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347 五爷善心

    否定你前半生的一切,让你们知道知道老路是必死的,因为你们走的老路让帝国变成这幅模样了,难道你还想装睡吗?

    既然你装睡,那就直接一盆冷水给你泼醒了,塞到圆明园废墟里面去,逼着你每天看这揪心一样的残破景象!

    就是每天都在提醒你,这一切都是你们的责任,都是你们的责任!

    这样的诛心还不算完呢,圆明园再往东看可就是清河两岸了。

    这里距离清河工地直线距离也就六七公里,不远不近的距离在这个没有高楼大厦遮挡视线的时代,只要天晴那就是一览无余!

    眺望东方,沿着清河两岸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是不是还有各种爆炸的巨响传来!

    数九寒冬工地依然没有停歇,给足了工钱的民夫真是下死力气去工作,做饭的灶台一个连着一个,每天都消耗上千斤的柴炭!

    还有烤火用的篝火熊熊燃烧,连在一起每天都是数百个烟柱冲天而起!

    这些烟尘汇集在一起,和喊号子的巨大声浪融合,再加上上万民夫的人气蒸腾,搅动的整个清河两岸都开了锅。

    轰隆隆的爆炸声是什么?别人不知道可瞒不过奕譞去,这是肖乐天支援来的技工们带来的邪招!

    也只有肖乐天才能想出如此没人性的办法出来!

    冬天开工挖地基,那都是冻土层,靠人力根本就不行,那怎么办?直接上炸#药、雷#管用最狂暴的力量轰过去!

    这些京畿之地的工人们哪里见过如此浩大的工程啊,盖房子还要用炸的?

    直到人家肖乐天的技工支援队伍上来了,满清的人才知道效率这两个字是怎么写的,那清河工地可以说是一天一变!

    所有工人三班倒,昼夜不息,华族的工程师、测量员每天都在测绘都在计算,他们把整个工程优化再优化,多点同时推进,把线性的工程生生变成了立体的!

    奕譞知道,载淳把自己放在这里不仅仅是要让这废墟刺激自己,同样也是想让工业化的钢铁厂来刺激自己!

    总归一句话,就是想要诛心,要让自己这些守旧派们彻底心服口服,彻底知道他的意志是不可违逆的!

    “载淳啊……你当我们这些老家伙真的不明白你搞的这些?你这是在玩火……”

    “小儿捧赤金过闹市……你真以为你能把控住这股力量?别玩火了,玩火者自焚啊!”

    “六哥!你得熬住,千万要熬住!只要活着就有可能,一切都有可能……”

    “将来真的有不可收拾的那一天,这个帝国还得等着你来收拾呢!”

    保守派三位头目,一个悲凉的去了清西陵,一个苦熬着在圆明园受刺激,最后一个则是最惨的了!

    炮局胡同,明代曾经铸造过大炮而得名,这里一座破烂的四合院是属于宗人府的产业,多年无人居住都变成库房了。

    庆亲王奕劻就被囚禁在这里,这院落可是破落的不像样子了,东西厢房里面存着不知道什么年头的破烂家具,很多都已经朽烂了。

    正堂三间稍微收拾了一下,都没人给扫一扫地,可着原来的破家具就成了奕劻的家当!

    庆亲王从进了这里就开始犯了烟瘾,不过这时候他的奴才可没有本事再靠近他了,德喜想见也不能够了。

    奕劻连着几天跟狗一样在地上打滚,清醒了就磕头作揖求外面看守的宗正府差役们赏赐两个大烟炮!

    谁搭理他啊,捧红踩黑这是天性,他们一个个笑看着奕劻烂泥一样在地上打滚,谁都懒得理他!

    奕劻烟瘾犯了就在地上打滚,用脑袋撞墙,哭天号地跟狗一样的叫唤,折腾累了就昏睡经常昏睡七八个小时都不动地方。

    这些看守的人都已经开了赌局了,就看这奕劻什么时候死,有人说半个月,有人说一个半月,最乐观的看到了两个月!

    京城里抽大烟抽死的人多了去了,尤其是冬天很多大烟鬼都是活活冻饿而死!

    炮局胡同这里,奕劻连一个火盆都没有,西北风顺着窗户缝就往里灌,就他那身上的破烂棉袄能顶得住几天呢?

    奕劻确实到了生死一线的地步了,如果没有外人来救他,这个冬天他必死无疑!

    京师侠王五爷奕誴,在永定门送完了老六,紧接着就回宫去见同治帝了,他当然知道小皇帝心里不开心,自己半路逃席去送陛下的政敌,这可是犯大忌的事情!

    官场上多少人都劝自己不要去,但是五爷信任李拓,这位毒士明确的告诉惇亲王,就算得罪了小皇帝,你也得去送行,你得有这个态度!

    现在不是要权利的时候,你五爷得要人望,要的是人心的归附!

    “五爷啊!您是注定要当皇帝的,这时候在乎他载淳给你的权利干嘛?等你当了皇帝,权利那不都是你的吗?”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五爷还有什么选择,他就得把这侠王、义王的人设顶到死了!

    载淳新年宴会上,惇亲王半路告假去送鬼子六,这就已经让朝臣们震惊了,可是没想到酒宴快要散场的时候,这五爷又回来了!

    回来了还不算完,甚至讨人嫌的当着群臣,求万岁爷开恩让他去探视一下囚禁的醇亲王和庆亲王!

    说到动感情之处,这五爷眼泪都流下来了!

    载淳气的脸色铁青,可是大过年的还不能跟五叔翻脸,毕竟五叔可一直都在支持着他!

    “好好好……惇亲王有心了,这大过年的看看亲戚也是应该!朕就准你所奏,宴会过后你就去看看吧!”

    “记得要好好劝导劝导,让他们改恶从善,只要真心悔过,朕也不是心狠手辣的!”

    “万岁圣明!陛下仁心……”一群朝臣赶紧马屁纷纷。

    五爷哪里听不出皇帝语气中的愤怒,但是为了大局他也必须如此!

    宫中酒宴散过之后,五爷从东华门、东安门出宫,准备去雍和宫那边看望一下奕劻,然后再出城去看望一下奕譞!

    但是刚出东安门,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

    只见沿着红色宫墙根儿,从北面往南走了一溜没有头的都是女人,哭哭啼啼的正往南走呢,旁边还有兵丁看守着,京师的百姓在一旁指指点点。

    “这是怎么回事?”五爷问道。

    身边常随凑过来低声说道“爷您这个都不知道?这是三位王府的女眷,如今案子结了,这些人也就不用再关押了!”

    “这是发到南城菜市口去卖呢!可怜见的,这些女孩子也曾是恭王府里养出的花骨朵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