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40章:征兵令与地府首部法典(二)

    太诱人了……

    诱人到现场的这些中老年都想报名……他们很清楚,这是地府瓜分蛋糕的大会,华国的军界第一批大佬将会在这次战役中隆重登台。

    “也别想得太好。”老者阴灵首先回过神来:“别忘了,现在可是冷兵器战争时期。面对阴灵肯定有伤亡。我们这些老胳膊老腿,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和他不同,这几份特刊,在年轻一代的阴灵中引起了广泛轰动。

    “统一战役?!我们能参加统一全国的战役?!”“报名!一定要报名!这种金戈铁马的生活,我早就向往了!”“只要有一次的机会啊……危险?我不觉得,没看到这个名字吗?赵子龙!谛听!”“有这几位大佬的带领,伤亡肯定有,但我觉得,不会是我!”

    一周后开始征兵……

    一双双炽热的目光,全部看向了离镜宫大厦,这是一生只有一次的舞台,但凡有点热血,但凡够格,没有人想置身事外!

    秦夜当然不知道。

    这一套组合拳,极大地振奋了地府民心。但是,他还有同样重要的事情要做。

    离镜宫五楼会议室,他在主位,谛听,赵云在侧,下方首位是商鞅,周围坐着阳间的主位省部级高官。他们的目光,同时落在了中央足足一尺高的文件上。而这些文件,正以阴气的方式,一张张展现在虚空。

    所有人的精神都有些疲惫,现在距离17狂欢购物节,已经过去了两个月。而这两个月中,他们废寝忘食,每天都在这里开会,这才有了这一叠文件。

    “那么,表决吧。”秦夜舒了口气,揉了揉发胀的眼睛:“该想的我们想到了,和阳间相同的情况,我们有阳间的法务人员。阴司独有的情况,赵将军和谛听也做了补充。它或许并不完美,但已经是我们目前所能做到的最好。以后再查漏补缺,发现问题及时更改。”

    没有人说话。王成浩站了起来,肃容道:“同意首部地府法典成立的,请举手。”

    刷刷刷,所有在座代表的手都举了起来。

    这是他们共同参与的巨作,他们耗费了太多精力,没谁会不同意。

    “一共二十八票,全票通过。”

    秦夜站了起来,鼓起了掌:“那么,本官正式宣布,首部地府法律:阴司宪法,就此确立。”

    “涵盖人文,民生,艺术,军事等四十二个方面内容,严格限定灰色区域。各位……辛苦了。”他鞠了一躬,直起身来,凝重道:“但我有最后一句话要补充。”

    “阴司没有官本位。”他的目光从所有人脸上扫过,一字一句道:“法律不容亵渎!”

    “和阳间不同,阴司是法制!具体情况再具体分析。但如果是典型违法,谁如果敢包庇……本官就敢让他下去陪鸦天狗!”

    所有阴灵都肃容点了点头。秦夜目光看向下首的商鞅:“很快,地府第一法院将组建,商鞅先生为院长。同时,这座法院,本官定名为:鞅院。各位参与修订法律,编撰法律的同志,都会在法院最门口,有各位的雕塑,永传后世!”

    商鞅激动地鬼火都狂跳了起来!直接燃起一丈高!

    “多谢秦阎王!!!”他双腿一软就想跪,但最近也适应了平时不用跪的做法,声音都嘶哑道:“鞅必不负重托,殚精竭虑,在所不辞!”

    作为一名法家传人,他最大的愿望就是法以国用。而现在……做到了!

    他的名字,他的仪容,他的雕塑,将会在法院门口永远流传!而他本人,则是代表法院最高秩序的地府高院院长!

    这件事如果吴道子,李春,祖冲之他们知道,恐怕会柠檬地发疯……不行,等会儿就得告诉他们去……

    其他人也无比激动地点头鼓掌,代表法律最高秩序的全国高院门口的雕塑……这种殊荣……如果不是地府初成的年代,怎么可能遇得到?

    秦夜点了点头,他用商鞅也有自己的原因,这是一个严酷的人,但要看怎么用。而且,他这是给全地府一个信号,商鞅执法,言出必行,但凡犯了法,自己掂量着吧。

    别以为和阳间一样,塞点钱就可以过去。

    地府,本就是最后的公平。

    “还请秦大人为高院题词。”平复下激动,商鞅诚恳说道。

    秦夜想了想,手指一挥,一幅对联出现空中。

    暗室亏心,举头三尺有神明。

    神目如电,不畏人知畏己知。

    “好,我会尽快落实高院人选,还请秦大人许微臣自行选拔之权!”

    “准了。”秦夜笑着开口。赵云忽然道:“其实,商先生也不用着急。高院计划着走就行,哪怕阴差到位,目前也无法组建。”

    “为什么?”

