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千六百八十三章 又掉马了

    林梦雅虽然想要快点见到赵长老,但还是知道避着人走。

    这是她每次跟赵长老会面的时候走的那条小路,偏僻无人。

    却不想往日带给她便利的小路,如今却也成了有心人想要对她下手的绝佳场所。

    林梦雅是从走到一半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跟上了的。

    她一向小心,就算是因为昱可以重新站起来的事情牵动了心神,但也绝对不会发现不了自己被人跟踪。

    除非,他们是偶然看到自己的。

    她依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留痕迹地加快了脚步。

    后面跟着她的人也一样快了些。

    大约,是想要在她走出去之前,将她解决掉。

    心思百转千回,就在她走到一个拐角的时候,她猛地闪入了旁边的角落。

    跟在她后面的人也加快了脚步,就在他们刚追上来的时候,林梦雅猛地出手。

    她的速度极快,一抬手,数枚银针就迸发了出去。

    那俩人根本就躲闪不及,一下子就中了招。

    随后俩道闷响响起,一男一女猝不及防地倒在了她的面前。

    林梦雅看着俩个完全没了意识的家伙,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她这才有功夫打量清楚。

    男的,眼生得很。不过看穿衣打扮尚可,倒不像是赵家的仆从。

    而这个女子,她却是认识的。

    正是后厨的一个管事的媳妇。

    她每次去探听消息的时候,这媳妇也都在。

    只不过每次,这个女人都是跟她一样,默默地听着别人说话,从来不插嘴,存在感也极低。

    却不想,这看起来老实木讷的人,竟有胆子在后院私会外男。

    但俩人衣着整洁,也不像是做出那种不轨之事的样子。

    想了想,她还是在收起银针后,悄悄地离开了。

    只是她并不清楚,就在她离去不久,絮儿姑娘却姗姗来迟。

    “叫你们俩个去追个人,怎么追了那么久?”

    她正有些不满地嘟囔着,却不想循着痕迹找到那俩个人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昏迷了过去。

    心下一惊,赶紧上前把人给弄醒了。

    俩人也是俩眼发懵,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直到絮儿问他们,可追到那个偷听他们谈话的人了?

    俩人支支吾吾了半天,才有些为难地表示他们并没有看清楚人长成什么样。

    他们只看到那个偷听的女子,身上穿着的是赵家侍女的衣服,而且身材略微有些纤瘦。

    絮儿的脸色有些阴沉。

    “无论如何,这件事绝对不能让旁人知道。”

    她对着管事媳妇命令道:“你,跟我一起找出那个碍事的丫头。”

    将人找出来之后,自然是要杀人灭口。

    管事媳妇也不敢多嘴,毕竟这事关系到她一家老小的性命。

    想到这里,她不禁隐隐有些后悔。

    要是,要是当初没有贪图那些银两,自己又何必受制于人。

    走出小路,林梦雅就到了赵长老的书房门口。

    她看了一下左右无人,而后按照约定好的,在门上颇有规律地敲了敲。

    很快,赵长老就打开了房门,迎她进入。

    书房里显然比之前更乱了一些,哪怕她没有着意去看多出来的那些东西,但也瞥见那些摊开的都是一些旧账本。

    赵长老对她也不掩藏,只是眼睛里的红血丝有些重,眼下还多了一片乌黑。

    显然,他这几天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

    赵长老让她坐在唯一的一张空椅子上,自己却站在书桌旁,伸展酸疼的四肢跟腰肢。

    林梦雅略定了定。

    赵长老忽然想起她的嗓子不能说话,连忙要给她找出一张空白的宣纸来,但却失败了。

    “您别忙了,我已经可以说话了。”

    赵长老吓了一跳。

    虽然这声音嘶哑得厉害,还有些模糊不清,但他却听得清楚。

    一脸惊讶地看着林梦雅,“你的嗓子恢复了?”

    她摇了摇头,“只是可以勉强说话而已,也有可能一辈子都是这样。”

    所以,在旁人的面前,她依旧不会张口。

    赵长老有些遗憾地点了点头。

    说实在的,他还是很欣赏这个晚辈的。

    想了想,还是艰难地从层层的账本下,翻出来几张干净的宣纸,放在了她的手边。

    “还是要养着些好。”

    林梦雅笑了笑,算是谢过了对方的好意。

    她快速地在宣纸上,写下了自己的来意,顺便,把段茹萱的救命恩人就是龙天昱的事情也告诉了对方。

    得知那人竟是那个坐在轮椅上,却偏偏令他十分忌惮的男子,赵长老的心里,却并没有什么意外的感觉。

    其实,他也想就这么放下一切去找自家夫人。

    所以,对方的心情,他大致也能懂几分。

    “你要汤泉做什么?”

