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八十一章 彻底卯上

    这种人形妖兽身上的妖气肯定是要比地火魔煞低上一个等级的。

    地火魔煞是五级妖兽,那这种连喜乐上师都没有见过任何记载的人形妖兽最多就是四级妖兽。

    四级妖兽一出来就落入诛妖异雷笼罩的区域之中,那最多最多也就是三级妖兽的水准。

    眼下这些人形妖兽额头上四只斜眼之中射出的猩红色光束在任何修士的感知中的确不强。

    但令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松鹤观山门前,帮助离垢真人护法的天心真君第一个就中了招。

    这个时候堵在接引台前的一堆幸存的炼气期修士正在仓皇的往松鹤观之中退去,松鹤观中大型防御法阵的威能也才刚刚激发,面对密集的射来的猩红色光束,天心真君几乎不假思索的激发了一件防御法宝。

    一个青色的木碗散发出了一蓬蓬晶莹的青色灵光,迅速在他身前形成了一个灵光光罩。

    这个灵光光罩的威能足以抵挡元婴级的法术攻击,按理而言对付这种已经只有三级的妖兽的法术攻击根本不在话下。

    哪怕再狂风骤雨的密集法术攻击,也应该就如暴雨的雨滴打在结实的伞面上,根本不可能有雨珠透入。

    然而让所有人差点吃惊的咬碎大牙的是,这些猩红色的光束竟然冲击在灵光光罩上之后,就像是阳光透入水面一样,竟然直接透了过去。

    等到天心真君发现不对时,他和龙华真人、离垢真人已经根本不可能逃过这些猩红色光束交错的区域。

    在龙华真人和离垢真人更不可能反应过来的刹那,他只来得及将体内的元婴祭了出来,如同法盾一样挡在了三人的身前。

    他的元婴身上婴气外放,就像是无数璎珞在空中飘舞,这种猩红色的光束射在元婴的身外,的确威能不强的样子,然而元婴身上的肌肤却是也不断嗤嗤作响,很快冒起了一层细密的血泡。

    “我丢!”

    王离也是目瞪口呆,“这是什么妖兽?难道无视法术防御?”

    天心真君痛呼出声,他旋即祭出了一面银色的龟甲盾。

    这面银色的龟甲盾有数个桌面般大小,倒是将朝着他们射来的光束全部挡住。

    猩红色的光束落在这法盾的表面,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冲击力量,只是形成一个个猩红色的光点。

    “法术演化的威能不行,这种有法宝胎体的法宝倒是能够阻挡。”王离眼睛的余光看着颜嫣都是在摇头,他知道颜嫣肯定也没有听说过这种是什么妖兽,他便直接朝着天心真君大叫起来,“天心真君,晚辈是玄天宗王离,特来驰援松鹤观,前辈你中了这种光束,什么感觉?”

    一群人听着王离这样的大叫,心中觉得有些怪异,毕竟天心真君元婴受创看似不轻,哪里有现在这样问人家中招了是什么感觉的,但一群人也不得不承认,王离这样问法,倒是的确摸清楚这种妖兽攻击手段的最佳途径。

    “好像是被太阳真火灼伤了一般。”

    天心真君此时当然已经知道王离等人的身份,他听着王离的问询,刚刚说出这句话,他原本觉得并不严重,好像被烫出了水泡的感觉,但就在说话的这一刹那,他突然觉得有些不对,那种热辣辣烫伤起泡的感觉不再局限于他的元婴,而是连他的肉身之中都有。

    “哇”的一声,他突然喷出了一口脓血。

    这一口脓血喷出,他的脸色骤然变得灰白,他强忍着体内的剧痛,疾呼出声,“不只是好像被灼伤,这种光束之中就像是蕴含火毒,但又比火毒厉害许多倍,能够深入骨髓,千万不能被这种光束射到。”

    “前辈!”

    王离目瞪口呆,他感到天心真君的生机骤然断绝。

    “师叔!”天心真君身旁的离垢真人和龙华真人也是惊骇欲绝,两人都打出灵丹,想要救治天心真君。

    然而天心真君摇了摇头,他跌坐下去,瞬间就气机断绝。

    “什么!”

    别说是王离等人,就连大悬空寺的一群大能都是浑身毛骨悚然。

    虽说灵航法舟上元婴修士都有十余个,而且任何一个大悬空寺的元婴修士都比这天心真君强出不少,平日里他们也根本对这种级别的元婴修士看不上眼,但元婴修士毕竟是元婴修士。

    一名元婴修士竟然被一群三级妖兽一轮法术齐射就直接陨落,这如何让他们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种光束难道是类似灵毒一样的东西?”

