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57章 这样的男人,太可怕

    凌澈从商场下班后,在更衣间换下工作服,穿上自己的黑T恤配牛仔裤,然后离开商场。

    他买了一辆电动车,在远离市中心一个杂乱的小巷子里租了一间房间。

    这房间,阴暗潮湿,采光一点都不好。

    但他就是贪图地理位置不错,骑车坐公交也不会超过半个小时就能到商场。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房租便宜,一个月一千块就够了。

    他在商场的工资有五六千。一千块交房租,剩余的用来开销,多少还能攒一点,等安楚楚过生日的时候,他一定要给她买一份很昂贵的礼物。

    如同往常下班一样,骑车电动车穿梭在马路上。

    抵达小巷的时候天色已晚,天空下起了大雨。

    大雨落下,他没带雨伞也没穿雨衣,一下就将他浇成了落汤鸡。

    从电动车上下来,凌澈拿出家门钥匙准备开门。

    砰——

    一脚从后面踹来,踹在他腰间。

    他的身躯往前一倒,顺带将电动车一起摔在地上。

    地上满是积水,豆大的雨点从天空劈落下来。

    凌澈狼狈的摔在地上,脸差点跌在水洼里。

    他双手撑着地面,咒骂了一声:“草,谁踹的老子。”

    从地上缓缓爬起来一看,背后竟然是清一色穿着西装的保镖。

    目测过去,大概有七八个人。

    一个个身强力壮,不比凌澈底子差。

    凌澈望着这群人来势汹汹的样子,揉了揉拳头和手关节:“找老子麻烦,也不看看我是谁?打架是吧,我奉陪到底。”

    “臭小子,你确定打得过我们这么多人吗?”身后的人响起轻蔑的嘲笑。

    凌澈是个急性子,很容易被人激。

    “废话,来一个揍一个,来一双打一双,你们来几个人,我就解决几个。”

    “你也不问问,我们为什么要找你?”男保镖笑出了声。

    这么冲动暴躁的傻憨憨,以为空有一双拳头就能解决事吗?

    “那也要你们肯告诉我啊。再说了,只有胜者才有权过问。”凌澈揉了揉拳头,抡起拳头一拳砸过去。

    铁一般硬的拳头砸在男人的下颚上,差点打碎了男人一颗牙。

    痛的男人嗷嗷大叫。

    紧接着,身后的人一拥而上。

    雨水里,昏暗的小巷中。

    凌澈以一人之力抵抗这么多个。

    他一开始还能勉强对付三四个。

    几个人被他打翻在地,捂着肚子在地上痛嚎。

    可是他再强,也无法一直持续下去。

    后来,精疲力竭,体力不支。

    他的出拳速度明显变慢,便给了他们可乘之机。

    几个人将他团团围住。

    一拳砸在他腰间,又一脚揣在他膝盖上,让他吃痛的倒在地上。

    紧接着男人们围上来,一脚又一脚踩在他脸上,胸口上,肚子上。

    “让你不安分,让你不老实,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们家少奶奶是你能觊觎的吗?”

    “去死吧你。”

    凌澈后背躺在水洼里,双手握成拳,想爬起来,却又被揍倒了。

    脸上身上,到处都是被揍的伤痕。

    嘴角溢出的血迹顺着唇角一滴滴往下落。

    掉在水中染红一片。

    不知道揍了多久。

    他们才放过他。

    他们走了,耀武扬威的走了。

    他的目光空洞的望着巷子头顶那一线乌云缠绕的天空。

    被打肿的眼角导致视线都睁不开,只能虚晃着,一眨一眨。

    浑身痛到无法呼吸。

    他试了几次从地上爬起来。

    可是他的腿好像被打断了,怎么也提不起力气,还伴随着令人无法喘息的痛楚。

    “啊……”凌澈坐在地上,扶着墙强行想要站起来,可那刺骨的疼痛迫使他惨烈的叫出了声。

    有邻居从开门出来,见着他。

    立即奔过来:“小伙子,你怎么了?”

    “要不要打电话送你去医院?”

    “不用了,我没事。”凌澈拖着自己的腿,一点一点往家门方向走。

    脸上的淤青已经让他整张脸废了,根本看不清他的五官。

    “你的腿貌似断了,不去医院不行啊。”

    “我没钱,去什么医院。”凌澈吼了邻居一声。

    他理解他们的一片好意,可是他真的不能去。

    他第一个月的工资还要几天才能发下来,现在去医院他一分钱都没有。

    当初在乡下跟安楚楚在一起生活,他也总是蹭吃蹭喝,不务正业,没存着什么钱。

    到了市里,他才知道,存钱有多重要。

    “可这样下去你这腿会废了的。”

    “对了,这是你的手表吗?看起来价值不菲的样子,要不拿去当了吧?”邻居看到被雨水冲刷过的地面上躺着一块名贵的男士手表。

    凌澈拿过手表,眼睛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霾。

    他认识这块表,当初一直戴在江耀的手腕上。

    如今,他恐怕是用这块表收买了这些保镖,要将他置于死地吧。

    他今天只不过是见了安楚楚一面,他就痛下这样的杀手,虽然没有要了他的命,但他却废了一条腿。

    倘若日后再见安楚楚一面,又或是有更加亲密的举动。

    恐怕他会直接命丧黄泉。

    这样的男人,太可怕了。

    凌澈攥着手中的表,望着天空,疯狂的笑着。

    邻居都以为他疯了,连忙关门进屋,不再搭理他。

    凌澈回到出租屋内,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口。

    手上身上这些皮外伤,他都无所谓,但是这条腿,如果真的废了,他可能连保安的活都保不住了。

    万般无奈之下,他只能打电话给自己几个弟兄。

    当初被江耀安排到城里来工作,且给了一大笔钱的那些个兄弟。

    没想到,一连打了几个电话。电话都被挂断了。

    这些人风光体面了,根本就不想再搭理他这个大哥。

    真没想到,这社会竟是如此的残酷,人心不古。

    他曾经以为可以出生入死的兄弟,为了钱,居然连他都不认了。

    最后,凌澈将电话拨到了安楚楚手机上。

    她是他最好的朋友了。

    除了靠她,他已经别无他法,他知道自己很没用。

    可他还是决定麻烦她。

    江耀下的狠手,他也不会让他好过。

    安楚楚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回到江家,因为回家的路上临时下了雨,她的鞋打湿了,一回来就洗了个澡。

    从浴室出来,安楚楚看到凌澈的来电,犹豫了一下,不知道该不该接。

    如果接了,会不会又被江母误会,告状到江耀那儿去。

    铃声一直在响,安楚楚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急事,否则,凌澈不会一直这样打。

    “喂……凌澈,怎么了?”

    “身上有钱吗?”

    “你怎么了?”安楚楚震惊问。

    “我被人打了,得去医院一趟,否则我的腿可能保不住,我也是万不得已才麻烦你,楚楚,对不起。我真的没用。”凌澈握着手机,声音略微哽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