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4348 拍卖

    人市,这是历朝历代都有的一个特殊市场,里面的货物就是人口!

    遇到灾荒年间,父母给儿女头上插一根草,这叫做草标,只要插上了这根草标那你就不是人了,你就是可以买卖的货物!

    更有那活不下去的,自己给自己头上插根儿草标,谁愿意要给口饱饭就卖给你当奴才!

    这都是屡见不鲜的事情了,别说灾年了就算是丰年,京师里也总有那些过不去的乡下人进城来找人牙子,卖儿卖女!

    但是这种民间的人市规模不大,‘货物’的水准也不高,真正要等到官方人市出现,那才是人牙子和有钱人的狂欢呢!

    抄家灭门,这是古代最厉害的罪过了,直系亲属该杀头的杀头,该流放的流放,那么你以为这些家族的奴仆们能好的了?

    一般来说,古代大家族里伺候的下人一般分两种,一种就是正常的雇佣制度,比如说私塾的教书先生,大厨房里有手艺的掌勺,高薪聘请来的花匠、戏子,甚至有的大家族还能自己聘请医生!

    这一类人,只要跟官司没有直接关系,朝廷也不会为难,大多数都是轰走了了事!

    但是纯粹雇佣的仆人毕竟占少数,更多的则是签了卖身契的终身奴仆,甚至有的就是家生子儿,奴仆的孩子依然是奴仆!

    这一类人基本上和主人家融为一体了,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一旦遇到抄家灭门的时候,这些人遭受的处罚仅次于直系血亲!

    今天,就是朝廷公开发卖三座王府里的家生子儿奴仆的日子,毕竟案子已经结了,也不能总白养着啊,直接拉到菜市口、珠市口人多的地方发卖去!

    男丁送到珠市口去拍卖,女眷直接菜市口附近拍卖,这都是提前三天就在京师里放出消息的!

    惇亲王哪里能知道这些市井里的消息,但是身边常随都是知道的,立刻低声告诉了他!

    奕誴骨子里还是有侠义精神的,看到这样凄惨的场面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此刻男丁已经提前出发快到珠市口了,而女眷则是第二批!

    从各处囚禁的监狱里提出来,这些往日的娇小姐们,还有奕?、载澄以及王府主管他们的妾室和通房丫头等等女人,都跟牲口一样被驱赶着向南城艰难的步行而去!

    王府里的富贵生活比红楼梦里的大观园还要好上三分,这些女人养尊处优的一个个身娇体弱哪里吃得了这样的苦。

    有的走到一半就摔倒在地,那些看守的差役狞笑着抡着皮鞭子就抽,更有淫笑的伸手去搀扶,但是手还不老成,在敏感地方掏来摸去的!

    女人们的泪水早就哭干了,他们一个个吓的跟离了娘的小鸡雏一样,任由这些恶吏爪牙们凌辱!

    也不知道奕誴是怎么想的,他突然临时改变了注意,绕路去了南城远远的坠着这一大群的发卖奴仆!

    珠市口和菜市口早就乱成一锅粥了,京畿之地包括直隶甚至山西的人贩子都汇集到了这里,自从满清开国到现在,一天之内发卖三家王府的家生子儿奴仆,这是多大的规模简直是千载难逢!

    王府的下人那一个个都是宝贝,多年训练出来的见识就不是一般百姓能有的,大家族里养活一个曾经侍奉过恭亲王的管事儿,这人就能帮你打理很多生意买卖!

    尤其是很多奴仆在京师里都是有人脉关系的,认识的人头也是财富啊!

    女人更好了,伺候过王爷的女人能有难看的吗?不仅漂亮而且懂礼仪,精通女红,针织刺绣的手艺也是市井见不到的!

    买回家里当个妾室,那是要多有面子就多有面子,玩够了再卖到青楼去没准还能再赚一笔呢!

    当长长的奴仆队伍出现在宣武门外大街的时候,菜市口人潮涌动,光看热闹的人黑压压的就何止三千啊!

    八大胡同所有老鸨子全都出动了,带着窑子里的打手抢占好位置,准备和这些乡下的土财主们抢回来几个绝色,放在店里当头牌去!

    菜市口周围沿街的店面,今天都不做买卖了,全都出租单间或者板凳,卖茶水的钱都多的数不过来!

    “来了……快看啊……来啦!”人群中几个丐帮弟子,兴奋的就好像自己要娶媳妇一样。

    人群推推搡搡的,维持治安的京师警察们挤的帽子掉了都顾不得捡起来,好容易维持出一个人胡同,那些已经被吓破胆的女人们哆里哆嗦的从这人胡同里挤了过来。

    有的女人已经麻木了,脸上的表情都是空洞的,有的女人吓的浑身打摆子眼瞅着就要昏厥过去,更多的则是三五个一起抱着小心往前蹭,长长的铁链哗啦啦作响,麻绳紧紧勒在肉里。

    “老少爷们啊!开眼了开眼了……都是好货,价高者得啊!”

    “拖上来……”差役猛然一推,一条麻绳捆着的一串五个丫鬟就跟长长一串蚂蚱一样被推到了大街口!

    一个女孩子没有站稳摔倒在地,其他那四个连着一起都栽倒了!

    哈哈哈……周围的人哄堂大笑“再摔一个……摔破裤子才好呢……再摔一个……”

    官卖的人牙子笑道“这五位都是恭王府里伺候书房的丫头,墨菊、红媚儿、黄雀……仔细看好了,这可都是伺候恭王爷和澄贝勒的绝色啊!”

    “你们瞧瞧这身子骨?你们看看这牙口……”人牙子就跟挑选畜生一样,拉着丫鬟的胳膊把袖子给卷起来,甚至掀开棉衣让周围的人看看腰肢肚腹的嫩肉!

    甚至他还掐开丫头的嘴,让周围人看看那一口健康的白牙!

    “瞅一瞅……都瞅一瞅啊……这细皮嫩肉的,是小家小户能养出来的吗?这一口白牙,那都是从小吃细粮,用细盐刷牙保养出来的!”

    “就这丫头,买回乡下去,当你家大夫人都够格!要是那家青楼的妈妈肯收了,这就是头牌啊!”

    轰的一声,人群全都炸锅了,那个时代人性压抑的很,小民百姓哪里见过如此香艳的场面,那腰腹间的嫩肉,如莲藕一样的雪白臂膀,根本就是他们想都没有想过的!

    很多老光棍儿,眼珠子都鼓起来了,这时候要是给他测一测血压,估计能把水银柱都给顶爆棚了!

    “一串五个……不单卖!开市取一个吉利好口彩,880两叫起……有没有开价的啊!”

    五个绝色丫头才八百八,连一千两都不到,周围顿时一片喊价格声。

    “一千,我出一千……”

    “一千二……一千二啊……”

    “我出一千五……谁敢跟我抢……三秃子你要是敢开价,老子记你死仇!”

    “呸……记我的仇也得跟你抢……一千八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