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九章 饿殍枕藉

    这次作为科考队的向导,宁哲还是第一次跟要塞人有近距离的接触,叶鹏让他见识到了要塞人的阴狠毒辣,孙亮让他见识到了要塞人的野蛮无理,而张放则让宁哲见识到了要塞人纯真善良的一面。

    在返程的路上,张放始终在照顾宁哲,但是宁哲也再没有见过裴向彤和谢广坤,按照张放的说法,裴向彤身份显赫,此刻已经被军方严密保护了起来,坐在裴氏专用的防爆车辆当中,而谢广坤则认为自己已经还了宁哲的人情,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跟一个流民走的太近。

    因为宁哲和黎胖子是裴向彤点名要求照顾的人,所以待遇也还算不错,黎胖子被允许坐在拉帐篷的车厢内返程,宁哲也可以享受到普通士兵的医疗待遇,而离去的屠势和任娇,则被认定为死于野兽袭击。

    这一趟行程,已经过去了十天的时间,之前要塞之所以组成了一支小规模的科考队,就是为了防止寻找绿洲的事情走露风声,如今绿洲已经被摧毁,这个秘密也将永远的被掩埋下去,要塞的车队为了绕开已经被标注为危险地区的蛇谷,需要借道而行,据说还得五天时间才能回到要塞。

    这次要塞里出来的车队有接近二十台,除了极少数的几台战车,其余的车都是用浩劫发生前的私家车改装的,一个个锈迹斑斑,模样也是千奇百怪,有用货车改造而成的大型战车,也有用山地车和私家车改造成的小型战车,甚至还有清障车用的是坦克底盘,上面装了一个挖掘机的车头,配备着各种机枪与火炮。

    当初叶鹏对宁哲吹嘘重火力无敌论的时候,宁哲还不以为然,但是等他亲眼见识了之后,才感觉自己着实是有点自负了,返回要塞的一路上,车队多次遭遇野兽的袭击,甚至还有一波小规模的虫潮,但是全都被压制了回去,那几条从陆地堡垒上喷射出去,长达几十米的火柱,还有车顶发射的火焰燃烧式火.箭弹,都让宁哲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所谓的陆地堡垒,是整个车队的战斗核心,由一台巨大的油罐车改造而成,罐体经过了加固,内部也改成了可以载人和存储武器的多功能舱,陆地堡垒的车身上同样焊着很多尖刺,油罐两侧布满设射击口,顶端被铁板铺平作为甲板,周围竖着焊了一圈“凹”字形的铁板作为射击位,最后面则是一个用钢板焊接的机枪堡垒。

    根据张放的介绍,这些车辆只是要塞的近地武装队伍,只负责包围要塞,而裴氏的老巢84号,才是他们武装集团的核心地区,那里面全都是裴氏生产的正规轮式装甲车和履带式装甲车,以及自行火炮和坦克等真正的巅峰级大杀器。

    宁哲没见过张放口中的坦克和自行火炮,还有步兵战车之类的载具,也无法想象那些家伙有多么宏伟,仅仅是眼前这支要塞武装的力量,已经让他明白了流民和要塞之间的差距,更体会到了要塞人对于流民“刀耕火种”的嘲笑。

    弓箭VS火炮!

    这其中的跨度,已经不能用差距来形容。

    这一路上的见闻,让对于要塞充满不屑的宁哲,第一次向往起了高墙之内的世界。

    自幼生活在流民区的他,骨子里充满了危机意识,而且极度缺乏安全感,而这些由柴油催动的金属巨兽,能够满足他对于力量的一切追求和幻想。

    只是,那堵高墙正如苏飞说的一样,它是许多流民一生难以触及的天堂,更是难以逾越的鸿沟。

    ……

    机动部队的行进速度很快,加之车队的规模庞大,不管是沿途的野兽还是土匪,全都被引擎震颤的声音吓的四散奔逃,离开了埋骨之地的区域以后,路上的危险越来越少,而宁哲每天也可以享受到跟正规军一样的伙食,不仅有菜有肉,还有水果和汤,甚至每天还会发一颗补维生素的营养剂,在护军的队伍里,每人每天的平均伙食费就有二十元,足足顶的上流民工人四天的薪水,在这种情况下,宁哲的身体也恢复的特别快。

    日月轮转,五天时间转瞬即逝,87号要塞那堵高高的墙壁,已经逐渐映入了众人的眼帘。

    废土上的天气是不讲道理的,从秋入冬没有什么征兆,温度在一夜之间就降到了零下,车队路过流民村的时候,宁哲沿途至少看见了不下一百具因为寒冷而被冻死的尸体,更有无数人站在路边跪求乞食,但路人都是行色匆匆不予理会,对于流民们而言,冬天是一个艰难的考验,每个人光是自己活着就很艰难了,谁也没有力气去帮助其他的人。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没有任何一个时代,能够比此时更符合这句诗的意境,宁哲躺在带有空调的医疗车内,看着面前刚刚送来,升腾着缕缕热气的三菜一汤,还有外面啼饥号寒的人间地狱,逐渐被拉回现实,要塞人能够带给他的温暖终究是昙花一现,面前的这个饿殍枕藉的世界,才是属于他的生存空间。

    随着车队靠近城门,巨大的闸门缓缓升起,雇佣兵的马队冲出城外,开始驱赶路边的流民,替车队进行交通管制。

    “嗡嗡!”

    前方的车辆纷纷驶入隧道,宁哲所在的医疗车也停在了城门口,随着车门敞开,宁哲迈步走到了车下,按照要塞里面的医疗程序,缝针以后需要休养半个月左右,但流民区的人普遍比较皮实,宁哲的伤口这次没有感染,就已经万分庆幸了。

    宁哲下车后,黎胖子也被一名雇佣兵叫到车下,向这边带了过来,张放见宁哲下车,也从后面的一台车里面走出来,将手里的一个大袋子递给了宁哲:“这次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也马上就得回到城内了,我只是一个臭当兵的,而且还是没什么地位的雇佣兵,所以下次什么时候能够出城,还是个未知数,甚至咱们这一分开,可能一辈子都无法再见了,都是老爷们,矫情的话我不多说,这袋子里面,是我找其他人买的几件冬衣,还有消炎的红霉素软膏和一些抗生素、肉罐头什么的,我知道这些东西你用的上!宁哲,不管怎么说,都感谢你这一路上对我的照顾和帮助,来日方长,望君珍重!”

    “谢了!”宁哲接过张放手里的东西,露出了一个笑容:“保重!”

    “你那个被扣在哨所的朋友,很快就会被送回去!”张放拍了拍宁哲的胳膊,转身登车。

    前方的一台车里,裴向彤隔着车窗看了一眼宁哲的身影,对着身边的一名中年问道:“他救了我的命,我难道连跟他道个别的机会都没有吗?”

    “小姐,你是裴氏的嫡亲,万一跟流民产生什么瓜葛,传出去恐怕会影响三爷的声誉!我知道你的心情,也会吩咐下面的人照顾他一下。”中年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面色平稳的做出了回应。

    “嘭!”

    车队进入隧道以后,巨大的闸门重重落下,重新将两个世界阻隔开来。

    “棉衣!他的手里有棉衣!还有食物!!”

    远处一群蹲在街边瑟瑟发抖的乞丐,眼睛通红的盯着宁哲手里的包裹,疯狗般的向他冲了上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