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零五章 凭空出现的大敌(第一更)

    王离很无奈的看着她,“你现在不过是个小屁孩,为什么还这么聪明?”

    “想不到东方边缘四洲竟然孕育成了一个大道圣体。”颜嫣此时却是没有和他斗嘴,她的神色变得越发凝重,“王离,你形成大道圣体的秘密绝对不能外传。”

    “我也不想外传啊,除非你告诉别人。”王离看着她,有种不祥的预感,“怎么,这大道圣体有什么说法么?”

    “中神洲天香圣宗的准道子邱白鹿在数年前也成就了大道圣体,他放出话来,按照典籍记载,同时代大道圣体无法并存,他必须成为同时代独一的大道圣体。若是各洲域有大道圣体出现,他一定会将出现的大道圣体斩尽。”颜嫣看了他一眼,道:“所以若是你形成大道圣体的秘密传出,他一定会来斩你。”

    “什么鬼!”

    王离也是惊了,“说斩我就斩我,说斩其余大道圣体就斩其余大道圣体,当三圣道例不存在么?”

    “你能不能不要老是这样废话。”颜嫣蹙眉,平时在她面前能保持镇定好好说话的男修都不多,更不用说王离这种鬼扯鬼扯的修士,她看着王离道:“你难道还不明白三圣道例的多重标准?更何况这种准道子之间的厮杀,很多时候都会被视为个人决斗,天才的互相践踏对于三圣而言喜闻乐见,他们反而会促成,而且会将后果压制在私人恩怨的范畴。”

    “也就是说他这样的准道子要斩人,总是找得到机会,找得到借口呗。”王离忿忿道:“也不怕反而被我斩了…灵熙,那你说他说的按照典籍记载,同时代大道圣体无法并存是真的么?”

    “按我所知,有些古籍上的确有很多类似的记载,比如某某灵身注定早夭,某某圣体如何如何。他既然如此信誓旦旦的公然出声,肯定的确有典籍上记载同时代大道圣体无法并存,唯有斩尽其余大道圣体才能真正的成圣,走出自己的道,否则可能所有大道圣体都遭遇不祥,但这种记载往往唯心,往往虚无缥缈,或是只是来自以往修真界的经验,根本无法用什么元气法则去考证。”颜嫣看着王离说道。

    “.…..!”

    王离一阵无语,“你光是说这种记载虚无缥缈我就安心了,结果你说或许还来自以往修真界的经验…事实经验最为可怕。那恐怕历史上真的有很多事实证明了他这个说法。”

    颜嫣看着王离,她心善,想要说安慰的话,但话到口边却还是无法违心,只是轻叹了一声,道:“是的。”

    “那他不斩我,我恐怕也得斩了他啊。”王离苦了脸,“天香圣宗我知道,也是中部十三洲的至高宗门之一,但这邱白鹿我不知道,他现在到底什么修为了?看他直接开口说要斩尽其余大道圣体,我看他也不像什么好人吧。”

    颜嫣有些同情的看着他,说道:“天香圣宗准道子邱白鹿现在应该已经金丹九层的修为,若按我个人喜好来判断,他当然不算什么好人。他只要在外历炼,往往都会有不少和他争夺气运和宝物的修士陨落在他手中。而且他没有什么容人之量,总是生怕同时代的其余修士会影响到他的道。”

    “金丹九层?”王离顿时翻了翻白眼。

    他不是没有自知之明的修士。

    若是东方边缘四洲的金丹九层修士也就算了,但中部十三洲的金丹九层修士,都已经孕育而成大道圣体,那这修为和整体道基就真的是将他远远抛在了身后。

    宗门背景都可以不用算了。

    “那大道圣体的铸法你有所了解么,他开始铸法了么?”王离现在只觉得唯一优势就是自己知道的法门多,体内有灰色道殿这种诡异而强大的东西。

    “我只知道大道圣体的铸法是要对所修法门理解到极致,凝成法门最本源的源符,然后铸于自身道基之中,但如何凝成源符,我却是不知。按我所知,天香圣宗之前也并没有出现过成就大道圣体的修士,所以也没有铸法的法门,但邱白鹿这些年来一直都在闭关修行,可能就是在参悟此道。”颜嫣这么一说,她便更加同情王离了。毕竟玄天宗和天香圣宗这种宗门比起来真的太过一穷二白。

    天香圣宗有寂灭期的修士坐镇,还曾经出过三圣一个级别的大乘期修士,这底蕴堆积,都是邱白鹿的惊人助力。

    王离狂翻白眼。

    之前何灵秀觉得他运气太好,需要压制,但眼下似乎形势不太妙的样子,他现在又有天道法则的元气种子,压制他不能快速进阶,又陡然多了邱白鹿这样的一个对头。

    “啊!”

    一阵阵的嘶吼和惨嚎在这个时候打断了他的思索。

    “这吞天星蟒也太厉害了吧?”

