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56章 真的撕破脸?

    修竹在梁国所学,颇有收益。

    小郡王还亲自指点过她几次,都让她受益匪浅。

    关于生意上的种种窍门,她比薛湄还要精通。

    戴景阁开业短短数日,已经有了好几拨熟客,都是冲着修竹来的。

    “你真厉害,是真正历练出来了。”薛湄笑道,“我身边这些人,唯有你能独挡一面。”

    这是实话。

    哪怕是锦屏也不行。

    修竹腼腆却又带着几分自信,知晓大小姐不是恭维她,她落落大方接受了:“婢子定然好好做事,不辜负大小姐器重。”

    “尽力即可。”薛湄道。

    修竹道是。

    薛湄的确是得罪了甘家。不仅仅是她抢了铺子,羞辱了甘骏佑,更因为她是庄王的义妹。

    甘家七小姐虽然对庄王有一番情谊,甘家却是站在五皇子纪王身后的。随着大皇子被器重,五皇子那边越发忌惮大皇子,连带着甘家也不太往庄王府走动了。

    所以他们才敢直接退了戴景阁的东西,跟庄王府撕破脸。

    “退了再想要就难了。”薛湄对修竹道,“把甘家拉入戴景阁的黑名单。”

    “……大小姐,生意不是这么做的。小郡王说,一个好的商人,绝不会错过任何赚钱机会。

    今日你偷了我妻,明日若你需要我货,只要利润适合,我一边咒骂你,一边还是会供货与你。”修竹道。

    薛湄:“……”

    其他丫鬟:“……”

    小郡王这个比喻,丫鬟们十分无语;只有薛湄知道,小郡王是多么憎恨他的先王妃廖氏。

    廖氏恶毒,罄竹难书,可惜胡太皇太后还以为她只是有点任性罢了。

    “不要学小郡王。”薛湄道,“他钻钱眼里去了。我估计,他将来除了钱,啥也没有。”

    修竹抿唇笑:“那小姐,真的要跟甘家撕破脸?”

    “撕。”薛湄道,“把他们全族给我拉进戴景阁的黑名单,一点针头线脑都不卖给他们。”

    修竹笑着说好。

    小郡王的话虽然靠谱,但生意是大小姐的,大小姐可以提出任何无理要求。

    修竹不能本末倒置,为了赚钱让大小姐不愉快。

    以前,她们蕙宁苑还缺钱,现如今嘛……

    帮大小姐管了大半年的账之后,修竹对钱财都有点麻木了。

    甘家七小姐还不知道,去戴景阁买脂粉,被拒之门外,她整个人都恼了,特意过来找薛湄要个说法。

    薛湄如实相告。

    “你、你太过分了。”甘家七小姐道,“分明就是你先抢了我们的东西,怎么还好意思反过来拿乔?”

    “铺子不是从你们家手里买的,如何叫抢?”薛湄笑道,“正正经经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要不你可以去问问公主。”

    甘七小姐:“你不要胡闹了。我伯母已经看你不顺眼。若是她们认真对付你,你恐怕难在京里立足。

    我是看着王爷的份上,才把这些秘密告诉你。我们甘氏是什么人家,你从蒲州来的可能不知。你还是别得罪我们。”

    她说这话,语气倒是实实在在替薛湄着想。

    薛湄笑了起来:“多谢提醒。不过,我没有胡闹。你们拒绝了戴景阁的生意,定制了又不付钱,这种行为我很讨厌,所以才拒绝你们甘氏消费。”

    甘七小姐:“你太不知好歹!你如此行事,会拖累王爷的!你若是在这样,我让王爷送你回蒲州去。”

    薛湄:“你倒是可以去试试看。”

    甘七小姐:“……”

    这位小姐自作多情,还没有进庄王府,就担心庄王和甘家结仇了。

    薛湄还是不改之前的决定,让修竹把戴景阁架子端起来。她们的产品是独一无二的,目前别人还造不出来。

    这个时候不把架子端稳了,等待何时?

    甘七小姐带着几分无奈和担忧走了。

    不过,她这次长了个心眼,回去之后没有提戴景阁的事,希望家里人暂时不会发现。

    而甘家的确没人去戴景阁消费,居然真不知道她们已经上了黑名单。

    一转眼半个月过去,胡氏兄弟风尘仆仆回来了。

    他们俩一身泥土,衣裳烂得不像样子,身后背篓里带着三七,在庄王府门口磨蹭。

    “要不要先回去换身衣裳?”胡二问。

    胡三也拿不定主意。

    那位姑娘让他们尽快把挖到的送过去,他们若是回去换衣裳,是不是更耽误时间?

    就在他们兄弟俩凑在门口不远处嘀嘀咕咕时,有小厮快步跑上前。

    “你们是不是姓胡,替我家小姐进山去的?”小厮问。

    胡三急忙点头。

    “小姐等候多时了,你们快进来吧。”小厮大喜。

    小姐这几天每天都到门房上转悠,把自己这席话,反反复复跟门房上说了好几遍。

    两个姓胡的,带着药篓,进山可能半个月了,会被晒得漆黑,衣裳肯定是破破烂烂。若是他们来了,赶紧请进来,一刻也不能耽误。

    耽误了,她是要惩罚的;若是及时,她有赏钱。

    于是,胡氏兄弟一头雾水,被兴奋的小厮安排在门房坐下,他自己急匆匆跑了。

    其他小厮见他们俩就是小姐的客人,端茶倒水,还拿出他们偷偷藏起来的小点心,请胡氏兄弟吃。

    胡三和胡二震惊了,怀疑自己落入了什么圈套,两个人都有点懵。

    庄王府何等门第,居然这般善待他们俩,客客气气请他们俩等着。

    胡三给自己哥哥打了个眼风。

    兄弟俩配合默契,决定稍有不对劲,他们俩就赶紧跑。

    就在他们俩琢磨从哪里逃、如何逃的时候,薛湄快步出来了。

    一时间,胡氏兄弟都愣了愣。

    和上次不同,这次的薛湄着鸦青色宽袖襜褕。衣裳颜色深,就衬托得她越发白,唇又鲜红,妩媚得有点妖气。

    上次见她是男装,似乎在脸上涂抹了黑,倒也不是这样的姿色。

    胡氏兄弟俩是年轻人,一时很拘谨。

    薛湄:“挖到了吗?”

    胡氏兄弟这才回神,赶紧上前,把自己的药篓拿过来给薛湄瞧。

    一共挖了十二株,每一株根须都齐全。

    薛湄大喜。

    “真厉害,比神医阁那些人还厉害。”薛湄道。

    胡氏兄弟嗤之以鼻。

    “神医阁的人尸位素餐,他们哪有什么本事?神医阁是一摊死水。”胡二道。

    薛湄:“这话谁说的?”

    胡二:“老丈说的……”

    话音未落,他自己吓一跳。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