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五十二章 攻守九寸九

    这一天苏家祖宅的晒谷场上,晴空万里。

    猎门谋主这声宣布下来,刚刚在附近屋檐树枝上停下脚的乌鸦,这又飞起来了。

    刚飞起来,小八在树枝上一声叫唤,它们又落下来了。

    主席台坐北朝南,这会儿烈日当头,林朔有些睁不开眼。

    所以他双眼微微眯着,只是听曹余生继续往下说。

    猎门的平辈盟礼百年一届,猎门历史上无论哪一位魁首家主,一辈子也就参加一次,熬不到下一次。

    林朔面对今天这事儿,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曹余生也是一样。

    开场白到底说什么,谁都不知道。

    于是曹大谋主就站在台上,先是向猎门中人以及八方来客客套寒暄了一番,扔了几句场面话。

    林朔看这说辞,还不如半年前龙王使者在外兴安岭骗人时像模像样。

    那位老先生那篇祭天祷文,那真是字字考究。

    关键人家念起来诘屈聱牙,谁都听不懂,这就能唬住人。

    如今曹大谋主倒是好,客套一过,这就直接跟下边聊上了:

    “咱猎门的平辈盟礼,根据史料记载,总共有三个环节。

    分别叫做:狩猎考据、传承评鉴、门槛攻守。

    这三样事情吧,咱们今天都办不了。

    因为无论是狩猎考据,还是传承品鉴,包括最后的七寸、五寸、三寸的门槛攻守,都首先需要确定九寸门槛家族。

    然后由九寸门槛家族的家主组成考评团,这三个环节才能顺利进行。

    所以,我们首先有请当今猎门的总魁首,林朔先生,提名本届平辈盟礼的九寸门槛家族。”

    林朔原本以为曹余生至少得说个一小时左右,结果没想到两分钟不到,这就轮到自己了。

    好在当面讲话这件事儿,林朔也算训练有素,并不会怯场。

    毕竟六年教师生涯,就山里的那群熊孩子,想让他们乖乖听自己说话,可比这些人要难多了。

    林朔正打算站起来讲几句,却听到左边观礼台上,有人说道:“这次序错了吧?”

    曹余生原本人已经退回来了,正打算坐下,听到这句话,曹大谋主又站直了,扭头问道:“哪儿错了?”

    林朔这会儿眼神也瞟了过去。

    左边观礼台上,坐得自然是九龙家族的人。

    刚才说话的是一位老者,看年纪得有六十往上,鹤发童颜,满面红光。穿着一身浅黄色丝绸褂子,三寸长的山羊胡。

    若不是长了一张阴恻恻的倒三角眼,倒是像一个富家翁。

    这人林朔并不认识,但是想来,应该是猎门九大龙头之一。

    这时候林朔左手边的苗天功轻声说道:“此人名叫戚长生,是猎门九龙世家中的戚家家主,同时也在九龙家族中辈分最高的家主。

    此人能耐据说惊天动地,尤擅借物,一身修为应该不在你姨娘之下。”

    猎门九龙家族平时不参与猎门活动,也基本不狩猎,所以他们的情报,就连老爷子都没怎么跟林朔交代过。

    林朔也就只知道九个姓氏,其他的事儿自然没有苗天功这种老一辈家主知道得仔细。

    林朔听完苗天功这番介绍,微微点头,表示知道了。

    林朔这位刚刚嫁入林家的姨娘,也就是苗天功的妹妹苗雪萍,是苗家传承借物九境大圆满的绝世高手。

    别人可能对苗雪萍的实力发生误判,可苗天功绝对不会。

    这个戚长生能得到苗天功如此高的评价,林朔自然也就留了个心眼。

    只听戚长生说道:“我猎门的平辈盟礼,自古以来,次序都是自上而下。

    不首先确定总魁首人选,如何能进行下一步啊?”

    “戚家主提醒得对啊。”曹余生点了点头,“只是不知,如今这总魁首的候选人,除了林家传人林朔之外,还有谁呀?既然没有其他候选人,那么这个环节是不是就可以忽略了?”

