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四章 北境城头,万千飞剑

    柳十一踩踏在飞剑之上。

    他孤身一人,掠过大江大河,在大隋四境之内,游荡了数月,一切的起因,都是那条“宁奕未死”的消息。

    那条消息在大隋引起了相当剧烈的轰动,一时之间,无论是宁奕曾经的仇家,冤家,还是宁奕的师门,好友,哪怕是与这位蜀山小师叔毫无瓜葛的修行者,也会试着寻找其下落……但谁也不知道宁奕在哪里。

    或许躺在某条不知名大江的江底,或许跌到了某座悬崖峭壁的山洞里,或许半截身子躺在小土坡的灰尘之中,已经安详地合上了双眼。

    皇陵的那一端,连接着“奇点”。

    “奇点”的背后,连接着什么,无人得知。

    陆续的,有人开始放弃。

    如果宁奕真的还活着,而且待在大隋,这场拉锯战毫无疑问会一直持续下去……而坚持最久的,极有可能是宁奕的仇家。

    东境已经被翻得底朝天了。

    至少在柳十一驭剑赶赴东境的时候,那整座大泽,都被韩约的手下搜刮一遍,因为宁奕曾经住在不老山,而且与东境大泽的星辉有关,这一整片大泽都被极尽巨细的翻查一遍,确保没有丝毫遗漏。

    柳十一有时候甚至觉得,这宁奕要不死了吧,省了一个祸害。

    东境民不聊生的。

    韩约恨宁奕恨到了极点。

    那把“稚子”剑鞘,如今还插在琉璃山头,韩约真身据说已经触碰到了星君能够抵达的最顶端,只要一点距离,便可以突破那一步,成就前无古人的,得见光明的境界。

    东境修行魔道者,尽皆知晓,甘露先生可以肉身示现,手捧光明如饮水,不用打伞遮蔽天光,堂堂正正出现在天都皇城。

    这意味着,那一道对于鬼修者如死刑宣告的涅槃雷劫,还真的有可能被韩约渡过去。

    前提是,那把稚子剑鞘,能够挪开。

    当初叶长风插下剑鞘,设下禁制……唯一能拔出剑鞘的,理论上来说,除却叶长风老前辈以外。

    只有宁奕。

    别无他人。

    如此来看,便不难理解东境的疯狂。

    这根本就是韩约一人的疯狂。

    临近破境,真身却被镇压在琉璃山的棺底之下。

    韩约辛辛苦苦谋划近百年,到头来,却要化为一场流水,空荡流去。

    他比任何人都要急迫,渴求找到宁奕——叶长风的那把稚子,已经认了宁奕作主人,若是不能砍断宁奕四肢将其带回琉璃山,便是直接杀了,解除这把剑鞘的誓约,也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

    “韩约发了疯,太子却不在乎了。”

    柳十一踩在飞剑上,他行走大隋,向来极其单薄,一袭白衫,一把飞剑,自此之外,再无二物,全凭双脚丈量,神念感应,也不知这几日的朝堂动荡,只不过如今踏入北境,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肃杀意味。

    柳十一眯起双眼。

    原本空空荡荡的穹霄,远方忽然出现了好几道剑光,剑修在大隋虽然数量不少,但因为疆域辽阔的情况下,像如今这般的场面,并不多见。

    “是来自同一宗门的。”柳十一细细感应,立马觉察到了那几道剑光的气息相同,都是来自西境,而且还正是剑湖宫内修行者。

    师弟。

    他面无表情,踩踏飞剑,迅速靠拢。

    远方的那几缕剑光,距离逐渐拉近,驭剑而行的是几位剑湖宫内的年轻弟子,年龄不大,修为境界却相当精湛,已经攀入第六境,险些就要破开后境门槛,这其实已是相当不错的水准。

    剑湖宫向来压境而行。

    当初入世的柳十一,也不过是堪堪七境罢了。

    “少宫主!”

    踩在飞剑上的一位黑袍弟子,眼尖至极,他一眼就认出了这位白衣剑修的身份,连忙招呼同伴,放慢飞剑速度。

    “嗯……”柳十一点了点头,他看着这几位弟子,有些面熟,皱眉道:“如果我没记错,你们是剑湖宫后山的剑修,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中州事变之后,他回到剑湖宫潜心修炼。

    徐来留在了剑湖宫,教导了一批弟子,这些天赋极佳,有潜质的年轻弟子们,就群聚在剑湖宫后山,在修行境界未到后境之前,一般只是下山历练,不会离开西境,更不用奔赴北境,而如今剑光所指的方向……隐约是北境长城。

    这是发生了什么?

