就行动了,还用等到现在?”

    说着,他握着浴袍的一根带子:“还有一根,压在你后背身下了,我帮你拿出来。”

    “我自己来……喂!”

    时乐颜的话还没说完,傅君临也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手已经伸进去了。

    她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被自己压着的那根带子,一点一点的,被傅君临给抽离。

    只是,他的指腹,有一层薄薄的茧,略微的粗糙。

    而她肌肤细腻光滑,一摩挲,有些钻心的痒。

    时乐颜的身子,不自觉的颤动了两下。

    傅君临感觉到她的变化,眸色更加暗了几分。

    不过……他倒是说到做到,很君子的没有再做什么。

    只是,他的手从她腰上滑过的时候,时乐颜差点控制不住惊叫出声。

    偏偏傅君临还一脸无辜的看着她。

    “怎么了吗?我没碰你啊。”他说,“是冷吗?”

    时乐颜咬着牙,怎么好意思承认啊!

    在她刚才,看清楚傅君临面容的那一刻,只觉得整个人醍醐灌顶,脑子里那股晕晕乎乎的感觉,全部都消散了!

    又是这个男人!!

    傅君临低下头去。

    他的双手,在她腰间灵活的动作着,握着两根浴袍的带子,慢慢吞吞的系着。

    时乐颜好几次都想放声大喊——

    她可以自己来!

    但,算了吧,傅君临今晚不占些便宜,是不会这样轻易放过她的。

    只希望……他能就这样放过她,后面不要再搞事情了!

    傅君临的手,隔着浴袍柔软的布料,搁在她的腰上。

    “……还是这么瘦。”他说,“不过,有些地方倒是比以前大了。”

    他的眼睛,开始往上瞟去。

    “你看哪里啊?”

    “我哪里都看不到,你护得这么紧,我能看出什么?”

    “但你不要乱看啊!”

    傅君临回答:“什么都看不到,还不允许我眼珠子动了?”

    说着,他笑了笑:“乐颜,没有这么不讲理的事情吧。”

    “你……”

    “好了。”伴随着傅君临这一声,时乐颜瞬间感觉到腰上一紧,被带子猛地一勒,“系好了,要检查一下吗?”

    她马上点头:“好了好了,不用了!”

    “万一……我没系好呢?”

    “我相信我相信你。”

    傅君临低笑,揉了揉她的头发,但,他依然没有半分要从她身上下去的意思。

    时乐颜看着他,很委婉的提醒道:“时间不早了,很晚,该休息了。”

    “嗯。”

    “那你……”

    “我看着你睡。”

    “这样多不好啊。”时乐颜干笑着,“你这样哪里睡得着。”

    傅君临慢悠悠的回答:“就算不睡觉,这样看着你,我都觉得挺好啊。”

    “我睡觉的时候,不习惯被人盯着。”

    “哦……”傅君临拖长了声音应道,“不过,我看你现在的状态,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

    时乐颜马上反驳:“哪有!”

    她眼睛一转,开始演戏,装出一副头昏脑胀的样子,扶着额角。哎呦哎呦的叫着。

    “头疼,哎,这酒太上头了,”时乐颜说,“好难受啊,我必须要睡一觉才行,不行了不行了,胃里翻腾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