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07章 我是正大光明地看

    不只张明佗,宁蕊蕊和石纯也没听明白夏天这话是什么意思,一直愣愣地看着他。

    夏天捏着下巴想了想,然后解释起来:“简单来说,刚才那一针,我确实是想用逆天八针中的第五针,但是因为我现在的功力不够,用起来有些勉强,所以只好强行催动,就在这时候这一针产生了变式,成了独立于逆天八针之外的一式针法。”

    “你竟然悟出了针外针?”张明佗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夏天。虽然他早习惯了夏天的妖孽,但还是没料到他竟然还能到这种逆天的程度。

    夏天倒是没听说过这个词:“大师傅,你说的针外针是什么?”

    “针外针,其实是针法中一种非常罕见的现象,能做得到的人,可以说是万中无一,不,是百万中无一,甚至千万中无一。”张明佗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似是喃喃自语地说道:“从古至今,悟出了针外针的人,也就只有三个,那就是传说中的神农氏,扁鹊还有药王了。想不到,你竟然悟出来了,而且你才三十多岁,简直匪夷所思。”

    宁蕊蕊和石纯也纷纷露出惊愕之色。

    清瘦老者也不由得感叹着说道:“夏居士果然是天生的神医,贫道诚心敬服。”

    夏天却有些不满地说道:“大师傅,说了半天,你还是没说针外针是什么,只是瞎吹了一通。”

    “你急什么!”张明佗这时候回过神来了,瞬间拿出了师傅的作派,白了夏天一眼,接着解释起来:“你要知道,行医之人如果想创立一门针法,那是非常不易的,既要有丰富的行医经验,还要有数十年的苦心钻研。创出来的针法,在千锤百练之后,会越来越靠近天道法则。而针外针,可以说是天道法则给于行医之人的馈赠。那是针法之外的针法,既脱胎于本身的针法,又更贴近天道法则,甚至能突破天道法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针法。”

    夏天回想了一下,这个描述跟刚才他感受到的玄妙倒是有些重合。

    “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张明佗行医一行,没有得到天道法则的馈赠,倒是徒弟捷足先登了。”张明佗先是深深地感叹了一句,接着又不无骄傲地说道:“不过,你怎么说也是我徒弟,为师与有荣焉。”

    夏天倒是想回怼一句,逆天八针跟大师傅你没关系啊,不过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毕竟是大师傅,多多少少要给他留些面子。

    “夏居士,张老弟,既然灵脉已经修复好了,那我们也不必滞留地底了。”清瘦老者这时候笑着说道:“不如去重阳宫,贫道也好做东,好好地设宴感谢几位。”

    张明佗也在这个地方呆腻了,点点头道:“对对对,我们又不是老鼠,老呆在地底干什么。老子上去后要先好好泡个澡,再吃顿好的,否则对不起这十年的辛苦。”

    “行,这个贫道立即让人安排。”清瘦老者心情大好,立时走在前头,引领着夏天他们几人走出了地底,抄近路去往地面的重阳宫。

    到了重阳宫,一众道士见到清瘦老者果然喜出望外。

    清瘦老者也安排了几个小道士和道姑给夏天他们几人供他们吩咐,当然事先给这些徒孙交待了夏天他们对于重阳宫的重要性。

    石纯忽然一拍脑袋,问道:“对了,念心呢?她怎么样了。”

    宁蕊蕊也相当关心这个事件,不只是小道姑念心一家,还有那些隐修村的隐士。

    “放心,我大徒弟已经将她和她的家人都送回安心观了。”清瘦老者笑了起来,轻声回答道:“之前因为灵脉之事,对隐修村之事无暇他顾,才让高剑峰等人犯下如此罪行。贫道绝对不会轻饶那些恶人,当然那些村民也会妥善安置的。”

    张明佗这时候有意无意地说了一句:“你是无暇他顾,但你不是将俗务交给你的首座大弟子了嘛,他也无暇他顾吗?”

    清瘦老者沉默良久,淡淡地说道:“贫道会给你们一个交待的。”

    “不是给我们,而是给那些受害的隐士。”宁蕊蕊不由得纠正道:“我们又没受到什么迫害,那些隐士可是受了三十年的苦。”

    “明白了。”清瘦老者微微颔首,接着说道:“几位暂且先休息休息,贫道已让弟子给你们做好了安排。等到了晚上,贫道会在重阳宫摆下大宴,既是重谢几位,也算是为隐仙大会做些预备。”

    不等夏天他们说什么,他又拱了拱手:“贫道需要去处理一些俗务,暂时先告辞了。”

    “道长慢走。”石纯很有礼貌地回了一句。

    等清瘦老者走了之后,张明佗有些迫不及待地想洗个澡,于是在一个小道士地带领下,匆匆离开了。

    “蕊蕊姐,我们也回房洗个澡吧。”石纯嗅了嗅自己的手臂和肩领,虽然并没有异味和汗臭,不过女孩子天生爱美,这一天闹得挺凶,运动量也超大,确实要洗一洗了。

    宁蕊蕊点了点头,冲夏天道:“你要不要洗一洗?”

