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28章 楚曦玉是北夏奸细?

    楚曦玉不急不缓看向礼院掌院:

    “掌院不必急,我只是教导她什么叫做礼仪。侮辱宗室,往小了说是不知礼数,往大了说就是以下犯上……”

    楚曦玉往前又走了两步,唇边勾起一抹冷笑,拳头握紧,对着谢蓉卿的脸颊就是一拳。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抬腿又是一脚踹在她的腹部。

    所有人都没料到,楚曦玉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继续打人……

    等反应过来……

    谢蓉卿已经又挨了两脚,整个人捂着肚子弓着身躺在地上,疼的直叫唤。

    “救命……”

    礼院掌院脸色大变,“快!拦住她!”

    几个侍卫连忙拦了上来,隔开楚曦玉和谢蓉卿。

    而君夜宸根本不让那些人碰到楚曦玉,就这么轻轻将小美人圈在怀里,眉眼一片淡然和慵懒。

    “楚曦玉,你好大的胆子了!你眼里还有没有王法!”礼院掌院气急,赶紧派人请女医。

    谢蓉卿疼痛难忍,惊怒交加。她怎么敢打人?她怎么敢?

    楚曦玉居高临下看着她:

    “谢蓉卿,你当你侮辱的是什么人?谢家清贵,能贵的过亲王?你下次大放厥词之前先掂量一下,你骂不骂得起。”

    谢蓉卿本想不认,但云槿和温莹都做了证人,她想抵赖也不成。

    也就在这一刻,她才清晰认识到,楚曦玉今非昔比了。

    当年那个她不屑于多看一眼的贱民,她能堂而皇之的抢占她求生的浮木,仗着谢家势大,视她如草芥,想怎么鄙夷都行。

    而如今,连多骂一句,都会“以下犯上”。

    四大门阀再权势滔天,名义上,也是低亲王一筹。

    等过了明天。

    她见到楚曦玉甚至还要行礼……

    可恶,可恨……

    “既然有两位同窗作证,谢姑娘出言不逊在先,楚姑娘是摄政王未婚妃,乃是宗亲,辱及宗室,确实是有以下犯上之嫌疑。那殴打一事不如就此作罢吧。”刑堂主簿出来打圆场。

    楚曦玉若不是摄政王未婚妃,谢蓉卿骂也就骂了。

    但如今,她的身份,就是打人,也占理。

    谢蓉卿暗恨。

    就在此时,大殿门口传一个声音:

    “她从今天开始,就不是摄政王未婚妃!”

    众人齐齐回头望去。

    宗人府一群人走了过来。领头的是瑞康郡王和府丞陈殷……

    楚若雅今日特意要了一个名额来嘉宾席观礼,看见楚曦玉如此得意,早就不爽了。直到看见自家郡王出现,终于放心了……

    楚曦玉,你完了!

    “瑞康郡王,你想死?”君夜宸杀气腾腾看向他。好不容易等到和小美人成亲,竟然有人敢说不是我的未婚妃?

    你做梦呢!

    “拜见摄政王!”瑞康郡王对着他行了一个礼,十分客气,道,“我相信此事,与摄政王无关。王爷也是被她蒙骗!”

    楚曦玉黛眉轻挑,敏锐察觉到一丝不对劲,“郡王此话何意?”

    “楚曦玉,你就别装了!你是北夏奸细!处心积虑接近摄政王,就是为了窃取大盛军情!”瑞康郡王指着楚曦玉道。

    楚衍这下完全坐不住了,翻桌跳了过来,怒道,“你胡说八道!栽赃陷害也不打听清楚,我们爹是什么人?怎么可能是奸细!”

    “就是,忠勇候!北疆的英雄,大盛的烈士,你瞎咧咧什么呢!”秋茗气的撸起了袖子,随时准备冲上来打人。

    “楚衍,你也是奸细。”瑞康郡王指着他道,“你混入大盛军营,就是来窃取情报的!你和楚曦玉,都是奸细!”

    君夜宸冷冷盯着他,“瑞康郡王,说话要讲证据。”

    “证据,当然有。”瑞康郡王看向君夜宸,眼神里闪过一丝狠色,“若是没有证据,想必摄政王也不会放人的。来人,带证人!”

    楚若雅看见这一幕,心旷神怡。

    温莹和众人一样惊讶,只是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

    和宗人府一同来的,是个三十多岁的妇人。

    楚曦玉不认识她,但楚衍一下就认了出来,脸色微变,“是你?”

    “哥,她是谁?”楚曦玉问道。

    “娘亲未出阁之前的闺中密友,后来老死不相往来。”楚衍眉头紧皱。

    三十多年前,北疆战乱,无数百姓流离失所,出现了许多的孤儿。北疆军营将这些孩子们收养,编入军伍。

    楚曦玉的母亲,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军营里八人一间,有个女子和楚曦玉的母亲关系最好,但两人同时看上了一个男人……

    新调来女兵营的指挥官——楚东行。

    最后,楚东行和楚曦玉的娘亲成亲了。两个姐妹,也就变成了陌路。

    楚衍那时候年纪小,偶然路上遇见过几次,那女子对着娘亲甩脸色。才把这人记住了。

    那妇人道,“妾身田氏,早年曾和锦书交好,曾经亲眼看她和北夏人秘密来往,用北夏语交谈。她北夏语说的很好。”

    锦书,是楚曦玉母亲的闺名。

    她是孤儿,连个姓也没有。军营里统一取名,随手在诗词册里翻,就翻了这个名字。

    后来嫁了楚东行,就变成了楚氏。

    有了一个姓,也有了一个家。

    “北疆军营会教北夏语,肯学的自然说的很好。”冷寒雁冷冷道,“区区北夏语,如何能作为证据?”

    田氏连忙道,“妾当时和她住在一起,发现了两封她和北夏来往的密信。当时,我十分害怕,立即将其中一封信匿名举报给长官楚东林,没想到楚将军被锦书迷晕了头,根本不相信她是奸细,只当是诬陷……”

    “还好我把另外一封信藏了起来……楚将军是我们的上将,他却包庇。若是越级上报,担心暴露我的身份,我怕被楚将军灭口。只能先找借口和锦书断了来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一个机会。”

    “结果没几年,锦书早亡,我想着人已经去世,也不能出卖军情,就给她留个体面吧。没想到多年后,她的儿子变成了大盛的将军,女儿将要成为王妃……这……这可如何是好!我只能不远千里,特来相告。”

    “北夏奸细一向都是代代相传,锦书是北夏人,她的孩子,应该也早和北夏那边接上头了。兹事体大,不得不举报。”

    田氏话音一落,满堂皆惊。

    楚曦玉,北夏奸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