    王离虽说和这天心真君一点交情都没有,但对方老老实实认真回答了自己一句问题就陨落了,这抛给他的话就和遗言似的,这让他顿时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这和当着他的面,将一个和他好好讲话的人直接杀了有什么区别。

    一时间王离只觉得恶向胆边生。

    轰!轰!轰!

    天心真君的气机才刚刚断绝,那两座裂开的尖锥状山峰的上方,便连续三声巨大的雷鸣,不只是之前的诛妖异雷未消,劫云之上又直接出现了三种劫云。

    火云劫雷、太阳正雷、赤地劫雷三种劫雷同时坠落。

    “.…..!”

    大悬空寺的一群人的眼睛都差点被这些劫雷亮瞎了。

    敲破他们的脑袋,他们也想不到竟然会有这么多劫雷同时坠落在一个区域。

    很简单,即便是有人渡劫,劫雷也是一重连着一重,不可能同时落下几种不同的劫雷。

    要落下几种不同的劫雷,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几个人同时渡劫!

    劫雷和劫雷之间的元气法则并不相同,互相冲击之间,产生的威能就恐怕比原有的劫雷还要可怖。

    那些额头上有四个眼睛的人形怪兽第一轮齐射之后,它们身后的孔洞之中原本又密密麻麻的涌出了一群巨大的白色飞蛾。

    但这些白色飞蛾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直接被几种劫雷一顿猛炸,这一群白色飞蛾直接被炸成了无数金黄的烤蛾子。

    那十余头身高超过五丈的巨型妖兽地火魔煞的状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它们不断发出痛苦的惨嚎,身上的血肉和血脉夸张的裂开,各种劫雷落在它们的身上,就像是带刺的钢鞭一样在它们的身上撕扯,又像是无数烧红的利刃狠狠的刺入它们的血肉之中。

    刚刚一轮齐射的人形怪兽也瞬间遭受灭顶之灾。

    除了少数位于地火魔煞身下,借着地火魔煞庞大的身躯挡住了劫雷的人形妖兽之外,其余暴露在数种劫雷之中的人形妖兽直接被电得不断乱扭霹雳舞,浑身带电不说,就连口鼻之中都随着惨嚎喷出各色的电光。

    劫雷毕竟是劫雷。

    再垃圾的几种劫雷混合坠落,威力也远不是三级妖兽所能抵挡的。

    “节省点真元!”

    颜嫣和何灵秀几乎同时传音给王离。

    其实要不是众目睽睽之下,她们两个人说不定此时就要直接往王离的口中塞补充真元的灵药了。

    “怕个毛!”

    王离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他看着那些妖兽的惨状,解气的叫了一声,“我还有进境宝花在手,大不了我再自己来个雷劫,看看这些妖兽又能翻出什么花样。”

    他真正怒了之后,现在倒是真的有点无所顾忌。

    首先他体内的真元数量比颜嫣等人想象的要多的多,其次限制他现在实力的,是解锁的劫雷不够多,而且其中大多数威力都不够大。

    以前是没有那种可以避雷的圆筒,所以他不敢引动太过厉害的劫雷,但现在他完全可以引动更为厉害的杀伤性劫雷,到时候将这样的劫雷也在灰色道殿之中解锁了!

    当着他的面杀了天心真君。

    他现在已经和这名暗中操控兽潮的修士彻底卯上了!

    来!

    就看看大家谁能翻出更多的花样!

    他是真的雷霆震怒。

    但暗中操控兽潮的这名修士明显也是真正的怒了。

    之前这名修士似乎还在有意识的减少妖兽的战损,而且尽可能的将战死的妖兽都利用起来。

    但现在这名修士似乎也出离愤怒,他将兽潮最令修行者忌惮的方面也演绎得淋漓尽致!

    兽潮最令人难以对付的,便是惊人的妖兽数量。

    当那些白色的飞蛾群直接被劫雷炸成白色飞屑的刹那,天地之间也响起了无数声妖兽的厉吼声。

    轰!

    松鹤观山门前方圆十余里的天地彻底的沸腾了。

    天空之中到处都是妖气喷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妖域在生成。

    而四周的地面上,到处都是泥土和山石翻涌,无数的妖兽从地面中涌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