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4章

    第494章

    京都都有暖气,在家里穿一件单衣就可以,所以宁檬羽绒服里面,只穿了穿书时的那件旧T恤,他这么一个用力拉扯……

    “叱啦”一声,衣服坏了。

    霍北臣:??

    宁檬:???

    两个人一时间都惊呆住了,动作都僵硬了。

    霍北臣一眼就看到拽坏的位置处,白花花一片……

    他还没看个清楚,宁檬率先反应过来,直接推开了霍北臣,两只手挡在了胸口前:“你,你,你干嘛,流氓!”

    霍北臣:“…………”

    他想要解释什么,张口说道:“我……”

    话刚说完,宁檬转身要走。

    霍北臣下意识伸出手,再次拽住了她的衣服,“你……”

    “叱!”

    本来就不结实的衣服,再次碎了,直接拽下来一片布料。

    宁檬:…………

    霍北臣:…………

    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是被门口处的一道声音给叫的回过神来,宁可站在那儿,看了他们半响后,视线从霍北臣身上滑落到宁檬身上,最后又定格在宁檬的肩膀上,然后轻轻的忐忑的询问:“姐姐,我,是不是应该出去再走一圈再回来?”

    宁檬:??

    她这才回过神来,红着脸冲到了楼上。

    霍北臣:…………

    “砰!”房门关上了。

    霍北臣看着楼上,他蹙着眉头,纠结着看了宁可一眼,询问:“她这是,害羞了?”

    宁可点了点头,绕过了霍北臣也急忙上了楼,进入了自己的房间里后急速的关上了门,同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处,今晚上,她一定要无论听到任何动静,都不出门!!

    -

    宁檬躺在床上,脸颊红的厉害。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刚刚心脏处砰砰跳的激烈,如果不是宁可突然回来,她可能就会……

    天啦噜!

    她在想什么?

    臣爷现在不是八年后,他才刚成年!

    宁檬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这才起身打算洗澡,看到镜子里衣服被撕碎的模样,她的脸颊又红了。

    幸亏霍北臣给她买过几件衣服,否则的话,她还真没有衣服可以换了。

    洗了澡,换了衣服,她再次躺在了床上,耳朵却竖了起来。

    按理说她都反应这么强烈,臣爷那种第一次的毛头小子,不更应该反映强烈吗?怎么到现在,都没有一点动静?

    她这么想着,就站了起来,来到了门口处,透过猫眼往外看了一眼,却见书房的门开着,似乎在等她过去。

    宁檬:…………

    马丹哦!

    把人都看了,现在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臣爷也太不负责任了!

    她推开了房门,加速往书房那边走过去,走到门口处时,就见霍北臣没有在书桌前。

    她稍稍一愣,听到了主卧里传来来的流水声。

    宁檬好奇的推门进入,没看到霍北臣的人,却见主卧自带的卫生间里亮着灯,这人应该是在洗澡。

    宁檬急忙打算退出来,却没想到这时,卫生间的门突然被打开了。

    霍北臣裹着浴巾走了出来。

    宁檬原本站在卫生间门口处,房门这么一打开,按理说应该是扑面而来的一股热气才对,可没想到一股凉飕飕的阴冷气息扑面而来。

    这家伙难道洗了一个冷水澡?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还没有发酵,霍北臣已经淡定的开了口:“你干什么?”

    宁檬:??

    这什么语气?搞得好像是她要对他做什么似得。

    宁檬直接开了口:“我就是来看看你,免得像是你似得,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一点也不负责任!”

    这话一出,霍北臣挑眉,淡定的笑道:“你想让我对你负责任?”

    宁檬:?

    霍北臣往前走,他两只手夹住了浴巾,旋即做出要解开的样子:“要么这样,我刚看了你,不然给你看我,算是补偿你?”

    宁檬:!!!

    这家伙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眼见他真的要解开浴巾了,宁檬吓得急忙捂住了脸,“啊啊啊,你怎么这么无耻啊!”

    喊完了以后,她就冲了出去。

    看着她冲出去的背影,霍北臣唇角微勾,只是刚刚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邪火,这会儿似乎又有起来的征兆…………难道他要再去洗一次澡?

