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97章,签订盟约

    倪嘉树夫妇抱着暮川,心痛懊悔。

    当初暮川想丢下皇位一走了之,他跪下求姜丝妤改立暮寒为储君。

    可是姜丝妤死死拉住他不让他走。

    他留下了,心跟着绾绾一起走了,面对国内不断掀起的叛乱与暴动,谣言与诋毁,暮川始终奔走在治暴与救援的第一线,那段岁月,是姜丝妤都觉得太苦太难的岁月。

    原来他在那个时候,还得了焦虑症。

    书房里长久一片哭泣。

    姜丝妤有那么一丝后悔。

    或许,她当初真应该放手让儿子去寻找他的幸福。

    又或者,她根本就不该回来继承这个莫名其妙的皇位。

    半晌,忽而有人说话:“所以,一家人还是把话说开比较好。我无所谓你们要不要归于宁都,你们自己选择。只是,道理必须跟你们讲清楚。即便是雅钧做错了事情,我也是这样不留情面地说他,他知道我是为他好,从不计较。不过这次我直言,站在晚辈的立场确实有些不礼貌,还望小叔小婶大人有大量,也不要跟我计较。”

    那头,洛杰布似乎骂了凌冽一句,又对着手机尴尬地咳嗽:“咳咳,那就先这样了,回聊。”

    这天晚上。

    凤云震夫妇、凤三、傅疏怀、季修璟,全都在倪嘉树夫妇的书房里。

    他们跟暮川一起讨论要不要成为宁都的附属国。

    最终,凤三道:“我觉得,我们首先要搞清楚,我们这样奋斗的原因是什么。是为了帝位与皇室江山千秋不灭,还是为了南英能成为更好的南英。我们肯定两者都想要,但是现在确实很多时候,受制于人,南英国际地位不高,是迫在眉睫需要解决的问题。”

    傅疏怀太了解那些老臣了:“文武百官不会同意,有的史官还会痛骂皇室是卖国贼,处理不好,还会有以清除卖国贼为由的叛乱发生。因为在他们眼中,南英再弱小也是一个独立的大陆,可是归顺了别人,就是臣。”

    姜丝妤:“我觉得凌冽的话有道理,我们首先要知道,南英现在的地位。南英归属于宁都之后,就是宁都的一部分,宁都的国家综合实力就会减弱,为了平衡,他们必须大力发展南英。若不是看在他母亲倪夕玥的份上,凌冽肯定都不会管我们。”

    傅疏怀深有体会:“其实,二十多年前,宁都就可以收掉南英了,那时候杰布大帝看在姑姑的份上,不计较了。这也属于,宁都扩张版图的遗留问题。”

    季修璟综合他们的发言,给出中肯的建议:“归顺20年如何?”

    众人齐刷刷看着他。

    季修璟道:“20年的时间,南英在宁都的帮助下,在我们诸位共同的努力下,自立自强,未来能走到什么程高度尚不可知。但是,20年可以堵住满朝文武的嘴巴,让他们知道我们并不是卖国贼,我们只是,面对实际情况,不得不识时务者为俊杰。等20年后,南英已经适应了宁都的教育与发展,已经由封建落后的思维提升到了至少能赶上现在宁都人民的思维,那时候,再说独立,怕是很多南英本土人都会极力反对。20年,也是我们对自己的一个激励,万一……万一20年以后,我们真的可以不再依靠宁都而独立呢?”

    大家纷纷觉得,季修璟的建议非常好。

    凤云震赞同:“凤三说的对极了,我们的终极目标,到底是皇位,还是让南英越来越好。”

    倪嘉树默了一瞬,起身去里屋给洛杰布打电话去了。

    因为时差,洛杰布那边是凌晨四点,他有些崩溃地问:“嘉树啊,你知不知道现在几点啊?我脑子晕乎乎的,你跟我谈这个?”

    倪嘉树忽略了时差,抱歉地笑了一声,紧跟着态度特别诚恳。

    洛杰布正儿八经地坐起身,洗了个脸,然后跟倪嘉树聊,聊完了又找凌冽聊。

    凌冽也考虑到南英的实际情况,心知很多顽固不化的老者必然会搅局,仔细思量,去问了母亲。

    倪夕玥才知道暮川得了焦虑症的事情。她心疼地哭了半夜,这会儿见儿子过来问自己,她忙道:“自家亲戚,他们有难处,也提出了和解的方式,只要无损宁都的利益,那就拉他们一把吧。这147幸亏是落在旁人身上,要是直接落在嘉树或者川川身上,你让我以后拿什么脸去见我父亲、见我叔叔?”

    凌冽:“是,儿子知道了。”

    倪夕玥哭着抱怨他:“川川的了焦虑症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要是早点告诉我,我就请流光去给他治了!可怜的孩子,呜呜呜……”

    倪夕玥上网查了焦虑症。

    真是比忧郁症还要可怕,忧郁症要防自杀,同样有手脚麻木、说不出话的症状,但是焦虑症除了有可能郁闷自杀之外,最可怕的是濒死感!

    每次发病的时候,濒死感来临,心慌如坠入深渊般无止境,脚趾都是麻的,喉咙发不出声音,这过程还无法中止,只能等家人发现,帮他吸氧或者做心肺复苏,鼓励他、开导他,然后熬着等浑身濒死感一点点过去。

    倪夕玥好后悔,当初暮川称帝,要娶陈绾绾为皇后的时候,宁都就应该派兵去镇压!去保护!

    可是她哪里能提前知道这个呢?

    凌冽见母亲哭的伤心,忙道歉:“是,儿子错了,儿子应该早点告诉您。”

    凌冽给暮川回电话,说20年后,可以让南英自主选择要不要脱离宁都,而且,不仅仅是20年,而是每一个20年都可以让南英自主选择一次。

    暮川感动地想哭。

    他第一次想起宁都,如同想起了祖国母亲,如同感受到了海峡另一边无私的母爱。

    姜丝妤母子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才让满朝文武接受了成为附属国的事实。

    而凌冽也花了整整一周的时间,才让整个联合国与全世界都接受了南英即将归顺宁都的事实。

    为表诚意,凌冽亲自飞抵南英,与姜丝妤会晤,并且在全球直播的场面下,互相签署了第一个20年的附属国盟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