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章 战婴灵体

    “陆云不弃就在隐匿阵组之中!”木花花容高喝着:“鸠瑞,你给我拖住这家伙,我去破阵!”

    “交给我吧!”木花鸠瑞重重点头,手中那古铜色的巨斧劈斩间,一道道裂天般的斑驳光纹带着阵阵豹吼声,朝云穹凌天压去。

    如果不是亲身对上,云穹凌天还真是想不到木花鸠瑞那瘦削的体格,竟然能爆发出如此强大的能量。

    而这边,木花花容再次施展“沧海枪”朝伏隐阵和敝能阵轰去。

    “休想破阵!”云穹凌天一心就为保护陆不弃,当下身形闪动,竟然弃守为攻,再次施展出“日月闪华”。

    一边银日如盘,挡向木花鸠瑞的攻击,另外一边黑月如刀,斩向木花花容。

    “日月闪华”,攻击强度是很高,可是却也没有强到分开来还能对付两大裂合期。

    更何况,木花花容的“沧海枪”,看似是去攻击阵组的,可是攻击出到一半,却是诡异地攻向了云穹凌天。

    这木花花容就是看出了云穹凌天十分重视这个阵组,所以才声东击西。

    云穹凌天这个细节判断一失误,本就有弱势的碰撞变得更加被动。

    在光豪四射的能量激烈碰撞下,黑月和银日相继失去了光泽。

    “先杀了他!”木花花容为的就是这个战机,当下怒吼间,枪势更加迅猛,施展出了“催岳枪”,长枪大开大合间,光刃翻飞,厚重无比,仿佛有高山在前,也能将之摧枯拉朽地轰塌。

    而木花鸠瑞,很是默契地咆哮了一声,巨斧高高抬起,重重落下,看似朴实无华,但是裂空的尖啸,却告诉云穹凌天,这一斧十分强横。

    云穹凌天的攻击态势受挫,防御态势跟得慢了半拍,即便是在受到攻击的后半段,云穹凌天已经施展出“昼夜轮回”,抵挡住了一大半攻击,可依然避免不了左肩挨了一斧头,右肋受了一枪。

    云穹凌天想抗住,但是终归没能抗住,整个人被双重力量的震荡力给击飞了出去。

    木花鸠瑞依然秉承木花花容的吩咐,身型如豹,腾飞了过去,斧头灵动无比地劈砍出一道道威猛的斧光,朝云穹凌天攻去。

    这一时间,云穹凌天根本没有办法阻止木花花容破阵。

    敝能阵和伏隐阵,并非什么防御阵法,只要被发现了,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木花花容甚至都没有施展什么斗技,普通的一道竖抽,已经将阵法破坏掉。可是在十数颗洞晶石到处溅射中,木花花容惊愕的发现,阵中竟然空空如也。

    “怎么回事?”木花花容呆了呆,她没想到,好不容易破开的阵法中,竟然没有陆云不弃的身影。

    “这怎么可能?”木花鸠瑞虽然在缠着云穹凌天,可是他同样在关注这边。

    如果阵法中没人,那云穹凌天在保护什么?这敝能阵和伏隐阵又在隐藏什么?

