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15章你好样的

    他的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这么做,就是想让她主动放弃这股份,把股份还给他。

    “谁说我不想干了?这件工作挺好的,工资又高,还能享受着当总裁的位置,多爽啊。”

    在没有达到目的之前,尹思意怎么可能轻易的离开呢?

    “是啊,那么多的工作,也得干几个月了吧?辛苦尹总了。”

    “你……”尹思意气得直咬牙,脖子粗的瞪着他,“慕均瀚,你好样的!”

    面对她的怒火,慕均瀚的面色平淡,他清冷的开口,将尹思意抵到了墙壁上,然后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尹总,今晚有个饭局面哦。”

    “哦,我忘了告诉你,那些个人都是爱喝的主,如果你跟他们喝高兴了,说不定以后你这个宝座坐得很稳。”

    慕均瀚的话音一落,尹思意气得真想把他撕成碎片。

    这个男人,故意的。

    他明知道她喝酒过敏,还要这样做。

    难道,他不知道,喝多了,会出人命的吗?

    “慕均瀚,你就这么想我死是吗?”

    慕均瀚不理会尹思意的问话,只是这样折磨着她,他的心里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开心。

    反而是堵得难受。

    这几天,他过得一点都不好。

    只要一想到尹思意在离开他之后就跟了别的男人,还生下孩子。

    最让他无法忍受的就是,那个男人还死了,她一个女人养一个孩子。

    虽然他没有孩子,但是他从朋友那里得知,一个女人养孩子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又想到那天小家伙哭着骂他是坏人的那一刻,慕均瀚的心里就揪着疼。

    可是,让他把这个婚离了,心中却是有无数个不愿意。

    具体是为什么,他自己都说不上来。

    可是,若是不离吧。

    他是一个男人,那道坎始终过不去。

    没有再说话的他,转身回了办公室。

    此刻的他,脸色微微有些一丝的暗沉,透着浓浓的悲伤。

    尹思意看着他的背影,心被刺痛得厉害。

    虽然以前他们的关系也不怎么样,可并不是这样子的啊?

    至少那个时候,他们可以说得上话,甚至还有说有笑的。

    可这一切在他们领证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他和她之间,再也回不去了。

    前些天沈氏沈司夜找到她,告诉她她有可能是他失散多年的姐姐。

    当时,她还在期待着。

    可是,当结果出来的那一刻,证实了她与沈司夜没有任何的关系,她的心里是难受的。

    她只是想找到自己的亲人而已,为什么就这么难呢?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

    越想越愁。

    尹思意回到办公室继续工作。

    忙碌起来时间总是过得飞快,一晃下班时间就要到了,就连上洗手间的时间都没有。

    尹思意知道韩雅晴不可能每天都帮她接孩子,因此,她还特意请了一个阿姨帮忙照顾博涛。

    这会,她一看马上下班,又回不去。

    赶紧给阿姨打电话,让她等韩雅晴回去之后她再走。

    交待好之后,尹思意收拾着办公室,就准备下班了。

    她一出去,慕均瀚就迎上前,他温声开口,“尹总,走吧,我们顺路。”

    尹思意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未说话。

    今天无论如何,她都不能再喝,身体是自己。

    若是出了问题,到时候还怎么照顾博涛。什么面不面子,已经不重要了。

    一路上,她和慕均瀚一句话都没有说。直到车子稳稳的停在的酒店门口。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去,推开包房的门。

    满屋子里的男人,而且还有很浓的烟味,闻着令她特么难受。

    尹思意的眉头紧皱了起来,她很想离开。

    可是,转而又想到若是就这样走了,慕均瀚肯定又要没完没了。

    没有办法,她只好选择了留下来。

    她刚一坐下,就有一个男人端起酒要敬她。

    有过前车之鉴的尹思意,这次她不敢再喝。她笑了笑说道,“林总,真不好意思,我不会喝酒,而且晚点回去还得照顾孩子。”

    这样说,希望能够躲过去。

    这个姓林的男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放过尹思意呢,他说道,“尹总,你真会开玩笑,你看起来顶多就二十岁,怎么可能有孩子?”

    “你的这个借口一点都高明,如果你拒绝我,就是不给面子。”

    尹思意,“……”

    她是长着一张娃娃脸,可是长得年轻并不是她的错啊。

    但是,她知道今天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喝酒了。

    虽然很讨厌慕均瀚,可是尹思意还是给他投进救助的目光,希望他能够帮她一下。

    然而,慕均瀚根本就当作没有看到她投去的目光。

    他很随意的坐着那里,悠闲的抿了一口酒,而且这个眼神根本就是在看热闹。

    这个男人,真的是什么办法都用,不把她赶走不罢休。

    尹思意就不明白了,想让她走再容易不过的一事情。只要把离婚协议签了,那么她马上所有的东西都还给他,然后她就会记远的消失在他的面前。

    就这么简单的事情,他非要弄得这么复杂。

    都是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反过说才对。

    她笑了。

    笑得惨淡。

    他不就是想看她死?

    她就死给他看。

    尹思意目光死死的瞪着慕均瀚,然后接过男人递过来的酒,“林总说的很对,我应该给你面子,喝下这酒。”

    话落,拿起酒一饮而尽。

    慕均瀚整个人坐直了身子,惊讶的看着她。

    这女人,真的是找死!

    转而又想到,她自己要找死,与他何干?她都已经有了别的孩子,给他这么顶帽子,让他非常的气愤。

    “尹总真的是女中豪杰啊,来,我也敬尹总一杯。”

    紧接着,又有人敬尹思意酒。

    而至始至终,慕均瀚都没有任何的表现,仿佛这一切事情都与他无关。

    也对。

    本来就与他无关。

    尹思意恨恨的看着他,一杯接着一杯喝了起来。

    他那么想她死,那就死在他的面前,如他的愿。

    生气的时候,尹思意根本就没有去想太多,只想着不能让慕均瀚得意。

    他越要整她,她就越要争气。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