    “谁说没有其他候选人?”戚长生淡淡说到,“我猎门万年以来,都是云家家主担任总魁首一职。

    只是近三百年云家传人稀少,总魁首之位这才旁落林家。

    这借来的东西,总是要还的。

    如今云家出了传人,就算不能直接就任总魁首,这候选人的身份,总应该有吧?”

    戚长生这番话说完,台上台下一阵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林朔扭头看了看云秀儿,神情有些玩味。

    此时的云秀儿,就站在云碧华身后,这会儿也在看林朔,一脸的郁闷。

    林朔冲云秀儿勾了勾手指头,这位云家传人赶紧弯下腰,把耳朵凑在了林朔嘴边。

    林朔轻声问道:“什么情况?”

    “九龙家族一向跟云家交好,为云家说几句话也很正常。”云秀儿低声解释道。

    “你确定,这是在为你们云家说话?”林朔反问道。

    云秀儿一阵哭笑不得:“好心帮倒忙呗。我明明跟家主说了我打不过你,按理说家主应该跟他们通过气才对,没想到……林朔,既然如此,一会儿你给我留点面子。”

    “好说。”林朔点点头。

    “至少让我撑十招,行不行?”

    “你我是表姐弟,一家人。这样吧,三招之内我白送,三招之外,每一招一百万美金。你想撑几招,你开价。”

    “你这是明抢啊!”

    “没办法,家里最近开销太大,严重超支,念秋都愁坏了。我一个大男人,总得想办法给家里弄点钱进来。”

    林朔摸着脸,说这番话的时候有些臊眉搭眼的。

    这也确实是实话。

    林家分支虽然家大业大,可林朔要是问林贺春直接要钱,他这个主脉传人还是要脸的,做不出来。

    而之前的收入呢,都已经捐出去了,再拿回来也不可能。

    于是平辈盟礼这笔开销,就把Anne逼得只能给师兄苗成云三十块钱餐标了。

    Anne虽然没跟林朔说过家里缺钱,可林朔不是傻子,看得出来。

    “那我给你一个亿,你是不是能搞点优惠?”云秀儿眼珠子滴溜溜一转,似是想出了什么主意。

    “那当然了。”林朔一听眼前一亮,连连点头。

    “能不能让我赢你?”云秀儿满脸期待地说道,

    “你要是真能赢我的话,这笔钱我也挣不着。”林朔白了云秀儿一眼。

    “喂,你们两个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情?”苗成云这会儿推开了魏行山,自己蹲在了林朔椅背后面。

    “什么事情?”林朔问道。

    “我是云家的护道人啊!跟林朔打的是我啊!你们这么谈买卖,绕过我合适吗?”

    “有道理。”林朔看了云秀儿一眼。

    云秀儿似是终于想起这茬儿了,白了苗成云一眼:“林朔,那这笔钱你挣不着了。”

    “为什么?”

    “他呀,你随便揍,不用给我面子。”云秀儿说完,又站回云碧华身后去了。

    “林朔,你看清楚了吗?这就是女人。”苗成云蹲在林朔身后,叹了一口气,“唉,我目前什么经济情况你也知道。

    一百万美金一招,我是肯定出不起的。

    这样,从下个月开始,我每月从我的零花钱里,拿出三百块钱来给你。

    咱哥俩从此以后,就算是一人每月五百零花钱。

    林朔你可想好了,这可是私人小金库啊,是真金白银落在自己口袋里面,不用上交给老婆的。

    这三百块钱,对你个人来说,是不是比一百万美金价值还大?

    你接了我这笔买卖,你的零花钱就因此翻了一倍还多,上哪儿找这么好的事情去?”