    “少宫主……您离开剑湖已有一段时日。”那位黑袍弟子双手抱拳,恭恭敬敬揖了一礼,道:“如今不仅是我剑湖,还有其他圣山,西境蜀山,小无量山,中州四座书院,珞珈,乃至琉璃山鬼修,都在向长城靠拢。”

    柳十一离开剑湖,明面上是历练修行。

    但实际上。

    后山的这些弟子,心中都清楚,彼时正是全天下寻找宁奕的时候,而自家这位剑湖的少宫主为人沉默寡言,性子沉闷,几乎没有朋友。

    但偏偏是宁奕的“生死之交”。

    这次出山,必然也是为了寻找宁奕。

    黑袍弟子声音有些颤抖,他轻轻吸了一口气,道:“大家都是为了一个人。”

    不用等他说完。

    柳十一的袖袍已经有些颤抖,拢住袖袍的那只手,按住剑柄的那只手,手指尖不受控制的轻轻发抖。

    他气得冷笑道。

    “宁奕?”

    那黑袍弟子有些疑惑地点了点头,他不太明白,为什么此刻会在少宫主脸上看到这种神情……宁奕的消息终于出现了,少宫主为何不开心?

    “真是让老子好找。”

    柳十一皮笑肉不笑,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王八蛋原来在妖族天下?”

    黑袍弟子神情惘然。

    他第一次从这位少宫主的口中听到脏话。

    然后他尴尬地,不知该如何反应地点了点头。

    “徐来师叔已经去了,那些大修行者,已经先行一步。”黑袍弟子猛地想起了什么,他神情严肃,认真道:“不仅仅是剑湖一脉,蜀山的千手大人,齐锈先生,据说还有星君之上的大人物……”

    话音未落,一道剑气,便陡然加速,化为一道虚影掠出。

    几位弟子瞠目结舌,怔怔看着这道一骑绝尘的剑气,瞬间便从几人身旁掠出,此等速度,他们六境修为,根本望尘莫及。

    “听说裴姑娘知晓消息的时候,从西境赶到北境长城,只用了十数个时辰。”一人喃喃道:“我觉得少宫主也可以做到。”

    另外一人尴尬地挠了挠头,道:“或许……这就是爱情?”

    “我刚刚在少宫主身上看到了怨念……现在却好像有些明白了。”黑袍弟子肃然道:“大音希声,大爱无形。恨之愈深,爱之愈切。”

    ……

    ……

    天都的诏令还在路上。

    四境的剑光却已经落在了北境长城的城头。

    叶红拂望向自己身旁,那道被圣光笼罩的大袍,悄无声息,带着神性光辉,单手撕开虚空,落在长城城头。

    珞珈山的现任山主,扶摇,披着如月的大袍,神情肃穆,来到长城之后,望向远方,远方的尘埃飘摇,将灰之地界遮蔽,几乎看不清大地的景象,北境长城的阵法升腾,一片又一片的菱形鳞片在蔓延。

    这是北境长城的阵法枢纽。

    “沉渊君发动了北境战争……凤鸣山已破。”叶红拂将这些日子的消息,一件一件,说给自己的师尊。

    漫长的长城上,一道又一道的光华降落。

    披着黑白大氅的女子,破开虚空,身旁一左一右,跟着齐锈和温韬两位师弟,瞎子的头发已满是花白,但腰间的那把铁剑,却毫无锈迹,破开命星境界抵达星君之后,他的精气神愈发凝实,而且精炼,浑身如一块淬炼好的铁器。

    温韬的脸上,则是没有丝毫的玩笑意味,这位研究风水寻龙术的三师兄,抛开那一身“绝学”,本身也是一位超脱十境的大修行者,虽然杀力远远比不上瞎子齐锈和大师姐千手,但这门寻龙术,能够在灰之地界,寻找宁奕气息,派上极大的用场。

    三人的背后,还跟着一个黄衫黄发的小不点。

    谷小雨双手抱着那把“断霜”,老老实实跟在师尊和两位师叔身后,他抬起头来,环顾左右,四面八方,一道又一道的剑气落下。

    他从未想过,这大隋盛世,竟然有如此多的剑修。

    万千飞剑,铮铮而鸣。

    每位剑修的面色,都是一片肃然,凝杀。

    “他们……都是为了小师叔而来的吗?”

    谷小雨的喉咙有些干涩,他抱着长剑,轻声开口。

    一只温暖的手掌,落在谷小雨的脑袋上,轻轻按了按。

    “是的。”

    这道声音,这个回答,并不是来自谷小雨的两位师叔,或者师尊。

    千手微微回过头来。

    飞剑落地,柳十一从飞剑上坠落,他拍了拍谷小雨的脑袋,神情淡然,呼吸却压抑不住的急促,掠行至北境长城,这位白衣剑修的脸色有些泛红。

    他望着远方,心境颇不平静。

    许久未出剑了。

    眼前是被沉渊君踏破的凤鸣山,再前面,是那些久攻不下的妖族妖修。

    听说那里有许多“天才”。

    那些妖修的体魄很硬,不知道有没有我的剑硬?

    柳十一的心中没来由的,迸出了这个念头。

    他忽然笑了笑。

    想来……左右四方,无数剑修,应该都有试一试的念头?

    谷小雨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仰起头来,望向千手,问道:“我们是来做什么的?”

    披着黑白大氅的女子,没有回头。

    她淡淡道:“接你小师叔回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