    “咦,小长腿妹,你居然主动邀请我洗澡?”夏天两眼放光,十分兴奋地说道:“那肯定洗啊。”

    “你想什么呢。”宁蕊蕊没好气地白了夏天一眼,“是你洗你自己的,我们洗我们的,当然你也可以让这位道长帮你洗。”

    那位道长倒是露出了受宠若惊的表情:“能侍奉夏神医,那是贫道毕生的荣幸。”

    “算了吧。”夏天却敬谢不敏,他很直,就算要弯,也不会找这种颜值不及格。

    接着又冲宁蕊蕊说道:“小长腿妹,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你们累了一天,肯定腰酸背疼的,而我按摩技术一流,在你们洗澡的时候,可以帮你们按一按,保证舒缓身心、爽到飞起。”

    “姐夫,听你的用词就知道居心不良。”石纯鄙夷地看着夏天,“你太急色了,一点也不懂情趣。蕊蕊姐,我们走,不理他。”

    石纯接着宁蕊蕊就要离开。

    “纯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夏天满脸不爽地瞪了石纯一眼,“小长腿妹是我的女人,你别想着占她的便宜,不然我可揍你了。”

    这么一说,宁蕊蕊顿时心生警惕,她恍忽间想起来了,石纯也是个小色女,平时就学着夏天动手动脚的,这要是一起洗澡,那还不得出事啊。

    石纯心里本来乐开了花,听见夏天拆穿她,当时就急了:“姐夫,你什么意思,我这是在替你探探虚实,你怎么就不知道好歹呢。。”

    “你们真是!”宁蕊蕊相当无语,决定不搭理这对活宝,冲那个道姑道:“劳烦您带路,我决定自己一个人先回房间洗澡。”

    石纯看着宁蕊蕊走远了,不满地冲夏天道:“你看现在好了,搞得这么尴尬,大家都没机会看了”

    “小长腿妹是我未来老婆,我想看就看,根本不需要这种机会。”夏天撇了撇嘴,一脸得不以为然。

    “咦,姐夫,难道你想去偷看?”石纯不愧是小夏天,思路一下子就跟上了,“这样不大好吧,蕊蕊姐要是知道了会生气的。”

    “什么叫偷看?我是正大光明地去欣赏我自己的未来老婆。”夏天一本正经地找了个借口:“她要生气也是生你的气,我是她未来老公,看也是理所当然的。”

    “论脸皮,果然还是姐夫你厚。”石纯冲夏天竖了个大拇指。

    “懒得搭理你。”夏天撇了撇嘴,随即朝宁蕊蕊去的方向迈步走着,石纯笑嘻嘻地跟在身后。

    然后,那个小道士和道姑也跟了上去。

    夏天扭头冲那个跟着他的道士和道姑说道:“你们两个呆在这儿,别跟着过来。”

    那个小道士有些局促地说道:“可是师祖让我跟着你,随时等候吩咐。”

    “那我的吩咐就是你们别跟着。”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谁再跟着,我就揍谁了。”

    小道士和道姑对视了一眼,于是点了点头:“那我们就不跟着了,祝夏神医和石姑娘在重阳宫玩得愉快。”

    不多时,夏天带着石纯这个小尾巴就来到了宁蕊蕊所在的房间。

    那是一座颇为安静的院子,房间倒也不少,宁蕊蕊占了其中最为宁静雅致的一间。

    在准备完热水之后,宁蕊蕊便打发走了那个道姑,自己脱去了衣物,缓缓沉入了铺满花瓣的大浴桶之中,果然舒爽无比,让她不由得赞叹出声:“舒服,真舒服。”

    泡了一会儿,身子有些发软了,宁蕊蕊才开始借着水擦拭着自己的身体。

    不得不说,宁蕊蕊的身材确实难得,除了某处不够丰隆之外,堪称完美。尤其是一对又长又直又白的美腿,简直是引人犯罪。

    这时候,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两声吞咽口水的声音。

    “哎,你们两个,真的是……”宁蕊蕊先是一怔,接着明白过来,不禁有些哭笑不得,“来都来了,那就一起洗吧。”

    “噗嗵”一声,只见一道人影毫不客气地扑进了浴桶之中。

    宁蕊蕊看了一眼来人,顿时露出了惊讶地神情:“怎么,你……”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