    赵云沉吟道:“判官笔。”

    “地府三大神器,目前归位的只有生死簿。阎罗印在接下来的统一大战中能归位。而判官笔……则主死后一切罪孽,判阴灵归去来处,判入哪道地府,那个轮回。而一旦判官笔归位,慎刑司,纠察院,东西厂等等相应建筑才能‘解锁’,恐怕商先生还得等等。”

    商鞅愣了愣,随后叹了口气:“是我太激动了,忘了这点。不过……如果我没记错,只要集齐两样神器,会自动指示最后的神器所在?”

    “是。”赵云转过身,恭敬地朝着秦夜一躬:“统一战役势在必行!还请阎王早日出兵!还我大华国地府早日安宁!”

    “快了……”秦夜微笑着看着大厅:“最多一年以后……阴差出行,闲杂退避,这八个字,将再一次响彻神州大陆!”

    “我倒要看看,魑魅魍魉,到时候谁还敢在阳间放肆!”

    ……………………………………

    燕京,夜。

    这是一栋普通的大楼,带着浓郁的九十年代风格,墙壁上贴着泛黄的瓷砖,红色屋顶。位于偏僻的位置。只有八层,但是却有十几栋,连成一大片。而且与之外貌不匹配的,是周围广袤的停车场。

    可以用得上广袤一词,因为……光停车场就有一万米,而且停的满满当当。如果不是燕京市郊,根本不可能找到这种位置。

    而且,这里的车牌各省都有。人员也是进进出出络绎不绝,哪怕现在晚上九点,也是灯火通明。进出的各国人士都有。白人,黑人,日本人,韩国人,马来人……

    因为,这片大厦门口挂着一块古老的木牌,上面书写着几个金色大字。

    华国特别调查处总部。

    “先生,请问还没有轮到我吗?”一位黄种人操着流利的华国语说道:“我已经等了三个小时了……”

    “抱歉。”一位穿着中山装的调查员看了看本子:“您前面还有三位大使,按照灵异排行程度,您的事务定为C级,前面的都是C+级别委派。”

    就在此刻,自动化大门打开了一下,但马上关掉了,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除了雷处长。

    他的办公室很大,前方有数十个监视屏幕。就在大门打开的刹那,他愣了愣停住笔,愕然看向其中一个。

    就在大门口,无数阴气涌入,一道人影仿佛阴气构成,从中缓缓走出,穿过一位位活人的身躯,直奔上方而来。

    这是……他眯着眼睛看了两秒,拿起了电话:“让办公室周围的人先离开……没有为什么,这是命令。”

    放下电话,他站了起来,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筒茶叶,泡上两杯香茗,静静地等待起来。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后……大门忽然无风自开,随后轻轻合拢。阴气凝聚,秦夜人类模样走了出来,微微颔首:“雷处长,初次见面。”

    “实际上不是初次了。大马群山我们见过一次。不过你没有留意到我。”雷钧脸色平静站了起来,伸出手:“特别调查处处长,雷钧,府君高阶。”

    “秦夜。”

    主次落座,秦夜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好茶。”

    “特别派发的茶叶,喜欢的话带点走。”雷钧捏起茶杯盖,却没有喝,只是轻轻拂动,深深看着秦夜:“秦府君深夜前来……有事?”

    秦夜放下茶杯,舒适地靠在椅子上:“五年之内,灵灾结束。”

    雷钧目光陡然亮起。

    他的心脏在咚咚狂跳,不知道是否巧合,每一次阴司和阳间沟通,都是秦夜出面。他俨然是阴司的代言人。而阳间……每一次都在期待着这句话。

    如今……终于说出来了!

    五年……最后的五年,这场旷日持久的灵灾,每日每夜,无数人魂不守舍,相拥而眠的恐怖,终于……快要看到尽头。

    他已经不想去计算牺牲了多少调查员,更不想去看资料库中普通民众伤亡的档案。只是目光灼灼盯着秦夜:“地府……下决心了?”

    “是时机到了。”秦夜毫不退避地看过去:“大势在我,地府今日已经公布征兵令,训练一年之后,兵发全国。五年之内,必定收复失地!”

    “需要我们做什么?”

    “支援。”秦夜沉声道:“我和阳间的某位高层通过话,我曾经告诉过他,地府需要一场谈判,我们现在有能力重掌全国,却不一定有能力制止阴灵再度逃向阳间。疆域需要城市作为掌控的节点,而城市需要建设。地府现在就两座大城,根本没有建设的能力!”

    “我们需要阳间的联手,如果你们想灵灾再不出现的话。”

    “这是威胁?”

    “不,是双赢的合作,阴阳不分家,我相信你们已经彻底理解。”秦夜靠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幽幽道:“给我们足够的支援,不需要你们出一兵一卒,我会让你们看到……真正的阴兵,是怎么结束这场灵灾的。”

    雷钧深呼吸了一口。

    他站了起来,在桌前不停踱步,胸口一股火焰烧的他口舌干燥。

    他明白的……灵灾结束,特别调查处的好日子也到头了,将再次隐世。而那些调查员,将会隐藏修为,作为普通军警分布到各个省市单位。

    但是……这比起全国安定来,又算的了什么?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国之不存何以为家?

    “时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