    赵毅轩看完了纸上的话,随口问道。

    林梦雅简单了解释了一遍。

    其实就是利用水的浮力,减轻龙天昱腿部的压力。

    这样一来,他在锻炼的时候,就可以最低限度地减少对双腿的损害。

    而且温泉对他的伤势,也有疗养的效果,用来做初期的复建治疗最是合适不过。

    “没想到,那位居然也能站起来了,真是双喜临门!我记得出城不远,就有一处汤泉。明日,我就让人送他过去。你们可以每隔两日回来一次,我会替你们打点好一切的。”

    其实那汤泉是他早就寻了来,讨好夫人的。

    只不过那时夫人对他厌烦得很,连个好脸都不肯给他,自然也没去过那里。

    虽然被人捷足先登了有些遗憾,但总好过无人问津吧。

    林梦雅松了一口气,赶紧对他道谢。

    谁知赵长老却摆了摆手,眼光灼灼地看着她。

    “我听闻宫家家主是个商业奇才,旗下大商会的账务,对你而言恐怕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林梦雅刚要点头,却猛地顿住了。

    等等!

    她在赵长老的面前,何时表明过自己的身份?

    何况有赵锏的事情在,她跟方姨也是商量好了,等到他们手里有了切实的证据,在跟赵长老坦白的。

    没想到,竟然现在就掉马了?

    这也太突然了!

    对方脸上的惊愕,似乎取悦了赵长老。

    他不由得哈哈大笑了几声,显得很是得意。

    “你们这些小年轻,当真以为我老了?其实在赵锏被杀时候,我就派人去调查了你们全部的消息。你丈夫慕容曦,也是圣尊殿下因为有腿疾才一直坐着轮椅。而你,宫家家主宫雅,样貌奇美,手段却十分的古怪稀奇,常常不按常理出牌。”

    既然被人扒了马甲,那她不如大大方方地承认。

    “您猜对了,但是关于赵锏的那件事——”

    林梦雅的解释,被赵长老打断了。

    “如果我先前还对你们有几分怀疑的话,但是在见到你们之后,我就半分怀疑都没有了。”他的语气认真,看来是说的是真话。

    林梦雅反而疑惑了。

    赵长老却低声说道:“就赵锏那个废物,你们若想要杀他,只怕有千百种方法,让我们查不到。何况,我也想要赵锏的命。”

    最后的几个字,似乎带着浓浓地恨意。

    林梦雅并不清楚他们赵家内部的矛盾,只是觉得赵长老能这样信任他们夫妻,而单纯有些意外。

    “对了,既然咱们都已经互相坦诚了,宫姑娘你能否帮我一个忙?”赵长老忽而又问道。

    林梦雅点点头。

    然后,就看到赵长老像是找到了救星一样,笑眯眯地把堆在书桌上的账本,往她面前一堆。

    “那就请宫姑娘你,帮我查查账本吧!”

    林梦雅低下头,看到那厚厚的一大摞,喉头有些发紧。

    “那个......”

    她刚想要找理由,就听得赵长老颇为无奈地说道:“我知道这件事的确是有些为难宫姑娘了,但是,我一个人的精力实在是有限。何况,咱们也是同一条船上的了,宫姑娘总不想看到我生生累死在这上面吧。毕竟,我也是个知天命的年纪了。唉,这身子骨,也不知还能熬多久。”

    这幽怨的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做了多十恶不赦的事情。

    何况,林梦雅瞥了对方那依旧健壮的身体,简直对这种强行倚老卖老的行为鄙夷不已。

    奈何对方也算得上她的长辈,而且这账本也真的数量太庞大了些。

    最重要的是,人家才答应帮她的忙,她也不好过河拆桥吧?

    撇了撇嘴,她随手拿起账本,无奈地扶额写道。

    “行了行了,我帮你就是了,不知你要查什么?”

    见壮劳力就位,赵长老顿时乐不可支地表示。

    “多谢宫姑娘了!其实要查的东西很简单,这些都是我接管赵家跟长老会的那部分生意以来所记载的账目。之前我跟你说过,那个义肢很有可能是通过长老会定制的。但是那个家族并不是免费制作的,而且就算是靠着长老会的名额,那么每年的维修费用,也会是个天价。我想着,这么一大笔银子,总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吧?”

    林梦雅明白了他的意思,但同时,也有个疑问。

    “你是凭什么断定,这个义肢的钱,会从你的收益里面出呢?”

    看到她这句话,赵长老的脸色,却渐渐沉了下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