    -

    -

    还有五天就要过年,虽然放了寒假,但毕竟就快要高考了,所以高三的学生们并没有放松自己。

    霍北臣和宁可每天都在定时学习。

    知道霍北臣学习好以后,宁檬就没有再给他讲课,反而认真的做起了后勤工作,比如定时做饭,打扫卫生,让自己努力成为一个称职的陪考家长。

    大年三十这天,一大早宁檬就准备好了饭菜。

    霍北臣和宁可打算晚上的时候不学习了,大家一起跨年,所以白天就打算刷几套卷子。

    就连黄骋都被家里这良好的学习氛围给影响了,每天都安静的学习,冲刺最后的高考。

    整理好了中午要吃的饭菜,宁檬闲着无聊,响起了宁文涛。

    过年了,宁家的保姆应该都要各回各家的,也不知道今天他在家里有没有一顿热菜热饭吃。

    宁檬干脆站起来,从冰箱里拿出买好的年夜菜出了门。

    霍北臣这个别墅区,距离宁家别墅并不远,她当初开车十分钟就到了,现在走过去,大约用了半个多小时。

    她先是在门外等了一会儿,果然看到大小姐宁檬出了门,给宁文涛说道:“爸,今天我就不回来了,约了同学一起跨年。况且,家里也没什么吃的,你一个人随便对付着吃点吧!”

    说完就穿着漂亮衣服跑走了。

    宁檬:…………

    这个大小姐,可真是不懂事。

    她叹了口气,走到了门口处,叩响了房门。

    房门很快打开,她正想着怎么找个借口的,毕竟她虽然跟大小姐长得很像,可比她肤色黑一些,熟悉的人应该能看出两个人的不同。

    但幸运的是,开门的宁文涛又是一身酒气,看人都模糊,又怎么可能分辨得出自己女儿?

    他踉跄着让开了步伐,让宁檬进入,“檬檬?你不是要跟同学们玩吗?怎么又回来了?”

    宁檬没理他,把带来的东西放进厨房里,这时候门铃又被按响了。

    宁檬往外看了一眼,发现宁文涛竟然瘫在沙发上,再次昏昏沉沉起来。

    她只能无奈的走过去透过猫眼看了一眼,发现竟然是!!年轻了八岁的曹雪华!!

    宁檬:!!

    她怎么来了?

    正在想着,就听到外面曹雪华的声音喊道:“文涛,我知道你在家里,我也知道你家保姆过年回去了,你开开门,我给你做点热乎的年夜饭。”

    宁檬:……

    她皱起了眉头。

    这时候绝对不能开门,否则的话曹雪华肯定能看出她和宁大小姐的不同。

    这么想着,宁檬往楼上看了一眼,冲到了大小姐的房间里,她在衣柜里翻了翻,最后翻出来了一个口罩和帽子。

    楼下曹雪华还在孜孜不倦的按着门铃,宁文涛终于再次被她吵醒了,晃晃悠悠走过去开了门。

    曹雪华就走了进来,笑着说道:“文涛,我去厨房给你做一顿饭。”

    这时候的曹雪华,扎了一个马尾辫,齐刘海,穿着也有点土气,讨好的模样看着格外的卑微。

    她进入了厨房,刚好看到了宁檬放在台面上的东西,她顿时愣了愣:“文涛,家里有人来过吗?”

    宁文涛瘫在沙发上,茶几上是酒,根本不回答这句话。

    曹雪华就从厨房走出来,正要再次询问时,门铃又被按响了。

    她愣了愣,走到门口处打开了房门,房门刚刚被打开,就被猛地用力一推,她整个人都被推得后退了好几步,撞到了旁边的墙壁上。

    旋即,就有两个男人带着头套冲了进来,手中挥舞着刀,直接关了门对着曹雪华喊道:“别叫,否则的话我就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宁檬:!!!

    她刚从楼上的房间里走出来,正在悄悄的观察着楼下的事情呢,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今年是大年三十,这些劫匪都不过年的吗?

    她皱起了眉头,悄悄的半蹲着掩饰了身形,拿起手机打算快速报警……

    可她还没来得及报警,楼下的宁文涛已经晃晃悠悠站了起来,迷迷糊糊的人看到两个人以后,还使劲看了好几眼,最终揉了揉眼睛,询问道:“你们是谁?”