    王离目瞪口呆,他看到那头吞天星蟒浑身都涂满了金色的鲜血,但是它的体内隐隐透出红光,就像是有一层红色的神铁在它的体内流转。

    它没有被那些幽浮古宗的修士逼远,反而冲进了修士群中,王离看到它一口就将一名金丹修士咬成一蓬血雾,它的双爪将几名修士同时拍成红雾。

    “吞天星蟒虽然强横,但不可能连续蜕变,不可能厉害到这种程度。”

    颜嫣眉头紧锁,“唯有沐浴雷火,劫雷和极热地火才能让它接近横跨星空时的原始种。方才它劫雷是经历了,但哪里来的极热地火?”

    “.….!”王离憋了一会,终于忍不住讪讪说道:“之前它追我追得厉害,我用五行焰光舟逃遁,逃入了地底|火脉深处的。严格而言,它经历了两重天劫,一次地火浴身,还在空间裂缝处被空间之力挤压,硬生生蜕变了一次。”

    颜嫣看了王离一眼,倒是没有觉得王离很坑。

    她反倒是点了点头,道:“那也算是因果报应,这幽浮巨舰不应该招惹你。”

    王离顿时看她异常的顺眼,他觉得这颜仙子说话明显比何灵秀讨喜啊。

    “这艘巨舰什么来历?”

    王离看着吞天星蟒越战越勇的样子,忍不住道:“你是不是想乘机捞这巨舰之中的宝贝?”

    “这是幽浮古宗的宗门巨舰。”

    颜嫣看了他一眼,道:“幽浮古宗和我们嘉熙圣宗关系并不佳,若是这艘宗门巨舰彻底损毁,我们第一时间在现场,肯定能够得到惊人好处。”

    “我看这艘幽浮巨舰悬了。”王离看着吞天星蟒追着那群幽浮古宗的修士打的样子,忍不住摇头,“如果幽浮巨舰之中还有更高阶的修士,那应该不会看这群人送死。”

    “你引动的天劫太过诡异。”颜嫣点了点头,道:“连我这种修为都差点变成琉璃碎片,元婴期的修士应该无法幸免。”

    “没有元婴修士,那估计就真的够呛。”王离都有点心虚,“一会我们得先躲好,不然它对付了这些人转头再来搜寻别的修士。”

    “不怕!”

    颜嫣伸手祭出一件法宝。

    只见灵光闪动,一层纱云围绕着她和王离的身外生成。

    王离瞬间觉得自己和她身外气息骤然变化,散发出的灵气不再是修士的灵气波动,而是妖兽的妖气。

    “好法宝!”

    王离马上喜笑颜开,这很明显是一件既可以隐匿身影,又可以伪装成低阶妖兽气息的法宝。

    “啊!”

    许多幽浮古宗的修士骇然尖叫。

    那头吞天星蟒已经彻底发了狂,它体内的红光和身外的金色血液似乎融为了一体,在星力的流转和外来威能的不断冲撞下,它的整个身体都似乎在经历非凡的淬炼,身体的表面都变成了赤金色,而且有星星点点的斑纹自然在显现,就像是身体的表面要形成一张天然的星图。

    “它真的是因祸得福,要拥有横跨星空的那批原始古兽的祖血力量,它最深层的血脉力量复苏了。”颜嫣有些感慨。

    “活该啊!”

    王离局的这艘浮空巨舰根本不值得同情。

    当!

    此时这艘巨舰上又发出巨钟敲击般的声音,这头吞天星蟒在许多幽浮古宗的修士骇然尖叫声中,竟然在幽浮巨舰左侧撕扯出更大的破口,它直接就从那个破口冲撞了进去。

    轰!轰!轰!

    一团一团的光焰不断从这艘巨舰的内部爆开。

    这头吞天星蟒就像是一座小山直接塞入了巨舰的深处,在内里不断的撞击。

    各种法阵彻底崩溃,威能在巨舰之中暴走。

    无数的惊呼和凄厉喝鸣声响起,大群大群的遁光从巨舰之中飞射出来,这艘巨舰之中幽浮古宗的修士都被迫开始弃舰了。

    王离看得都越来越佩服这头吞天星蟒,他忍不住道:“这吞天星蟒简直无敌了。”

    “你要是能够成功铸法,法随身动,恐怕比它还要强。”颜嫣很看好王离。

    毕竟不是每个时代都能出现大道圣体这样的存在。

    “这头星兽头也太铁了,这铁头哥这么肆意乱破坏,会不会我们就没有多少好处可捞了啊。”王离看着各种焰光从巨舰内里不断冲涌而出,忍不住担心起来。

    “不怕。”颜嫣道:“这种幽浮巨舰中真正至关重要的宝物和灵材不是这种威能冲击所能轻易损毁的。”

    说完这句,她自己却是又忍不住苦笑起来。

    哪怕是在修真界中大战时,一艘山门巨舰也不知道要在什么样的剧烈大战之中,要付出多少的代价才能击溃,但现在,这艘巨舰竟然在诡异天劫之下,被一头五级妖兽就这样毁了。

    若非亲眼所见,她都真的不敢相信是真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