    木花花容和木花鸠瑞再怎么自诩聪明,可是这一刻,也有些懵了。

    云穹凌天心头微愣,不过他心头却是一亮。

    云穹凌天是知道陆不弃能够随时制造一个小空间,那么他第一时间就想到,陆不弃可能是躲到那小空间去了。

    云穹凌天也没有因为陆不弃不出来帮他战斗而气恼,他是欣慰陆不弃能够平安无事。

    在这一刻,云穹凌天突然明悟,他似乎不应该继续在这里多做纠缠。

    所以云穹凌天在跟木花鸠瑞拼了一记之后,索性扭身就跑,而且速度之快,让木花鸠瑞都吓了一跳。

    其实,在飞行速度这一块,飞禽类的兽人本就比走兽类的兽人要更强。

    木花鸠瑞微愣了下,却也没有犹豫,快速跟了出去。

    木花花容看向两人迅速远离的方向,欲言又止,最后想到木花鸠瑞实力并不比云穹凌天弱多少,而云穹凌天又受伤了,木花花容也就不甚担心。

    木花花容没有跟着追出去,一是因为她明白如果云穹凌天铁了心要逃跑,凭他们两个要杀他那就很难了,二是因为她还在琢磨一个问题,那就是陆云不弃到底跑哪去了。

    从女人的直觉来说,木花花容是依然感觉陆云不弃原本应该就在这里。

    鼓神诀再次施展开来,可是没有任何异常,的确什么都没有。

    可就在木花花容皱眉转身,打算朝木花鸠瑞追出的方向跟进时,她身后的空间突然间多了一个人,还有一柄剑,一道剑芒。

    一抹冷笑浮现在木花花容的嘴角,她人还没转身,灰银长枪已经反手刺出。

    以身后能量波动的强度来看,不过是个晶魂期,他的攻击就算是打到木花花容身上,也不至于让她受伤。

    相反,木花花容的那一枪,如果这个晶魂期挨一下,绝对就是个死局。

    晶魂期,碰上裂合期,这根本就是实力悬殊,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

    可是让木花花容万万没想到的,她的一枪,能感觉到刺到人的身上,身后那人却似乎一点事都没有。

    反而是那人的一剑,刺在木花花容的后背上,竟然让她感觉到了剑气入体,伤到了她。

    攻击木花花容的自然就是陆云不弃。

    他之所以挨上木花花容一枪没事,是因为他趁着施展狂雷爆元的那一刹那,利用狂雷爆元的能量爆发来彻底抵消这一次攻击。

    借用狂雷爆元的特性来制造一次以“伤”换伤的机会,这就是陆不弃要做的事。

    可有人也会说了,就算是陆不弃这一剑伤到了木花花容,可是他也不会是受伤的木花花容的对手啊。

    木花花容无疑也是这样认为的,当她转身看到陆云不弃的时候,她顿时感觉自己伤都好像没受。

    木花花容已经懒得去管陆不弃是从哪里来的了,她只知道,她终于可以杀了陆不弃,为木花真铁和木花腾报仇雪恨了。

    所以木花花容灰银长枪一抖,十数道强劲的枪芒就将陆不弃笼罩住了。

    如果换做一般的晶魂期兽修,恐怕这一招就无法挡下来。

    可是陆不弃压根就不是兽修,他要不是有所依仗,怎么可能不老实在鑫罗雷狱呆着,而来突袭木花花容?

    果不其然,木花花容的枪芒根本没有伤到他分毫,因为一个足足跟木花花容差不多高矮的人形灵体突然出现在枪芒前,一道月刃绽放出千层刃光,将木花花容的枪芒彻底挡了下来,甚至还有反击的余力。

    感受到身前这有些像凯瑞普特族人的晶魂,拥有强横的能量,木花花容骇然变色,出于警惕心,而飘退了开去。

    “这是什么东西?这不是晶魂,晶魂哪有这么大?”木花花容内心惊异无比。

    而躲在灵体身后的陆不弃却是笑了,耳中响起的烈焚的声音,更是让他欣慰十足。

    “洞山沛白的晶魂本身就有裂合期下阶七重的修为,聚婴幡还能提高其三成左右的能量级别。现在的洞山沛白,完全可以媲美一个下阶圆满的裂合期。如果撇开晶体比较容易受伤的情况,这木花花容压根就不会是洞山沛白的对手。”

    没错,这个跟原本的洞山沛白一般高矮的晶魂,正是洞山沛白的晶魂,只不过它此刻已经是经过淬炼,并经过聚婴幡能量加持的战婴灵体。

    这种战婴灵体完全受聚婴幡的控制,听从聚婴幡主人陆不弃的指挥。

    陆不弃甚至都不用挥动聚婴幡,只要心念转动,聚婴幡在幡缨抖动,就足以让战婴灵体洞山沛白完全接受命令,开始疯狂攻击木花花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