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8章 坐不住

    如果说,这宫里如今还有人是老实,那一个是宋昭仪,一个就是赵美人了。

    她们两个,安静低调的简直叫人经常忘记。

    当然了,也不排除她们只是藏得更深。

    回去的路上,姚宝林笑道:“方才我差点没反应过来。”

    一开始,听着众人都抬举意妃的时候,她真是有点懵了。尤其是,这还是景美人带头的。

    “众人拾柴火焰高,意妃娘娘需要,我们就帮一把。”沈初柳道。

    “可……要是真的,她真的生了皇子,坐上贵妃位呢?”姚宝林道。

    “要是,她真的生下皇子,坐上了贵妃位,还能稳稳地坐着。那么,不管今日我们是捧,还是踩,都是一样的。”要是这么有本事了,那她们还能说什么。

    “坐上去了,也未必坐得住。”姚宝林慢慢的:“冯淑妃不会允许她坐得稳。背后还是冯太后呢。”

    “后年,新人进宫。就算是不说新人,就宫里这些人,如今也没真的都使出本事来。皇上登基不过四五年,皇上才多大?这争斗的日子啊,才开始呢。”沈初柳道。

    谁能笑到最后还真是未知数。

    她自己也一样,说不定哪天,就死在了某个被自己没看在眼里的人手中了呢?

    丽美人回了自己的住处就开始笑:“哎哟笑死我了,我就知道,景美人阴着呢!你看看,这一招一招的!真是记仇的紧。你瞧,意妃截胡,她就直接给意妃一个大的。”

    “不光这个,昨儿不是说那朱力?那不也是她的手笔?哈哈哈,咱们也别干坐着,帮一把。”丽美人揉着肚子:“哎哟太好玩了。那宁婕妤也不是个好的!”

    “是。”玉桃笑道。

    于是意妃不知道的角落里,小嫔妃们根本不需要团结,就已经自发的做出她们想做的。

    朱力仗势欺人,不敬主子等等的消息传的到处都是,有鼻子有眼的。

    继而是说整个长乐宫奴才仗着主子得宠,欺凌后宫嫔妃,打骂其他奴婢奴才们之类的消息也是不胫而走。

    凤藻宫里,皇后舒舒服服的躺在贵妃榻上,由着老嬷嬷给她按摩。

    “娘娘,这事咱们管么?”峨眉将今日的事情说了。

    众人已经明着捧杀意妃了,这消息自然不会瞒着,没人说出去才有鬼。

    早就沸沸扬扬了。

    把意妃说的,要不是先帝赐婚了皇后,她就得是皇后了。

    皇后眼都懒得睁开:“随他们去。”

    什么时候闹到她这里,她在段官司就是了。

    当夜,齐怿修再度翻了沈初柳的牌子。

    沈初柳明白,这是许久不来之后的新鲜感,明儿就不会来了。

    她预备好了膳食等着,果然不多时,齐怿修就过来了。

    还叫初四带了个小盒子。

    她请安后,初四就把盒子放在了桌上。

    “打开看看。”齐怿修道。

    沈初柳眨眼打开了盒子,里头是一盒子闪闪发亮的……晶石。

    没错,就是水晶石头。

    都是被打磨的很光滑漂亮,有大有小,有好几种颜色。

    黄色,粉色,紫色,红色,蓝色。形状虽然不一但是每一个形状都是有好几颗的。

    不管是做什么首饰都能配对。

    水晶不值钱,但是那是现代。

    被很多种宝石充斥着,水晶自然就不值钱了。

    可这里是古代,这样彩色的晶石就是极好的东西。毕竟玛瑙是最多的,颜色却不够多。

    “都给臣妾?”沈初柳诧异。

    “喜欢不喜欢?朕可是把库房都搜刮给你了。”齐怿修道。

    “喜欢!臣妾明儿就拿去叫内事省镶嵌首饰去!这亮闪闪的,肯定好看极了。”沈初柳笑道。

    “不谢谢朕?”齐怿修故意板着脸。

    沈初柳凑过去:“多谢皇上。”

    然后亲了一下齐怿修的脸颊。

    然后她像是害羞了一般抱着盒子:“臣妾去放起来。”

    哪里需要她去放起来,这不就是害羞了?

    齐怿修心情极好。

    很快,摆上膳食,沈初柳给他布菜。

    吃饭的时候,没有说什么,气氛倒是也不错。

    沈初柳也没因为齐怿修在就故意少吃,生怕吃少了扛不住。

    这皇帝,禽兽的时候也是蛮禽兽的。

    禽兽皇帝并不知道自己的小嫔妃想什么,吃完了晚膳。

    两个人坐着说话,如今天越来越热了,晚上也没那么早睡。

    齐怿修就问:“今日去长乐宫了?”

    “是呢,都去了,给意妃娘娘贺喜。”沈初柳道。

    齐怿修顺着她放下来的长发:“嗯,情形如何?”

    沈初柳眨眼,然后笑:“嗯……跟以前请安差不多。有人真心有人不真心。”

    “那爱妃你真心不真心?”齐怿修勾她下巴。

    沈初柳就仰头看齐怿修,看着他形状漂亮的下巴,以及轻轻勾笑的嘴唇:“真心。”

    “哦?果然真心?”齐怿修又问。

    沈初柳就绽开一个迷人的笑意:“绝对真心。”

    真心想叫您那好意妃成为众矢之的呢。

    “既然爱妃如此说,朕自然是信的。”齐怿修用拇指摩挲她的红唇。

    她唇上涂了一层薄薄的唇脂,淡粉色的。

    此时粘在了齐怿修的指头上。

    齐怿修就将拇指抬起来,在她的脸颊上轻轻印下去。

    她莹白的面颊上,就多了一个不甚明显的红印子,不难看,有点娇憨的诱人。

    沈初柳心里吐槽,这是被皇帝盖章了呗。

    “爱妃如何看这件事?”齐怿修还是不放过她。

    沈初柳就把头埋进他的怀里,轻轻蹭了几下,约莫将脸上的印子蹭没了才道:“皇上是不是给臣妾挖坑呢?回答的不好是不是就要把皇上给气走了?”

    齐怿修似笑非笑,又将她的下巴勾起来:“爱妃这话,可是试探?”

    “嗯,就是试探。”沈初柳直接道:“皇上给臣妾挖坑,臣妾试探皇上会不会走,是不是很公平?”

    齐怿修无话可说,这么说起来,还真是公平……个鬼。

    “你这嘴,朕什么时候给你挖坑了?嗯?好好回答!”他怎么可能认了他给她挖坑?

    再说了,皇帝不可能这么认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