    抢劫犯观察了很久了,这个别墅里只有这个男人独居,而且长期酗酒,过年时候来抢劫他正好!

    听到宁文涛这话,其中一个拿着刀子挥舞了几下:“你别管我们是谁,要命的话,就把钱拿出来!”

    宁文涛顿时一个激灵,清醒了几分。

    他继续瘫在了沙发上,指着房间里开了口:“你们想要什么,就拿吧。别伤人就行。”

    见他这么痛快,抢劫犯就笑了笑:“既然你这么配合,那我们肯定不会伤你!”

    说完了,两个人开始在房间里到处搜索。

    宁檬有点担心。

    楼下客厅里肯定不会放太多的钱财,抢劫犯如果上楼来,不就发现她了吗?

    她正在想着,就听到其中一个人开了口:“楼下没什么好东西,我们去楼上看看。”

    说完了,其中一个正打算上楼,另外一个却开了口:“这是什么?”

    宁檬透过护栏,可以看到另一个抢劫犯从喝酒的茶几上拿起来了一个钻石项链,那钻石不大,大约也就一克拉的样子,对于宁家来说不算什么。

    可那人刚把项链拿起来,宁文涛却忽然发起了疯,他直接站起来,冲到了抢劫犯面前,一把拽住了那个钻石项链:“还给我!”

    他喊道:“这是我妻子的东西,别的你们可以拿走,钱,任何东西都可以,只有这个不行!”

    抢劫犯才不管这些,看到钻石眼睛都亮了,直接喊道:“我们就要这个!”

    宁文涛醉醺醺的,再加上这段日子本来就觉得活得没意思,所以根本不怕他们,直接喊道:“这个不行!”

    抢劫犯大喊道:“他妈的我就要这个,不给我我就杀了你!”

    宁文涛耿直了脖子:“不给!”

    其中一个抢劫犯跟他抢了起来,另一个拿着刀子往前,打算从宁文涛背后袭击。

    这时候,两个人的心思都在宁文涛身上,刚刚开门被撞到了墙上的曹雪华,反而被忽视了。

    她看到这种情况,悄悄走到了门口处,直接打开房门,头也不回的就溜了出去!

    宁檬:!!!

    说好的曹雪华救了宁父呢?

    况且,曹雪华冲出去了,为什么不喊人?她竟然跌跌撞撞的往前跑了!

    宁檬一边气得不行,另一边看着自己手里拨打出去的110,她来不及说话,只能冲到了楼下。

    “放开我爸爸!”

    宁檬喊到这里,一脚冲着其中一个人踢过去。

    刚跑走了一个,抢劫犯们就已经慌了,这会儿看到又一个人下来,手中还拿着手机,顿时更慌了。

    尤其是宁檬举着手机又喊了一句:“我报警了,你们赶紧走!”

    两个人气急败坏,其中一个喊道:“算了,快走吧!警察来了,我们就走不了了!”

    另一个看着打开的房门,只能点头:“走!”

    可到底意难平。

    在这里守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进来了,却没想到空手而归!

    再去楼上抢钱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跑。

    那人经过宁文涛身边的时候,拿着刀子猛地喊道:“我草拟大爷!!”

    骂了一句,就直接对着宁文涛的胸口处刺了过去!

    “爸爸,小心!!”

    宁檬吓了一跳,她下意识伸出了手,直接推了宁文涛一把,让他避开了这一刀。

    可与此同时,却将自己暴露在抢劫犯的视线里,这一刀,直接狠狠戳中了她的大臂动脉上!!!

    血顿时喷涌而出!

    很快就将她的衣服浸湿了!

    看到了血,抢劫犯似乎这才清醒过来一点,丢了匕首,两个人齐刷刷朝着门口处跑走了。

    宁文涛也终于酒醒了那么一点,惊呼道:“怎么回事?!”

    酒醒了……

    宁檬生怕他真的清醒了看到自己的脸,什么都不敢说,捂着自己的胳膊,踉跄着狂奔出去。

    还是四千字~懒得分章啦,么么哒!!

    (本章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