    林朔摸着脸,哭笑不得,颇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苗成云一个月八百块钱零花钱,其实是他给云秀儿出的主意。

    而为了照顾苗成云的情绪,林朔说自己每月零花钱只有三百。

    本来以为这是帮云秀儿的忙,结果,搞得自己这笔钱挣不着了。

    因为苗成云说的确实在理,这每月三百块钱,对于林朔来说,那是弥足珍贵的。

    对目前的苗成云,那也算是牙缝里省出来的钱。

    人家这算是掏心窝子了。

    不答应,好像说不过去。

    林朔只能叹了口气,低声问道:“你觉得打成什么样合适?”

    “最好是打得惊天地泣鬼神,上天入地翻江倒海,三天三夜不分伯仲,最后我苗成云脚下一滑,自己摔倒了,这就算你赢了。”

    “你再好好想想。”林朔翻了翻白眼。

    “那你起码让我撑个七八秒吧!”苗成云苦着脸说道。

    “行。”林朔点点头。

    林朔跟自己的表姐和表姐夫轻声说着买卖,前面曹余生跟戚长生之间的谈话也结束了。

    最后的结果是,林朔必须挺身而出,接受云家人的挑战。

    就在此时,就在此地。

    台下的上千号猎门中人,个个起立鼓掌,纷纷叫好。

    热闹嘛,谁都想看。

    而且当今猎门总魁首亮能耐,这事儿绝不多见。

    既然道儿划下来了,场地自然得清出来。

    很快,台上的桌椅板凳被一般而空。

    这个主席台就成了临时的擂台。

    当然,真正的门槛攻守,场地没这么小。

    本届平辈盟礼门槛攻守的场地,不在苏家老宅,而是昆仑山上的一片山林。

    林朔跟苗成云的这一场战斗,事发突然,曹余生于是就跟九龙家族的人商量着,在这打一场就算了,别耽搁大伙儿吃午饭。

    台下看客纷纷坐稳,台上两人拉开了架势。

    虽是因陋就简,但这是一场门槛九寸九的攻守。

    苗成云看着眼前的林朔,那是气不打一出来,嘴里嘀咕道:“林朔,你既然答应收钱了,能不能稍微敬业一点?”

    “我怎么了?”林朔一头雾水。

    “你肩上的追爷呢?”苗成云轻声说道,“既然是放水,你好歹得有一副用尽全力的样子呀,你这样轻飘飘一站,然后我七八秒就躺了,我面子往哪搁?”

    林朔一听,觉得有几分道理,于是往旁边招了招手。

    魏行山赶紧跑过来,把手上的两根箭矢给了林朔。

    林朔双手一接,机括落位,这就算长枪在手了。

    其实对付苗成云,林朔空手早就够了,不过吃人嘴短拿人手短,每月三百块钱这么大的人情,戏还是要做得到位一些。

    眼下林朔手上有兵刃,苗成云是空手,这样就算苗成云很快就躺下了,那也至少说得过去。

    这位苗光启的大公子因此一败,也算扬名立万了,以后另立苗家不在话下。

    不过苗成云显然不满足于此,这小伙儿在对面都快疯了:

    “追爷呢,快请出来啊,我这么大一笔钱投下去,好歹得被它老人家打趴下吧?”

    “追爷不在。”林朔摇了摇头。

    “不在?”苗成云一脸愕然,“去哪儿了?”

    “反正不在。”林朔懒得解释。

    林朔话音刚落,只听台下的云碧华淡淡说道:“既然追爷不在,林总魁首,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抵挡我云家的三尺定魂。苗成云你下来吧,秀儿你上。”

    云碧华说完就给了云秀儿一个眼神,云秀儿犹豫了一阵,最后只好慢吞吞地走上了主席台。

    这位云家传人很不好意思,嘴里轻声解释道:“这真不是我的意思。”

    林朔脸上也有些不好意思,嘴里轻声说道:“那咱按老价码来结算?”

    “你放心。”云秀儿幽幽叹了一口气,“我会让你败得很体面的,不用你掏钱。”

    “你好像误会了。”林朔摇了摇头,“不过没事,请吧。”

    “林朔,那就对不住了!”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